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272 尋找永恒之母

在圣皇開口的瞬間,白小純已踏空而起,出現時在了半空中,到了圣皇的身邊,更是右手一揮,形成了一層無形的壁障,將二人所在的區域籠罩,使得他們的話語與神念,不會擴散出去,也就不會被人察覺。 實在是圣皇的傳音,與白小純之前隱約的判斷,使得二人都心頭震顫,這件事的后果影響太大,且一旦是真,那么蒼穹上的逆凡主宰,怕是根本用不了半甲子歲月,就可以解開封印,蘇醒過來。 究其原因是維持封印之力的,除了血脈之外,更重要的就是永恒仙域內來自永恒之母的規則變化,就好似之前假邪皇被白小純撕下人皮后,露出的身軀在這天地間會扭曲,枯萎一般,永恒世界的規則,從某種程度而言,就是一層對永恒仙域的保護。 可如今,隨著小小沒有被認可,這里面的疑問,頓時就讓圣皇身心俱震,此刻轉頭看向白小純,呼吸凝重,目中有掩藏不住的不安。 “永恒之母一定出問題了!” “不然的話,小小明明已經修為突破,且已沒有了天劫,可卻偏偏沒有得到永恒之母的認同!” “這種事情,從來沒有出現過,實際上在一個月前,我就已經開始試圖呼喚永恒之母,以往都可感受她的存在,可這一個月來,卻始終沒有絲毫感受,就好似……永恒之母最后一絲意識,也都陷入到了永恒的休眠之中!” “想來這一切與邪皇,與天外主宰,都有極大關聯,我懷疑這正是他們當初計劃的一部分!”圣皇一口氣,將自己所有的猜測與不安,都說了出來。 白小純沉默不語,低頭看向下方皇宮內的眾人,他們一個個也都注視天空,神色內都有焦慮,這一切,讓白小純輕嘆一聲,他知道,此事怕是隱藏不了多久。 “外有巨人主宰蘇醒的浩劫,內有永恒之母沉睡的危機,魁皇,不管我們之前是否有矛盾,如今擺在我們面前的,就只有徹底的聯手!” “我們聯手,若能有一人成為主宰,那么我們或許還有一絲機會在那浩劫下,保留永恒仙域的種子……”圣皇苦澀開口,實在是這段日子,相比于白小純這里的陪伴家人,圣皇這邊已經是焦慮到了極致。 這些事情,白小純都明白,也知道二人必須要聯手,他也明白若能突破成為主宰,一切或許真的能有那么一絲生機。 只是想要晉升主宰,實在是太難太難了,那需要獲得一個世界意志幾乎全部的認可,這種認可的程度,遠遠超過了晉升太古所需,甚至如果把太古比喻成世界意志的養子,那么主宰……就是世界意志的嫡出長子! 這里面的區別極大,同時對于世界意志的犧牲也是驚人,實際上無論是白小純還是圣皇,都很清楚……正常狀態下,永恒仙域是不大可能有主宰出現的,甚至這些年來,之所以再沒有太古出現,正是因為永恒之母的虛弱,沒有多余的意志與氣運,去支撐第三個太古出現。 所以白小純之前與假邪皇一戰時,無論是圣皇還是假邪皇,都對白小純的太古境界,感覺不可思議與震撼。 實際上若非白小純機緣造化下,獲得了仙界最后一絲氣運,他就算是到了現在,也依舊還是無法晉升太古。 “這段時間,我始終在試圖呼喚永恒之母,全部失敗,今天小小晉升,永恒之母的意志也沒有降臨,者足以說明永恒之母出事了!” “可想要成為主宰,卻偏偏必須要獲得永恒之母的認可才行,魁皇,我們必須要尋找永恒之母,將其喚醒,獲得成為主宰的機會!”圣皇深吸口氣,將自己最后的想法說了出來。 “永恒之母在什么地方?”白小純忽然問道,這個問題,他也思考過很久,但魁皇朝的底蘊不夠,通天世界的崩潰,守陵人的死亡,這一切使得很多傳承消失,也包括關于永恒之母的那些口口相傳的秘聞。 但圣皇朝則不然,對于這些秘聞,圣皇了解很是詳細,且親身也經歷了一些,此刻聽到白小純的話語,圣皇神色肅然,沉聲開口。 “我也不知道永恒之母到底在什么地方,可我知道,永恒之母所在的地方,隔絕一切外界的神識與感應,除非主宰,否則無人能將其找到,傳說里,在永恒仙域的地底深處,有一條永恒河,這條河虛幻縹緲,看不到,找不到……” “外人無法進去,這世間除了主宰修為外,便只有一物……能帶著我們找到永恒河,且找到永恒之母,那就是……永恒之龜!” “我當年如此看重永恒之龜,除了其祥瑞的傳聞外,最重要的,就是想要給自己留下一條晉升主宰的道路!”圣皇語氣誠懇,他沒有說謊,到了這個時候,他也沒必要去說謊了,這的的確確就是他當初的念頭,若非是如今浩劫降至,他是絕對不會去說出這些的。 白小純也是心神一震,這些事情他還是首次知曉,而仔細分析后,圣皇所說的一切,白小純立刻就判斷出并非虛假,作為永恒之花的伴生靈,這世間若說有誰能找到永恒之花的靈形成的永恒仙域的意志,那么也只有小烏龜才能做到了。 簡單的思索之后,白小純沒有遲疑,立刻就神念散開,籠罩魁皇城,不多時,就察覺到了小烏龜的蹤跡,右手抬起虛空一抓,下一瞬,口中叼著一條大魚的小烏龜,就一臉怔楞的出現在了白小純的手中。 “你要干什么!”小烏龜被嚇了一跳,它之前剛剛取出一條來自圣皇城天池所養成的天龍魚,就立刻被一股無法掙扎的漩渦直接吸走,出現時,已經在了白小純與圣皇的面前,這一幕它從來沒經歷過,此刻頓時驚慌了一下。 “這不是天龍魚……都是白小純讓我干的!”小烏龜身體一哆嗦,立刻就將口中的天龍魚直接咽了下去,它心底敲鼓一般,有種做賊心虛之感。 哪怕圣皇這里因天外主宰以及永恒之母沉睡的事而焦慮,也都在注意到小烏龜口中的天龍魚后,面皮抽動了一下。 實在是當初小烏龜失蹤后,與其一起消失的……是天池內,幾乎九成的天龍魚……原本圣皇以為是被小烏龜一口氣吃掉了,可現在這么看,顯然是被它偷走養了起來,時刻去吃的樣子…… 而且養天龍魚,需要花費不小的精力,圣皇相信僅僅憑著小烏龜自己,是沒辦法去大規模的飼養,能幫助它的,也就只能是眼前的白小純了。 此刻他深深地看了白小純一眼,沒說話。 白小純也有些尷尬,瞪了瞪小烏龜,對于小烏龜偷來大量天龍魚的事情,當年他是不知道的,后來雖有察覺,可也覺得這事還不錯,也明白那些天龍魚,如今幾乎都是在巨鬼王等天尊手中,是他們聯手將其飼養起來。 “行了,我也不問你關于天龍魚的事情,小烏龜,我問你,你能不能找到永恒河,帶著我們找到永恒之母。”白小純咳嗽一聲表情嚴肅起來,立刻問詢起來。 小烏龜眨了眨眼,一聽白小純的話語,心底松了口氣,又看到圣皇一臉關注的模樣,于是更確定白小純不是在套自己的話,不過實在是方才被抓賊抓臟,心底很虛,趕緊點頭。 “永恒之母?就是那朵花吧,找到它雖有些難度,可龜爺什么事做不到啊,這事沒問題!”小烏龜連忙開口。 —— 出門在外,寫起來很沒感覺,影響質量,我盡力調整吧,今天開始一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