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312 左岸

時空長河,是一條仿佛存在另一處空間的大河,準確說的,組成此河的水,是由無數的時空畫面組成,蘊含了無數人的一生,似乎在這條大河內,能看到每個人,從生到死的所有一切片段。 隨著踏入,白小純站在岸邊,站在那里,似在等待著什么,他的神色平靜,看著遠處的河水。 不多時,隨著水聲的傳來,竟從遠處有一艘船,緩緩的蕩來,在看到這艘船后,白小純神情依舊,目光落在了船上搖槳的船夫身上。 這船夫帶著斗笠,隨著舟船靠近白小純,緩緩停下后,船夫抬起頭,露出了蒼老的面孔,在看向白小純時,他的臉上也浮現了笑容。 “道友,請上來吧。” 白小純望著老者,漸漸笑了,點了點頭,一步走上了舟船,在那老者的搖槳下,舟船順著時空長河,慢慢駛向遠處。 時間一點點流逝,不知過去了多久,船夫老者沒有說話,白小純也沉默不語的站在船首,望著水面,看著無數人的一生,耳邊傳來的,是那舟船劃過水面形成的水聲,似帶著不同時光的聲音,很特別,也很好聽。 “我們見過。”白小純忽然說道。 “如果隔著時空的一次講道,也算見的話,那么老朽的確見過道友。”船夫老者抬頭看了白小純一眼,笑著說道。 白小純也笑了,他在看到這老者的第一眼,就知道了對方是誰,這老者,正是至寶沙漏的主人,也就是道塵與改名逆凡的道凡的師尊,那位化作時間的強者。 “不知道友所來何事?”船夫老者一邊搖著槳,一邊問道。 “撈出一朵,永恒之花。”白小純沒有回頭,望著河水,輕聲開口。 “那你要好好選擇了。”船夫老者聞言哈哈一笑,可這笑聲剛一傳出,白小純右手抬起虛空一抓,一枚發情丹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 在看到這枚發情丹的瞬間,船夫老者笑聲戛然而止,猛的閉上口,心底也在郁悶,實際上他之前看似平靜,可心中在白小純進來的瞬間,早已掀起滔天大浪。 他自然認得白小純,這里是時空長河,而化作時間的他,知曉一切事情,可偏偏在看到白小純的瞬間,他竟在白小純身上只能看到逆凡一戰的畫面,至于之后的一切,他竟看不到!! 這就讓他心底一個突突,仔細觀察后,他的內心好似要坍塌一般,無法置信的同時,更是強忍著駭然。 他隱隱的猜測到,眼前這個白小純的修為,怕是已經到了不可描述的程度,他這一生從來沒想過,世間……有人能達到這樣的程度。 如此至尊一般的大能,以如今的修為,煉制出的發情丹……就算是成為了第四步的他,也都不敢去吃。 若是別的丹也就罷了,可發情丹……此丹奪天地之造化,威力之大,難以形容! “居然用發情丹來威脅,不想聽我說話,我就不說了嘛,何必一言不和就拿丹。”老者心里嘀咕,不敢繼續開口,悶著頭,搖著船槳,漸漸的,在這條時空長河中,來到了一處……彌漫了無數永恒之花的區域! 這一片河水內,竟有數不清的永恒之花,每一朵永恒之花上,似乎都有時光的痕跡與畫面,有的黯淡,有的鮮明。 永恒之花,五片花瓣,顏色五彩,盛開在河水內,散發出陣陣清香,而花蕊的地方則是光團,隱隱的能看到,似乎在那里,有一只閉上的眼睛。 甚至時而的,還能看到在每一朵永恒之花上,都有一只小烏龜出沒,鉆來鉆去,好幾次都似乎很饞的想要去咬一口花瓣的樣子。 在這眾多的永恒之花里,有兩朵最為顯眼,即便是在這無數的永恒之花中,也都被白小純一眼察覺! “時光長河內,原本只是按照生靈的一生軌跡,化作了無數的片段,可永恒之花因其本身的特殊,所以在這里,就仿佛觸摸到了半步的第五步層次,存在了無數的可能,形成了無數的永恒之花,每一朵,都代表一種命運,你選擇哪個?”船夫老者直到此刻才干咳一聲開口道,同時看向白小純。 “我想都要!”白小純望著那些永恒之花,緩緩開口。 老者本能的想要瞪眼,可想到了白小純的修為以及那發情丹后,又深吸口氣,努力告訴自己要冷靜后,苦笑的說道。 “我阻止不了你,可這樣……有意義么?” 白小純沉默,他知道這么做的確沒有意義,此刻目光在那一朵朵永恒之花上掃過,的確是如舟船老者所說,每一朵永恒之花內,都是一段時光的節點,有的是他在靈溪宗時,有的是在血溪宗,還有的是他在蠻荒里,更有不少是在通天世界崩潰后的永恒仙域上,發生了一切事情。 每一朵花,都代表不同的節點,不同的命運,如何選擇,撈出哪一朵,要看他自己。 船夫老者沒有催促,實際上他是不敢催促,此刻看了看白小純后,索性坐在一旁,不知從哪里拿出了一壺酒,喝了起來。 許久之后,白小純收回目光,看向那在無數的永恒花中,最璀璨鮮明的兩朵,這兩朵永恒之花,一左一右,涇渭分明。 白小純想了想,看向了左側那朵永恒之花,神念更是散開,似與這朵花,融在了一起,瞬間他的腦海中,就浮現了一幕畫面。 畫面里,是帽兒山下的村子,此刻村子內的父老鄉親,一個個都在村口的位置,望著那站在村口的少年。 這少年眼睛很亮,衣著純樸,皮膚白嫩,個子不高,一看就是好孩子的模樣,只不過此刻懷里鼓鼓的,能看到有一些斧子菜刀的把手,從衣服內露出,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不協調。 白小純默默的望著那個少年,這畫面與他的記憶重疊,他明白,這朵永恒之花的節點,是一切回到了最初的時候,回到了原點。 “父老鄉親們,我要去修仙了,可我舍不得你們啊。”少年純樸的臉上,露出不舍之意。 “小純,你爹娘走的早,你是個……好孩子!難道你不想長生了么,成為仙人就可以長生,能活的很久很久,走吧,雛鷹長大,總有飛出去的那一天。” “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,都要堅持下去,走出村子,就不要回來,因為你的路在前方!” 四周的鄉親們紛紛勸說,那位村長更是上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,一臉的鼓勵,而少年似乎也很受鼓舞,目中慢慢堅定起來,最終重重的點了點頭,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的鄉親,轉身邁著大步,漸漸走出村子。 眼看少年離去,村子里的眾人紛紛激動,有的都顫抖的流下了淚水, “蒼天有眼,這白鼠狼,他終于……終于走了,是誰告訴他在附近看到仙人的,你為村子立下了大功!” “今天過年了!”歡呼聲,敲鑼聲不斷地傳出時,忽然的,村口處原本已經離去的少年,竟快速的跑了回來,踏入村子后,他目中堅定,干咳一聲。 “我想好了,我不走了,我是認真的,我不去做仙人了!” 村子里所有的鄉親,紛紛傻眼,呆呆的看著少年,還有幾個手中的鑼鼓沒有拿穩,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…… 白小純看著這一幕,臉上不自覺的笑了,眼前的畫面,慢慢消散,直至無影無蹤后,白小純收回了看向左側永恒之花的目光。 “原點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