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239 那一年

這一推,在白小純感覺,就好似自己于沉睡中,被猛然間驚醒,而隨著他睜開眼睛,他的靈魂似失去了一切原本應該存在的記憶,甚至他都忘記了自己是誰,唯一的感覺,就是寒冷…… 天空灰蒙蒙的,白色的雪花如鵝毛一般,從天而降,不但遮蓋了眼前的世界,使其變的模糊,更是覆蓋了大地,就連遠處的山峰,也都成為了白色。. 更不用說此刻白小純所在的一片枯林了,這里的樹木在雪花的堆積下,不少已經被生生的壓斷,至于那些依舊堅挺的,仿佛成為了這白色的世界里,不多的一些枯黑的點綴。 “小塵,千萬別睡啊,快醒醒……”白小純的目中帶著茫然,他覺得自己好似做了一個夢,一個明明在夢里對于一切都記得很清楚,可偏偏醒了后,卻什么都記不得的模糊的夢。 無論怎么想,似乎也都想不起來,仿佛這天氣太冷,不但凍僵了他的身體,更是將他的記憶也都封塵了。 唯獨……在身體被連續推了好幾下后,帶著焦急的目光,出現在自己面前的,被凍得發白的小臉。 那是一個少年,看起來也就是十三四歲,很瘦,身體上似乎還有傷勢,衣服上也都有很多干枯的鮮血,他身體也很虛弱,可他的眼睛足以讓所有人,第一次看到后,就很是難忘。 那是一雙好似星辰的眼睛,在那目中的深處,更是藏著一絲倔強與不符合其年齡的狠辣,唯獨在看向白小純時,這少年目中的狠辣消失,取而代之的,則是親情與溫暖。(書盟最快更新) “哥……”白小純張開雙唇,發出微弱的聲音,這個小臉的主人,是他此刻記憶里,唯一有印象之人,他清楚地記得,對方……是他的哥哥,同父同母的親哥! 說完這句話,一股疲憊之意,再次涌現全身,似乎這四周的寒風,讓白小純承受不住,而這寒風中的荒野,也讓白小純這里,有一種說不出的蕭瑟。 明明是冬季,明明雪花飄落,可天空上除了雪花外,竟還有大量的飛蟲……這些飛蟲仔細去看,居然是一只只白色的蝗蟲! 它們在那風雪里呼嘯而過,似乎正是它們的存在,使得這片大地身處荒年,遠處有一些難民收縮著身子,一個個枯瘦如柴,目中無神,好似活著的死人…… 而他們哪怕冷到了這種程度,可卻沒有任何人去想辦法生火,或許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……天空上那些在風雪里飛過的蝗蟲,目中散出的冷漠,白小純在看到后,心底一顫,他隱隱的似明白,這些蝗蟲的特殊體質,就算是寒冬也都無法將其滅殺,而一旦生了火,怕是會立刻將這些蝗蟲吸引過來,在沒有了糧食的冬季,他們,或許就是它們的食物。 這些思緒在白小純腦海浮現,似乎一下子思考了太多的事情,白小純的身體漸漸更為虛弱,他艱難的抬起手,看著自己那只有七八歲孩童般的手臂,白小純的眼睛,慢慢的似沒有了繼續睜開的力氣…… 眼看白小純蘇醒,那少年似松了口氣,可很快的,似乎注意到了白小純的虛弱以及仿佛支撐不住的眼皮,這少年立刻急了,又推了白小純幾把,眼看自己的阿弟似乎堅持不住了,這少年的心都在刺痛,他焦急的喘息著,他知道,弟弟這里是餓的,此刻唯一能讓弟弟有力氣活下去的,就是食物。(最快更新) “小塵,再堅持一下,哥哥幫你去找食物,你等我,我一會兒就回來!”那十三四歲的少年,此刻明顯焦急,目中帶著一抹果斷,轉身時,神色也都出現了一絲猙獰,好似一頭孤狼,猛的就直奔遠處叢林。 他瘦弱的身軀,此刻似乎隨著白小純的危機,爆發出了驚人的韌性,竟在這寒冬中,不顧自身的傷勢與虛弱,快速奔跑……漸漸消失在了白小純的目中。 “哥……”白小純喃喃,可聲音卻沒有傳出去,他知道哥哥是要去幫自己找食物,以往的記憶,在這一刻浮現腦海,他模糊的記得,自從天空上出現了白色的蝗蟲后,連連荒年,又有瘟疫擴散,村子里的人大都餓死,病死,也包括他們的父母。 若非是他哥哥的堅強,一路帶著體弱多病的他走了出來,怕是他也要死去,是他的哥哥,在這一路照顧,甚至與那些成年人搶奪食物,從開始的被打,直至后來哥哥那里目中帶著兇光,在一次次的狠辣后,就連成年人也都害怕他的哥哥。 而每次的食物,哥哥那里都是將大部分留給他,哥哥哪怕餓著肚子咽唾沫,也都擺出一副不餓的樣子,經常說的話,就是…… “我是你哥哥嘛。”就這樣,他才得以活到現在,實際上在白小純此刻的記憶里,自己叫做周塵,哥哥叫做周凡,若是沒有自己這個累贅,以哥哥的狠辣,在這似亂世的世界中,一定比現在要好很多…… 可就算是有哥哥的照顧,體弱多病的他,在走到了這里時,也還是支撐不住了, “沒有我,哥哥一定可以更好的活下去……”白小純在心里喃喃,最終閉上了眼,隨著雪花飄落,他的生命之火,逐漸的黯淡,就在即將熄滅的瞬間,忽然的,天空的風雪驟然一頓,隨即被一股大力直接橫掃,全部擴散開來,甚至那風雪里的白色蝗蟲,也都全部避開,露出了一個從天空上,面色難看,緩緩走過的老人。 在看到老人的瞬間,地面上的所有難民,都一個個顫抖中跪拜下來,想要開口求救,可就在他們開口的瞬間,從他們的口中,有大量的蝗蟲直接爬了出來…… 似乎連慘叫的力氣也都沒有了,這些難民在那痛苦中,只能等待死亡。 這老人穿著道袍,默默的從天空走過,看著大地上的那些早就被蝗蟲寄生的難民,他的目中有憐憫,也有無奈,輕嘆一聲,老者右手抬起一揮,頓時那些痛苦掙扎的難民,一個個都好似解脫一般,緩緩閉上了眼。 做完這些,老者情緒更為低落,就要離開,可目光在掃過白小純那里后,他忽然輕咦一聲,腳步猛的停頓,仔細的看了幾眼,他的目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議。 “道體?”老者呼吸微微急促,瞬間落下到了白小純身邊,右手一揮,頓時一抹柔光融入白小純身體中,使得其逐漸要熄滅的生命之火,此刻平穩下來。 在老者的仔細查看下,他的目中驚喜之意越發明顯,最后仰天一笑,抱著昏迷的白小純,直接升空遠去…… 直至老人離開了一炷香的時間后,遠處的從林里,周凡瘦小的身影,此刻蹣跚中一步步走了回來,他的身后在那雪面上,除了腳印外,還有一縷縷滴落的觸目驚心的鮮血。 他的腿受了傷,他的臉上此刻也多了幾道傷口,還有腹部此刻一樣有鮮血溢出,整個人看起來很是狼狽,可他的目中卻帶著激動與振奮,他的懷里,有一塊饅頭,帶著血的饅頭,那是他拼了命,才從別人那里搶來的。 “小塵,我找到吃的了……”少年快走幾步,可聲音剛一傳出,他就面色一變,實在是這里滿地的尸體,讓他的呼吸頓時停住,目中露出焦急,猛的就跑向白小純之前所在的地方,到了那里時,他什么也沒看到,只是四周那些被蝗蟲啃咬了大半,只剩下了殘骸的尸體,讓他的心,瞬間好似被人狠狠的抓住。 “小塵!” “小塵!!”少年聲音凄厲,失去了唯一的親人,好似失去了一切,他身體顫抖,不斷地尋找,最終跪在他弟弟消失的地方,看著手中的血饅頭,他的眼淚落下。 “小塵……”處于極度悲傷中的他,沒有注意到,此刻隨著他鮮血的氣味,一群白色的蝗蟲,正從天空呼嘯而來,瞬間就將他的身體,淹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