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236 葬空

沒工夫去問小器靈所稱呼的仙后是什么,此刻白小純頭皮發麻,他看出了那老鬼婆絕對非同尋常,之前的那層皮,在被自己毀去后,竟爆發出了如此驚人的黑色火海。 這火海所過之處,明明沒有任何高溫散出,可在白小純的神識內,就連星空似乎也都要被焚燒殆盡。 這就讓白小純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,此刻玩命一般,操控寶扇疾馳遠去,好在那老鬼婆此刻的狀態,似乎很不穩,竟沒有去追擊白小純,這才讓白小純這里有了足夠的時間飛速逃走。 這一逃就是三個月,白小純根本就不敢停頓半點,每次回憶之前的一幕,他都愁眉苦臉,很是郁悶。 而小器靈那里,在這三個月中卻大都沉默,時而回頭,神色內露出復雜,更有悲傷。 白小純看在眼里,最終沒忍住,問了起來。 “小癡,你說的仙后,是什么玩意?” “不許你言語玷污仙后!!”小器靈少見的直接向著白小純大吼一聲,白小純有心瞪眼,可一看小器靈的眼睛紅紅的,似很悲傷的樣子,于是哼了一聲,沒去瞪它。 “仙后,是主人的道侶……”許久,小器靈看著身后的星空,低聲喃喃。 “我沒見過仙后,只是主人經常一個人看著仙后的畫像發呆,他的表情很痛苦,帶著思念,帶著回憶,漸漸地,我也從那畫像里,記住了仙后的樣子……” “之前那個女子,就是仙后。”小器靈的聲音越來越低,可他的目光,始終都是放在后方,似乎遙遙的,又看到了那在黑色的火海內,眉心被釘子釘住的……仙后。 白小純眼睛睜大,小器靈口中的主人,他知道說的不是自己,而是那位仙界的主宰,一想到那老鬼婆的背景,居然如此之大,白小純也就明白了對方強悍的緣由。 “主宰的道侶……都被人殘忍的釘殺,偏偏主宰也無法將其救下或是復活……這到底是誰做的?”白小純沉默,他如今在星空內已走了很久,所過之處,看到的只是偶爾出現的一處處廢墟,沒有看到任何活著的生命。 似乎整個星空,就只剩下了永恒仙域,是唯一的一處存在生命的地方,而其他所有范圍,都是死亡的塵埃…… 這就讓白小純想起了寶扇的主人,那位仙界主宰傳承自己時,口中所說的……星空大劫! 想起星空大劫,白小純就忍不住腦海浮現永恒仙域外,那沒有死亡,只是沉睡的,猙獰無比的巨人主宰!! “這片星空,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,這個秘密……或許我已知道了一部分答案。”白小純盤膝坐在寶扇上,看著星空,他不知邪皇與圣皇是否也知曉這個秘密,可他結合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線索,腦海已經大致的有了一個輪廓。 有一個絕世強者,屠殺了整個星空內,所有的族群,所有的生命,這個強者,或許就是永恒仙域外的那位巨人! 而此人最終在永恒仙域的一戰中,在魁、圣與邪三位主宰犧牲自身作為代價下,將其封印起來,歲月流逝,直至今天。 可這里面還有很多不解的問題,比如那位絕世強者,為何要屠殺所有,又比如他為何要最終選擇永恒仙域,再比如為何以其強悍之力,卻還是被三位主宰封印。 要知道,他若真的強悍,能滅了整個星空,面對一個個族群的主宰都可以斬殺,按照道理來說,似乎不至于被三位主宰封印才對。 可這些,白小純沒有答案,他沉默中,望著星空,任由時間流逝,一方面推衍二十八色火的配方,一方面則是好好地感受了一下,這片星空的蒼涼。 而老鬼婆那里,或許因之前的一戰,被白小純算計下,毀了紙身,從而陷入某種混亂中,竟沒有繼續出現,這也使得白小純松了口氣。 漸漸地,一甲子歲月過去,這期間白小純也時而回到永恒仙域,陪伴大寶與小小,陪伴家人的同時,也幫助了九幽王與靈臨王,還有東脈與北脈半神,這些強者一一晉升天尊。 使得魁皇朝的天尊數量,達到了八位,在這巔峰的狀態下,魁皇朝在永恒仙域,實力暴增,雖掌握的仙域不是最大,可在很多人看來,已經與立國多年的圣皇朝以及邪皇朝,徹徹底底的三足鼎立了。 唯獨差的,就是除了公孫婉兒外,都是天尊初期,而一旦他們中有人晉升到后期,就可在天尊這個層次上,成為最強之國! 與此同時,白小純在這星空的漂行中,沒有去強行改變寶扇的軌跡,使得這寶扇,依舊按照曾經固有的軌跡,不斷地前行。 這一甲子的歲月里,白小純看到了一處處廢墟,一片片塵埃,在這沒有生命的星空里,他就好似一個走在時光里的看客,目睹了一場大毀滅后的死寂。 漸漸地,對于星空,對于這星空內曾經存在的世界,白小純也慢慢有了了解,而小器靈也將它所知道的一切關于過去的事情,在這一甲子的歲月里向著白小純說了很多。 除了在見聞上的收獲,白小純更是將二十八色火也煉制出來,而他的修為,也已經到了天尊大圓滿的巔峰,距離太古似只差著一層隔膜,但這隔膜好似溝壑一般,除非有機緣,否則的話,白小純無法邁過。 雖如此,可白小純的戰力卻提高了不少,對于寶扇的掌控也與之前不一樣,太古奴他已經可以將兩位全部召喚出來,外出寶扇的時間雖還是短暫,可也到了兩柱香的時間。 至于太古之光,到了這個時候,已經不再是十五道,而是達到了五十道之多,可以說此刻的白小純,他不是太古,可卻更勝太古! 只是白小純無法滿足于現狀,一日不成太古,他就無法將麾下天尊復活,而沒有這個太古的神通之法,就注定了魁皇朝的天尊,好似無根之水,一旦經歷了大的風暴,一夜之間崩潰,也都并非不可能。 太古的戰力,是支撐一個皇朝的脊梁,而復活的神通,則是讓一個皇朝長久昌盛的資格與底蘊! 所以白小純著急,可無論他如何嘗試,也始終無法踏過溝壑,漸漸地,他也只能嘆息,而多色火的煉制,與修為也有一定關系,就比如此刻白小純推衍的第二十九色火的配方,就需要他具備太古修為,才可支撐自己煉制出來。 沉默中,白小純慢慢放棄了各種嘗試,他松開心神,讓自己在空靈中,沉浸在對于星空的凝望上,直至這一天,正在看向星空的白小純,忽然眼睛猛的睜大,身體更是直接站起,小器靈也從遠處一瞬到了他的身邊,同樣看去時,小器靈輕聲喃喃。 “又看到了,這是我第九次看到他們了……” 遠處的星空中,在這一刻,出現了無數的光點,這些光點赫然是一盞盞水晶打造的長生燈,它們似能永恒的散發光芒,被鑲嵌在……一口口棺槨上! 放眼看去,棺槨之多,怕是足有百萬以上,他們橫渡星河,在這星空中漂游,如同一場棺槨葬雨…… 寶扇停了下來,白小純站在邊緣,怔怔的看著眼前這浩瀚卻又環繞了悲哀的磅礴畫面,看著那數不清的棺槨,從他的面前漂浮而過,甚至他都看到了不少棺槨內,保存完好的男男女女的尸體…… 只是保存的再好,也經受不住歲月的腐蝕,已有很多,出現了消散的征兆……這場葬雨,持續了很久,直至最后一口棺槨遠去后,白小純沉默,他知道,這顯然是當年的星空內各個族群被屠殺時,某一個族群,在死亡前,選擇留下的在這星空內,最后的痕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