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238 融憶

白小純望著主宰頭顱,耳邊回蕩小器靈的話語,他所感受的在這主宰頭顱內的奇異力量,正是小器靈口中的仙界最后一絲氣運! 也正是這一絲氣運,使得寶扇被牽引而來,畢竟對于寶扇來說,它是在這里被創造出來,這里是它的誕生之地! 同樣的,隨著白小純體內道種散出的渴望之意,他也很清楚的明白小器靈所說的都是真實,自己若能吸收了這仙界最后一絲氣運,那么突破天尊踏入太古,幾乎是必然的事情,不會存在絲毫哪怕半點的意外! 這種機緣,這種契機,足以讓所有天尊發狂,實在是這種造化太過少見,且如今的星空,怕是除了永恒仙域外,也就只有這曾經最強的仙界,才能在那大浩劫中,依舊保留一絲氣運不散。() 若是換了外人,或許還要費更大的力氣,不但要想如何將這氣運抽出,更要去琢磨如何能讓氣運認可,從而融合。 但對白小純來說,后者他根本就不需要考慮了,成為了寶扇主人的他,獲得了主宰投影分身認可的他,已經在某種程度上,與仙界存在了冥冥中的因果聯系。 而這種聯系,看似虛無縹緲,可卻足夠讓這一絲氣運,去選擇認可! 如今擺在白小純面前的,最后一個困難,那就是……如何將這仙界最后的一絲氣運,從這主宰頭顱內取出! 在腦海里將這一切分析之后,白小純怦然心動,呼吸慢慢急促起來,雙眼更是冒光,實在是他被卡在天尊大圓滿的時間已經不短,始終無法突破,如今的機緣造化,讓白小純心中立刻就狂熱起來。(最快更新) 可白小純做事穩妥,沒有立刻輕舉妄動,而是先仔細的觀察四周,又繞了幾圈,確定沒有危險后,又讓兩尊太古奴外出查看一番。 直至最后,白小純才邁步走出,慢慢靠近了這主宰的頭顱,隨著靠近,威壓越發強烈,白小純也無法完全走近,最后停留在了十丈外。 如此距離,這主宰頭顱之大,白小純哪怕抬頭,似目光也都很難看到盡頭,出現在他面前的,只是那灰色的皮膚上,縱橫交錯,如同手臂粗細的皺紋。 強忍著威壓帶來的不適,在小器靈的緊張中,白小純右手掐訣,隔空向著主宰頭顱一按,修為更是散開,試圖從其內將那氣運抽出。 可任憑白小純的修為如何爆發,那在主宰頭顱內的氣運,竟沒有半點反應,似乎根本就感受不到白小純的存在。 哪怕白小純換了很多神通術法,甚至咬破舌尖依靠血煉,那氣運也都沒有絲毫回應,到了最后,白小純瞪著眼,心底也都焦急起來。 他躊躇半晌,身體猛地再次向前,更是展開了引殺之法,試圖去抵消這主宰頭顱的威壓,甚至自身的不滅主宰拳的氣息也都散出,還傳音小器靈,讓那寶扇光芒閃耀,映照白小純的身體上,再次加持。() 在這種種的辦法下,白小純一步一步,很是艱難的慢慢走入十丈內,直至八丈,五丈,三丈,最終突破了一丈,甚至不足半丈,抬手就可觸摸時,白小純身體顫抖,面色紫紅,這里已經是他的極致所在。 他的右手顫抖的抬起,一把就按在了主宰頭顱的皮膚上,只是在與其碰觸的瞬間,白小純腦海轟鳴,這種直接的接觸,讓他身上的威壓仿佛瞬間成為了山峰,要將其震碎一般。 若這種震碎能換來氣運的抽出也就罷了,可偏偏就算是白小純碰觸到了主宰頭顱,其內的氣運,也依舊是沒有絲毫反應。 這就讓白小純在噴出一口鮮血后,身體蹬蹬蹬的不斷倒退,直至回到了寶扇上,白小純大口喘著粗氣,看著那主宰頭顱,感受著里面的氣運,但卻無可奈何。 “抽不出來啊……”白小純急了,小器靈在一旁也是愣住,沒有辦法解決,一切只能靠白小純自己來想主意。 就這樣,過去了半個月,白小純在這半個月里,幾乎嘗試了所有的辦法,可每次都是在失敗后,鮮血噴出,不得不回來休息恢復。 到了最后,白小純都要絕望了,他坐在寶扇上,呆呆的看著主宰頭顱,甚至他都嘗試過用寶扇將其吸到扇面上,可卻無法做到。 似乎這氣運,根本就不是用正常手段可以抽出的,至于將這頭顱毀去……先不說白小純能不能做到,也不說就算是做到后,那氣運是否真的會散出,僅僅是白小純做人的底線,就不允許他以怨報德,這仙尊主宰,畢竟算他小半個師尊! 況且就算是小器靈,也都絕不會同意這種褻瀆。 白小純皺著眉頭,思索了許久,又過去了五天后,突然地,眉頭緊鎖的白小純猛的目光一閃,他想到了一個方法。 “既然無法抽出……一方面或許是因方法不對,另一方面,或許也是因為我的資格還不夠?如果我的資格足夠,怕是一招手,這氣運就會自行飛來融入了吧……” “那么現在擺在我面前的,或許還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……騙過這一絲氣運,讓它認為我就是當年的仙尊主宰!!”白小純目中露出奇異之芒,這個念頭很大膽,可隨著升起,白小純越想越覺得似乎有那么一些可能成真。 “至于如何騙過氣運……可以用我的彼岸未來經,將我與仙尊主宰的命運,連在一起……若還是不夠的話,我還可以嘗試施展輪回過去經,看看能不能在這命運相連的狀態下,融入到這已隕落多年,可頭顱卻保持還算完好的主宰記憶里……” “在他的記憶里,去感受他的一生……我就是他,他就是我……”白小純沉思很久,身體再次一晃,直奔主宰頭顱而去,全力以赴之下,慢慢到了頭顱的眉心處,右手緩緩抬起,強忍著威壓,直接就按在了主宰頭顱的額頭! 在按住的一瞬,白小純目露奇芒,左手掐訣,彼岸未來經頓時爆發,一道道紅絲幻化,在白小純的左手上,直接就形成了一朵赤色的彼岸花,隨著白小純揮手,這彼岸花融入主宰頭顱內,頓時白小純腦海直接轟鳴,一股滄桑之意,直接就在他的身體上爆發出來。 除此之外,還有一股強烈的讓白小純戰栗的凄厲慘叫,也在這一刻,從其口中傳出…… “我的頭……我的頭……”白小純身體哆嗦,差一點就瘋狂,在這命運相連的瞬間,他就好似自己被人砍下了頭顱一般,那種劇痛,那種死亡的感覺,強烈的極為真實。 好在這種感覺雖持續的存在,可白小純之前還是有些準備的,此刻能勉強保持神智不散,而讓他覺得振奮以及有動力的,是在這一瞬,這主宰頭顱內的那一絲氣運,竟明顯的活躍了不少,雖還是沒有靠近白小純,可卻與之前大不一樣。 白小純精神一振。 “既然有效,就再試試能不能融入記憶……”白小純左手再次抬起,這一次施展的,正是輪回過去經,隨著他的左手與右手,都按在了主宰頭顱的眉心,白小純身體頓住一動不動,他的雙目瞬間茫然,腦海在這一剎那,好似不屬于了自己,仿佛自己的靈魂離開了身軀,出現在了一片彌漫了霧氣的世界…… 這世界太大太大,白小純整個人空靈,忘記了時間,忘記了一切,直至突然地,他感覺到有人在推自己。 “小塵,你醒醒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