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140 玄九郡滅

整個玄九郡,都在這天崩地裂中崩潰,而在這玄九城的半空中,已經從天坑內沖出的白小純與公孫婉兒,他們首當其沖,在被這風暴淹沒的瞬間,最先承受風暴的,正是公孫婉兒召喚而來的濃郁黑霧,這霧氣內如開了鬼門關,無數厲鬼嘶吼,前去抵抗。 可在這風暴面前,一切厲鬼都脆弱無比,根本就無法抵抗絲毫,眨眼的時間都不到,就直接被摧枯拉朽,全部崩潰,連同黑霧,俱都碎滅的干干凈凈。 而那風暴,依舊帶著毀天滅地之力,剎那涌去,與公孫婉兒的白骨戰舟碰撞在了一起,白骨戰舟乃是僅次于世界之寶的法器,本身的防護更是驚人,當年白小純用北脈大劍,想要斬開都需耗費極大。 此刻,這白骨戰舟的防護光幕,驟然閃爍間,即便是這風暴強悍無比,也都停頓了一下,可也只是停頓了一下罷了,在后續風暴的疊加沖擊下,白骨戰舟的防護,頓時就碎裂開來,戰舟更是倒卷,被公孫婉兒收走的同時,她的目中已有絕望,此刻一切的希望,似乎都只能去依靠白小純。 也正是在此時,風暴轟鳴,席卷八方,在白小純的低吼中,與他的北脈大劍,直接就碰到了一起,轟鳴之聲驚天動地,回蕩四方,北脈大劍不愧是世界之寶,即便是這風暴之力超越天尊境界,可依舊還是生生的抵抗住。 只是這抵抗的代價,是在大劍后的白小純,全身狂震,如同有無數神通轟擊全身,他大口喘著粗氣,他的目中赤紅一片,他的口中傳出咆哮,不死卷的恢復之力,更是全面展開,在這對抗與轟鳴中,白小純的身體不斷地后退,公孫婉兒只能死死的抱住白小純的手臂,與白小純一起,在北脈大劍阻擋風暴下,倒退開來。 可這退后,依舊無法抹去風暴之力,實在是從天坑內散出的風暴,能崩潰整個玄九郡,其力之大,足以撼動一切。 風暴轟鳴,北脈大劍在堅持了一定的時間后,也都開始不穩,白小純努力調整呼吸,額頭青筋鼓起,他知道就算是取出龜紋鍋,作用也都與北脈大劍類似,雖能抵抗正面的風暴,可其內傳遞出的震動之力,依舊難熬。 他的雙手都在顫抖,好在是這一刻的白小純,雖成為了一個大胖子,可他的體內累積的生機,實在是太多,這就讓他的肉身之力與恢復,哪怕耗費再多,也都可以瞬間補充。 就這樣,在這不斷地后退下,在這沖擊的風暴中,白小純自己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他只知道自己的恢復之力,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爆發,這才勉強的堅持下來,直至傳來的震動逐漸的減少,直至那沖擊而來的風暴慢慢消散,白小純的身體,已經在這后退中,被推到了天空的盡頭。 當一切都結束時,白小純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,身體都在顫抖,公孫婉兒也是如此,二人相互看了看,都看到了彼此目中劫后余生的慶幸與后怕。 似乎就連二人之間的關系,也都因這一次的經歷,變的比以前更復雜了一些,公孫婉兒似有些不適應,立刻收回目光,此刻她也恢復了不少,一晃之下離開了白小純的身邊,白小純也干咳一聲,將北脈大劍收起后,看向下方大地。 曾經的玄九郡,已經消失了,好似被憑空抹去一樣,蜘蛛網也好,灰色霧氣也罷,都已不見蹤影,甚至就連那天坑,也都平靜下來,二人神識一掃,再無阻礙,更是感受到了在那天坑下,那碎裂的大繭也已不見,只留下地面上一些沒有干枯的黏液…… 這一切,讓二人心神不寧,實在是大繭內的詭異生命,對他們的威脅太大,如今對方失蹤,無論是白小純還是公孫婉兒,都感受到了危機。 可想到對方居然沒有繼續對二人出手,白小純與公孫婉兒也意識到,或許這詭異的存在,自身出了一些問題,此刻來不及找他們的麻煩,而是在暗中療傷。 意識到這一點后,公孫婉兒忍不住看了看此刻仍如同大胖子般的白小純,想到了白小純偷取生機的一幕,此刻回憶,顯然若沒有之前那種決斷,恐怕擺在二人面前的,是在劫難逃。 公孫婉兒還好一些,畢竟有魂種在邪皇手中,可以復活,只是她也擔心在復活的過程里,會被邪皇暗中動了手腳,使得已經被融合的鬼母意識,重新蘇醒。 而白小純這邊,他的魂種沒有外放,此事對于兩大皇朝的強者來說,已不是秘密。 “此事我們要盡快各自上報啊。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心有余悸。 公孫婉兒點了點頭,直至到了與云海州的交叉口時,她腳步一頓,看了看白小純,沉默片刻,輕聲開口。 “謝謝。”說完,她不等白小純回復,轉身直奔北部她的行宮而去。 聽到公孫婉兒的謝意,若是換了其他時候,白小純還會得意一番,可如今他也沒心情,一方面霧氣雖解決,可卻招惹了那么一個可怕的存在,白小純粗略判斷,對方必然是堪比太古的存在。 另一方面,他此刻努力低頭也都看不到自己的雙腳,實在是此刻的身體,太胖了,這讓白小純很是發愁,不過一想到若是能將體內的所有生機全部吸收,那么自己的肉身之力與修為,必定更上一層樓后,白小純頓時滿心期待。 他也不敢獨自一人留在這里,眼看公孫婉兒離去,白小純也身體一晃,直奔云海州。 此刻的云海州內,大天師與巨鬼王等人,都心神強烈不安,因為在白小純離去后,雖霧氣最終消散了,可整個玄九郡的崩潰與抹去還有郡外感受到的剎那異狀,震撼了所有的觀望者。 他們很擔心白小純的安危,此刻都在邊界位置,焦急的等待。 可等著等著,他們就看到天空上有一個巨大的肉球,正呼嘯而來,二人一愣,剛要阻攔,可在感受到了這大球的神念后,巨鬼王與大天師都呆了一下。 “你……” 在他們呆住時,白小純身體剎那靠近,站在了二人面前時,怎么看都有些搖擺,白小純自己也有些尷尬。 “偷吃太多了,另外這里很危險,接下來的日子,最好不要外出,時刻警惕小心,我要趕緊回去閉關,這一次雖危險,可收獲同樣不少!”白小純知道自己此刻是個什么模樣,叮囑一番后,就一個挪移,消失不見。 只剩下巨鬼王與大天師等人,站在那里面面相覷,他們實在是對白小純進入這么危險的地方,不但沒受傷,反而似占了大便宜成為胖子的事情,覺得不可思議。 不管他們怎么想,此刻的白小純在出現時,已回到了他云海城的福地內,天坑內那可怕的存在,讓他很是不安,不過此事他之前就提前告訴了圣皇,此刻想了想后,他又取出兩枚玉簡,將自己這一次的見聞烙印下來后,立刻安排人,一份送去第二仙域的靈久天尊那里,另一個則是直接送入圣皇城。 “這件事,也只有身為太古的皇者,才可解決了。”白小純搖頭,他也意識到了自己最后用永夜傘吸收的那幾下,應該是給那個邪惡的存在,造成了不小的影響,所以對方才沒有繼續追殺,此刻應該是在療傷。 “這么來看,還算安全,最起碼可支撐到圣皇到來。”白小純長舒一口氣接著又深吸口氣,他知道時間緊迫,尤其是今天的事情,讓他覺得哪怕身為天尊,可似乎也不保險,想要在這永恒仙域內扎根,修為就必須要與日俱進才可。 意識到這一點,白小純咬了咬牙。 “吸收了這些生機,我要沖擊天尊中期!!”白小純目中露出果斷,趕緊在密室盤膝坐下,腦海浮現殘扇,很快的,他的身體就模糊,再次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