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138 白小純你瘋了啊

這種術法,白小純也是首次在公孫婉兒這里看到,他親眼目睹,這散發古老氣息,充滿了死亡之意的黑霧漩渦,在將大蜘蛛吸入其內后,好似化作了一張大口,在那旋轉,如同咀嚼一般。 大蜘蛛的凄厲慘叫,不斷地回蕩,它的身體竟在瓦解,一切也是持續了十多個呼吸的時間,這大蜘蛛徹底的被那黑霧漩渦吞噬的干干凈凈。 這一幕,讓白小純頭皮有些發麻,要知道那大蜘蛛可是天尊肉身,可算是這樣,也都被公孫婉兒的神通滅去,可以想象這個神通的威力之大,絕非尋常。 公孫婉兒此刻身體一個踉蹌,面色蒼白,顯然這看似簡單的古老的黑霧漩渦,對她而言,消耗也都極大,且施展時間緩慢,不能隨意運用,這才讓白小純心底松了口氣,可對公孫婉兒的忌憚,也多了一些。 “這應該是屬于公孫婉兒的神通,否則的話,當初的鬼母,也不會被我擒拿了。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他知道此刻不是深思的時候,目光一閃,立刻看向那大繭。 公孫婉兒雖氣喘吁吁,可也一樣的看向大繭,二人沒有時間開談,此刻的想法,也不需要去溝通,幾乎瞬間,他們二人同時出手,直奔大繭而去。 公孫婉兒出手,是被縮小到只有巴掌大的白骨戰舟,這戰舟散出黑霧,直接向著大繭撞擊過去,而白小純這里,此刻知道事態關鍵,出手直接是北脈大劍,天尊初期巔峰的修為,全部爆發后,向著大繭,狠狠一斬! 二人的殺手锏,雖不是同時展開,可卻拿捏得很準,幾乎同時落在了大繭,在與這大繭碰觸的瞬間,那大繭劇烈的顫抖,公孫婉兒的戰舟,直接撞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,雖沒有破開繭皮,可也碎開了兩成以! 而白小純的大劍,隨之落下,直接斬在了同一個地方,劍氣驚天,銳利之意層層穿透,三成,四成、五成、六成……眨眼間,直接豁開了七成的繭皮,甚至都能看到一層薄膜下,似有某種人形之物,正在蠕動! 隨著二人的出手,更有一聲震動八方的巨響,轟隆隆的爆發開來。 這聲音太大,形成的音浪足以將天人震死,哪怕半神,也都會噴出鮮血,可見其聲勢之大,強如白小純與公孫婉兒,雖是天尊,可也身體一震,氣血翻滾,可他們畢竟是當世強者,一個呼吸恢復如常,可面色,卻是都難看無。 因為那之前在二人全力出手下,被豁開了近乎九成繭皮的大繭,此刻那裂縫,竟在幾個呼吸,瞬間愈合! 這種恢復力,讓二人內心咯噔一聲,尤其是公孫婉兒,她再次見到了白小純世界之寶的可怕,內心更為忌憚,但也如白小純方才一樣,沒有時間去深思,二人彼此看了看,再次出手,這一次白小純直接,肉身之力,修為之力,神通之法,全部展開,凝聚在北脈大劍,向著大繭直接斬下。 公孫婉兒取出一把丹藥吞下,面色微紅后,鳳目帶煞,全身黑氣擴散,戰舟再出,黑氣推動,隱隱可見公孫婉兒的皮膚,都出現了黑色的血管紋路,顯然也是幾乎用了全力! 二人再次出手,轟鳴,那大繭在他們神通落下的地方,繭皮急速的碎滅,三成,五成,七成,直至九成!! 可在這時,那眼看要破碎的繭皮,不但恢復速度變得極為夸張,更有反震之力阻擋,使得轟鳴巨響回蕩,白小純與公孫婉兒不得不倒退,而那大繭,只是這么一瞬,再次恢復過來,毫發無損! “不可能!”公孫婉兒失聲,實在是這大繭的防護,駭人聽聞,白小純站在一旁,也吸了口氣,他覺得這大繭的恢復,似乎與自己的不死卷很相似,可又有不同,仿佛……自己的不死卷,更為精妙的樣子。 尤其是這大繭明顯是借助大蜘蛛來吸收整個玄九郡的生機,這一幕……也與不死卷修煉的時候,需要生機的一幕很相似。 這一切的一切,讓白小純有種錯覺,仿佛……自己的不死卷,是從這大繭推衍而來一樣! 不然的話,不可能出現這種,好似同源,可偏偏又不如的情況! 如果時間足夠,他們二人可以生生去磨一番,總有辦法將這大繭破開,可在這時,忽然的,這大繭內的跳動聲,越發的強烈起來,仿佛其內正在被滋養醞釀的生命,此刻要誕生出來! 這一幕,頓時使得事態更為危急,白小純與公孫婉兒面色接連變幻,他們雖無法確定,這吸收了玄九郡全部生機,誕生出的生命,會有多么的強悍與可怕! 可僅僅是繭皮如此逆天,那么其內走出的生命,會有多驚人,已經可以想象了。 公孫婉兒面色有些發白,她進入這玄九郡內,此刻第一次心頭升起了退意。 “走吧,這件事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了,我有種預感,這里面蘊化的,是一尊無可怕與邪惡的兇物,非太古不可撼,我們已經盡力了!”公孫婉兒蒼白著臉,身體要后退,她擔心耽擱下去,怕是連離開,都會成為奢望。 若是換了其他時候,白小純早走了,可眼下,都到了這一步,他的呼吸有些急促,他死死的盯著那跳動越來越強烈的大繭。 他的腦海,此刻正有一個瘋狂的念頭,壓制不住的爆發出來,這念頭瘋狂的程度,絕非常人可以想象,白小純這里,也是因這大繭與不死卷相似,才能產生這個念頭。 “拼了!”白小純低吼一聲,好似豁出去了,他不能眼睜睜看著云海州被毀,而一旦這大繭內的生命成功誕生出來,那么云海州,真正的沒有了任何希望。 同時,作為曾阻擋它誕生的自己,也將在它誕生后,面臨這可怕之物的報復。 “若不得罪也罷了,既然得罪了,那么必須要用全力去整死它,整不死,也要讓它心顫!!”白小純咬牙切齒。 “婉兒,你幫我一次,這一次若還不行,我們走!”說著,白小純身體一晃,北脈大劍散發出驚人光芒,公孫婉兒眉頭微皺,可還是點了點頭,再次出手。 瞬間,與之前神通一樣的殺手锏,在二人手轟然展開,直接落在了大繭,層層撕裂后,再次停頓到了九成的位置,反震之力與恢復,又一次爆發。 可這一次,公孫婉兒退后,但白小純卻強忍著反震,哪怕噴出鮮血,哪怕氣血震動好似要爆開,也都大吼,取出了……永夜傘! 在那繭皮的破碎恢復的瞬間,直接將永夜傘,狠狠的……刺入進去!! 隨著刺入,繭皮內的反震,隨著恢復越發強烈,好似一座座山峰撞擊在白小純身,白小純身體顫抖,鮮血一口口噴出,身體的恢復也在瘋狂的運轉,仿佛這一刻,是他的不死卷與大繭的恢復在抗衡! 而永夜傘的抽取生機之力,也在這一刻爆發,雖還是沒有破開繭皮,但卻有不少生機被其吸來,隨著生機的吸取,隨著白小純的全力以赴,那大繭的恢復與反震,不斷地爆發。 白小純口的鮮血沒有停下過,一旁的公孫婉兒早已目瞪口呆。 “白小純,你瘋了!!” 白小純紅著眼,低吼身體砰的一聲,再次施展人山訣,更有云雷人祖變,直接到了巔峰,肉身之力與修為之力,全部爆發,好似沖破了這大繭的某個臨界點,在他的一聲咆哮下,那永夜傘的傘尖……直接穿透了繭皮,噗嗤一聲,尖端之處,刺入繭內! 也正是在這一瞬,一股白小純這一輩子都沒遇到過的充足到了極致,甚至難以去形容的生機之力,直接順著永夜傘,轟然而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