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4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4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4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182 你準備好了么

這聲音言出法隨,在回蕩世界的瞬間,好似這片天地的規則被換取一般,直接抹去,連同這四周的一切廢墟,也都在這一剎那,竟在聲音擴散中,直接就好似度過了無數萬年一般,眨眼的功夫,竟在原本的塵埃上,成為了虛無。 天空似也都被影響,不再是晴朗,而是變成了一片灰色,而大地更是在這一瞬萬年的流逝中,成為了一處處深坑。 只有那尊主宰雕像,依舊屹立在那里,似乎哪怕時間過去了再久,也都不會出現太大的變化,在某種程度上,好似永恒。 白小純心神狂震,他的呼吸前所未有的急促,他從來沒想到過,居然有人可以只是一句話,就讓滄海化桑田,就讓天地逆轉中,一切歲月萬年流逝而過。 他更是無法想象,若是此法用在了修士身上,那將是多么的可怕與不可思議,就算是強悍如太古,也要在這一句話中,直接成為飛灰! “主宰……這就是主宰么……”白小純心神狂震,仿佛顛覆了認知,而他身邊的器靈,此刻更是瑟瑟發抖,噗通一聲就跪拜下來,它目中帶著敬畏,而在那敬畏深處……則是藏著深深的思念與悲傷。 與此同時,隨著主宰聲音的擴散,那在主宰雕像眉心處站起的身影,竟抬起腳步,向著白小純這里慢慢走來。 他一步落下,灰色的天空突然間爆出了黑色的雷霆,轟擊大地,轟擊八方,帶著某種狂暴與霸道,似乎要將世界毀滅,而每一道黑色的天雷,都讓白小純這里有著好似面對之前太古風暴一拳的錯覺! 而實際上,他的感覺沒有錯,這天雷,任何一道,都能讓太古色變! 這一刻的主宰身影,威嚴無盡,好似整個星空的唯一! 沒有結束,隨著主宰身影的走來,四周的化作了一處處深坑的大地,居然不斷地改變,漸漸出現了一具具骸骨,這些骸骨之多,放眼看去,根本就數不清晰,所有骸骨都是身體雖還完整,可卻能看到其血肉的碎裂以及他們目中在死亡前,殘留至今的絕望與駭然。 數量太多了,甚至很多骸骨哪怕死亡,其身上的氣息,也都是天尊,太古,等等…… 甚至白小純還看到了一些身體龐大無比,明顯肉身滔天的巨人,也都一個個跪死在那里,仿佛死亡前想要掙扎的站起,可還是失敗了。 白小純心神顫抖,他被這天空的天雷,被這大地的骸骨,徹徹底底的震撼了心神,也正是在這個時候,那從雕像上走來的主宰身影,他還沒有走到白小純身邊,可他的聲音,已經在這世界內回蕩開來。 “第九十九關你已通過,如今只剩下這最后一關!”聲音超越天雷,回蕩整個世界時,一股驚人的威壓,直接就從走來的主宰身影上,轟然爆發。 這威壓如同風暴,直接席卷整個世界,向著白小純驟然壓下,白小純全身一顫,呼吸急促,身體的血肉與骨頭,都在這一刻傳出咔咔的摩擦聲。 在這威壓下,他就好似怒浪中的孤舟,似乎隨著主宰的一個意志,就可灰飛煙滅! 在白小純這心神強烈震動中,那緩緩走來的主宰身影,其聲音再一次傳向八方。 “這一關……需獲得本尊的認可,一旦認可,從此你就是老夫的傳承弟子,賜予傳承之扇!”認可二字,在這句如雷霆的話語里,格外的吐出,就好似蘊含了規則之力,蘊含了歲月之能,回蕩開來,如同從遠古傳遞,白小純甚至連思緒都在這一瞬被延長,更有一種錯覺,處于怒浪中的自己,好似時間被拉長了。 “這主宰……太強了!!”白小純睜大了眼,此刻他的緊張已經無法形容,如果說他在太古面前,還可以鎮定的話,哪怕在主宰的眼前,在這威壓下,他似乎連站著的力氣,也都要被抽走。 白小純的眼睛立刻就赤紅,這不是激動,而是他在下意識的運轉修為,去抵抗來自主宰的威壓。 原本修士在這個時候,是無法集中注意聽清耳邊的話語,可偏偏主宰的聲音,蘊含了驚人之力,居然直接在白小純的腦海里爆開。 “而若你無法達到本尊的認可……則需埋骨在此!” 這句話一出,天地色變,風云倒卷,好似有無數凄厲之魂,正在嘶吼咆哮。 與此同時,這主宰身影,在這緩步下,已走到了白小純百丈外,沒有停頓,依舊一步步走去,而隨著他的靠近,他的四周天地顫抖,黑色閃電不斷地爆發,四周的骸骨也都顫抖起來,仿佛重現生前的凄慘。 “這四周的所有骸骨,皆是當年本尊創造出這把傳承之扇后,沒有開啟星空之戰前,整個永恒大界內所有闖入之人!” “這些人……沒有任何一個獲得認可,都在本尊一指下,死在了這里,成為了維持傳承之扇運轉的血肉靈力。”走在骸骨中,主宰的身影越發清晰,這是一個中年男子,相貌俊朗的難以形容,尤其是他的眼睛,更是好似蘊含了星空,讓人只是看一眼,就會忍不住沉浸去,似乎連靈魂也都要被攝取一般。 “如今多年過去,你是星空之戰后,第一個走到這里的闖關者,現在回答我……你,準備好了么!”當這最后一句話回蕩時,主宰的身影,已走到了白小純十丈外,他站在那里,就好似一座可以鎮壓星空的大山,而白小純在其面前,就仿佛螻蟻一般。 那種威壓,那種氣勢,那種睥睨天下之意,那種好似一切眾生,只是其一念間,就可決定生死的霸道,凝聚在一起后,化作的怒浪,似只在等白小純一句答案后,就要將白小純直接吞噬! 在這怒浪前,白小純有種強烈的直覺……自己要是傻了,點頭說準備好了,那么怕是這句話剛一說完,自己就要被這怒浪瞬間拍的形神俱滅! “我……”白小純緊張中,剛一開口,那種要被毀滅的危機感,又一次爆發,在這恐懼中,在這威壓下,白小純趕緊搖頭。 “我還沒準備好……” 他話語一出,那主宰身影目光一閃,一旁的器靈也眨了眨眼,突然眼中冒光,那光芒,就好似發現了新大陸一般,似藏著狂喜。 “對啊,他不知道這一關……”器靈一想到這里,頓時激動了。 隨后世界剎那轟鳴,直接坍塌中一股傳送之力爆發,直接就卷著白小純,消失在了此地。 出現時,白小純已離開了一百關,回到了殘扇上,他氣喘吁吁,剛一現身就趕緊擦去額頭汗水,實在是之前的感覺,就好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,面對一只隨時可以噬人的猛虎一般。 “雖然慫了點……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也覺得自己方才有些慫了,可一想到換了任何人,面對氣勢那么滔天的主宰,估計也都不敢硬著脖子就點頭啊。 “可這一關不過去,我之前都白過了啊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頓時糾結,盤膝坐在那里許久后,他睜開眼睛時,狠狠一咬牙。 “這扇子畢竟是要找主人的,這么多年沒人來,估計那主宰投影也都著急了……說不定能對我放放水……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深吸口氣后,再次選擇進入到了第一百關。 剛一進去,主宰雕像上其身影緩緩站起,氣勢爆發,天地轟鳴中,他再次一步步走來,同樣的話語,也又一次回蕩四周。 尤其是這一次白小純剛要開口,那主宰居然抬起了右手,立刻其氣勢驚天,一股毀天滅地的風暴,直接就在白小純四周橫掃。 那種必死無疑的感覺,讓白小純眼珠子都哆嗦了,趕緊高呼…… “我還沒準備好啊,下次,下次再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