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277 反之亦主宰

這一刻,整個永恒仙域的眾生,都看著蒼穹上的畫面內,那睜開的眼睛,感受著來自靈魂深處,來自全身血脈的親切與溫暖,腦海全部都空靈起來。 那是眾生之母,那是一切血脈的源頭,那是永恒之母。 無論是圣皇還是白小純,此刻都控制不住體內血脈的波動,在他們的眼中,這大鐘內的眼睛,仿佛是一朵盛開的花,散發出的氣息,讓他們有種本能的親切。 甚至在這一瞬,整個永恒仙域上,也都彌漫了一股淡淡的花香,這香氣擴散整個世界,就連星空中,似乎也都被渲染了一些,使得永恒仙域所在的四周星空,也都好似璀璨了不少。 只有逆凡主宰那龐大的身軀,站在那里,一動不動,可身上無時無刻不散發出的煞氣與死亡之意,似將這一切生機與花香,都無形的鎮壓。 唯獨小烏龜那里,似乎一切如常,只是有種心虛之意,躲在圣皇身后,不敢露面。 在這所有人都心神震顫中,大鐘內的永恒之母,她的眼睛內露出了一些迷茫,似沉睡了太久,剛剛蘇醒后沉浸在以往的記憶與睡夢里,還沒有完全蘇醒。 可就算是這樣,她所散發出的光芒,依舊讓整個永恒仙域,璀璨無盡,矚目無邊。 直至過去了許久,在白小純與圣皇的拜見下,永恒之母的那傳遞在二人心中的神念之聲,才悠悠而起。 “為何將我喚醒” 這聲音沒有威嚴,有的只是無盡的溫暖,就好似頑皮的孩子將沉睡的母親喚醒后,母親帶著笑意,輕聲發問一樣。 面對這樣的聲音,白小純呼吸急促了一些,那種看見母親的感覺,讓他心底的溫暖無限的蔓延,一旁的圣皇同樣如此,他們二人相互看了看后,圣皇深吸口氣,上前一步恭敬開口。 “天外主宰即將蘇醒,我等實在沒有對抗之法,這才將您喚醒,請永恒之母認可,晉升我等突破太古,成就主宰,抵抗天外大敵!”圣皇言辭極為客氣,這仿佛是他的本能,也代表了他對于這造物主的崇敬。 “逆凡要破開封印了么”永恒之母沉默許久,輕聲喃喃后,似有一股驚人的神識從永恒仙域上散出,環繞在了逆凡主宰那龐大的身軀四周,又漸漸消散,成為了一聲回蕩在白小純與圣皇心中的嘆息。 “當生則生,當死則死” “世間本無輪回,寄予希望后,方有輪回世間本也沒有永恒,一樣寄予希望后,才有了永恒。” “曾經的我,本沒有靈智,是在那生死危機中,本能化作了靈智,送出了三個種子,形成了三個孩子” “如今也只是將一切拖延到了現在,終究還是無法化解這一場寂滅之劫” “可惜短暫的封印逆凡,已讓我陷入了沉睡,如今的蘇醒也難以回到曾經的全盛,沒有了再次認可之力,你們二人我最多讓其中一位,成就半步主宰而已。”永恒之母的聲音,雖溫暖依舊,可聽的久了會漸漸察覺,似乎沒有什么感彩,但卻給人一種真誠之感,事實上也的確如此,這一刻的永恒之母,她就算是蘇醒,也沒有了曾經之力。 想要讓一位太古晉升,這看似簡單的認可,實際上需要的是永恒之母的本源之力,將其分散出去,化作認可的印記,才可讓太古,以此晉升。 在聽到永恒之母的回復后,白小純神色一變,目中的神采一下子就黯淡了不少,至于圣皇則更是身體搖搖欲墜,面色蒼白,在永恒之母蘇醒前,她是他全部的希望,可如今蘇醒后的回復,將這希望全部變成了絕望。 “半步主宰” 慘笑中,圣皇明白,如果永恒之母也都做不到的話,那么主宰之路,就真的已斷! “我蘇醒的時間不能過久,支撐的時間也難以長存,世間眾生,我所有的孩子,他們每個人生命中一天的時間,能換來我蘇醒十個呼吸” “如何選擇,你們盡快”永恒之母的聲音帶著疲憊,其所在的光團,也都慢慢出現了黯淡,那只眼睛也漸漸的似要閉合。 圣皇苦澀,轉頭看向白小純。 白小純沉默,心中的苦澀不比圣皇少,可他不想去選擇成為半步主宰,這沒有意義,無法去對抗蘇醒之后的逆凡。 “永恒之母,我想知道,成為主宰的辦法,一定是需要被您或者是其他的世界意志所認可,才能晉升么?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同樣可以做到,成為主宰?”白小純抬起頭,深吸口氣口,向著永恒之母一拜,輕聲問道。 永恒之母所在的光團再次閃耀了一下,那即將閉合的眼睛,也又一次慢慢睜開,凝望眼前這將她喚醒的孩子。 半晌后,永恒之母的聲音,緩緩傳出。 “是你將我喚醒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血脈波動,在某種程度上,已經超越了曾經我那三個孩子我也能感受到,你的身上也蘊含了不屬于我的氣運之意” “只是,這片星空的規則中,主宰的誕生,必然是來自世界意志的認可,除此之外,沒有其他的辦法。” 聽到永恒之母的回復,白小純的心也沉了下來,可他還是有些不理解,他知道,任何一個世界的認可,都可誕生一位主宰,可多少年來,在這片星空里,有那么一個人沒有世界認可,甚至是去毀滅世界,但偏偏的,他一樣是主宰! 此人,就是逆凡! 這一點,白小純才與道塵的記憶融合后,在經歷了道塵的一生后,他很是清楚! 他更是明白,逆凡之所以成就主宰,似乎與他的道有關,這一點是在那霧氣山谷的戰舟上,道塵借助白小純的身體感受到了的,白小純也同樣對此有所明悟。 逆凡的道,就如同如今的星空,廢墟處處,生機滅絕,就好似天地被人熄滅了燈火,一片漆黑逆凡就是憑著這種寂滅一切的道,成就的主宰! 想到這里,白小純那黯淡的雙眼,再次有了一抹神韻,他猛的抬頭看向永恒之母化作的光團眼睛,再次問了起來。 “逆凡成就主宰的路上,沒有被任何世界所認可,那么為何他可以成就主宰,為何成就主宰,就一定需要世界的認可,為何不能自身突破!”白小純的聲音剛一傳出,頓時永恒之母的眼睛猛的睜大,其全身光芒比之前更要璀璨,似乎白小純的聲音帶著某種奇異之力,仿佛隨著他的問出,這四周的永恒河也都震動起來,就連永恒仙域的天地,也都如此。 可見這番話,對于永恒之母而言,不同尋常,仿佛撼動了某種規則的根本! 就連圣皇與小烏龜也都注意到了,永恒之母的眼睛,這一刻隨著睜大,仿佛全部的意識都凝聚在了白小純身上,似乎要將其全身內外,徹徹底底的看清一般。 被如此注視,白小純也心神震動,可他還是站在那里,直面永恒之母。 許久,許久永恒之母漸漸收回了神念,聲音越發疲憊,似喃喃低語,又似對白小純訴說,輕聲回蕩。 “寂滅既主宰,或許反之亦主宰!” 這句話傳入白小純耳中的一瞬,白小純呼吸猛的急促,眼睛剎那間就從之前的黯淡,驟然明亮起來。 我可以保證,這一章是新鮮出爐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