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117 我發誓一定弄死你

,最快更新一念永恒最新章節! “這些還是魚么!!”白小純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,哪怕在這冰原上,也都開始額頭冒汗,身體不斷地閃躲中,避開一條條帶著狂風,似要在自己身上鉆窟窿的箭魚。 仿佛白小純化身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吸盤,而這些箭魚則是一支支離弦的箭矢,向著把小純,呼嘯而來,任憑他的速度有多快,這些箭魚似乎也連帶著在速度上一樣爆發,使得白小純無論在何處,他的四面八方都有數不清的箭魚,猙獰沖擊。 若只是短時間如此,白小純覺得自己還可以堅持一下,可當他閃避了一炷香后,白小純駭然的發現,這里的箭魚不但沒少,反而在那咔咔聲下,大地的冰層持續的崩潰碎裂中,更多的箭魚沖天而起。 “該死的,這第二十一關,怎么這么難!”白小純喘息急促,身體晃動中,時間不斷流逝,半個時辰,一個時辰,三個時辰…… 白小純已經傻眼了,他明明記得這里的關卡時間都是在一個時辰左右,可如今已經過去了半天……可這里的箭魚好似爆發無窮無盡,依舊還在增加。 遠遠看去,鋪天蓋地一般,似乎整個世界都成為了箭魚的天地,它們身上的銀光,在這陽光的折射下,璀璨無盡。 白小純真的要哭了,他想起了金龍魚,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吃了太多的金龍魚,所以這里的箭魚才被自己吸引,此刻他在這不間斷,無法休息,更不能有絲毫松懈的閃避中,已經堅持了很久,直至又過去了數個時辰,當白小純整整堅持了一天后,他眼看此地居然還沒有通過,白小純抓狂了。 “這不對勁,非常不對勁!!” 而此刻,在這第二十一關的天空上,白小純哪怕抬頭也都看不到的虛無里,有一個童子,唇紅齒白的樣子,原本應該很是可愛,但現在卻是帶著一絲冷笑,更有得意,背著手,傲然的盯著下方如同猴子一樣跳來跳去的白小純身上。 “原本以為這個竊賊不會回來了,我還有些遺憾,可現在,他居然還敢來,哼哼,大膽竊賊,二十關前你也有權限,我對你無可奈何,但二十一關后,我會讓你知道,什么叫做絕望!”這童子想到這里,似心底很是興奮激動,右手抬起一揮之下,頓時這四周的冰原,出現了一圈圈白小純可能覺察不到的漣漪,所過之處,冰原下的箭魚,數十倍的爆發出來! 天地轟鳴,箭魚驚天! 白小純哭喪著臉,有心傳送出去,可心底實在是不甘,此刻糾結中,一個不慎之下,被一條箭魚直接穿透了手臂,劇痛瞬間以無法想象的程度,在白小純體內爆發出來,好似揪心一般,痛的白小純渾身哆嗦了一下,眼睛也都紅了。 “該死,我本不想作弊,這是你們逼我的!” “花花,出來吧!”白小純身體急速后退,此刻紅著眼,仰天大吼中,右手在儲物袋上一拍,頓時就有一條粗壯的根莖,直接就從儲物袋內陡然伸出,也就是半個呼吸不到的時間,更多的根莖顯露,直至月亮花那龐大的身軀,出現在了這二十一關的天地內! 無聲的咆哮,從月亮花身上傳出,那盛開的如月亮一般的花朵,此刻每一片花瓣都在震動,傳遞出一股興奮之意,似無論此地的冰原,還是這些箭魚,對于月亮花來說,都是它夢寐以求的食物。 眼看月亮花磅礴的樣子,白小純激動起來。 “花花,給我滅了這里!”白小純大吼,他對這二十一關,已經是沒有別的辦法了,此刻只能將希望放在月亮花的身上。 而月亮花的來歷,恐怕就連鬼母也都不是很清楚,畢竟就算是曾經的戰舟,也只是它臨時的居所而已。 此刻這月亮花剛一出現,因其身體太過龐大,眨眼的功夫,幾乎在其興奮之意生出的瞬間,從四面八方呼嘯而來的箭魚,就直接將月亮花穿透,轟鳴中崩潰了無數份,支離破碎,似沒有絲毫的反擊之力,散落在冰原上,冰河里。 這一幕,讓白小純竟然有些傻眼。 “不會吧,花花,你之前不是很厲害么……”白小純垂頭喪氣,身體再次后退,心底嘆息中,已經打算要認輸了,他覺得這二十一關,別說是自己了,怕是換成天尊大圓滿的修士過來,也都要飲恨于此。 要知道白小純的肉身之力,就算是在天尊中,也都是數一數二,箭魚連他的身軀都可穿透,就更不用說其他人了。 但就在白小純無奈要放棄的瞬間,忽然的,白小純眼睛猛地一亮。 只見從冰河、冰原上,之前花花那支離破碎的身體灑落的地方,此刻赫然有一朵朵月亮花,瞬間盛開! 隨著盛開,那些月亮花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速度,瘋狂的生長覆蓋,與此同時整個冰原,居然都肉眼可見的融化! 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,偏偏那些冰河內的月亮花,它們的根莖在河水里擴散,似形成了嚴密的大網,限制那些箭魚的飛出,若這些網的數量不多的話,倒也阻止不了箭魚的沖擊,可偏偏……月亮花太多了,此刻彌漫了整個世界,不斷地蔓延,不斷地盛開中,隨著冰原的融化,隨著冰河內幾乎全部都是月亮花…… 它們的根莖形成的大網,密密麻麻,層層疊疊已數之不清,在這阻擋下,能飛出的箭魚也越來越少,好似形成了封印,將整個冰河都封死! 沒有結束,在封死了冰河后,月亮花對于寒氣的吸收,也在這一刻大范圍的爆發展現,冰原雖消失,可冰河內有寒氣,箭魚體內一樣也有! 可以感受到,似乎在這冰河下,有一個大火爐,這冰河正在變成熱流……里面的箭魚,也都一個個似傻了一樣…… 很快的,在白小純與天空上那個童子的雙雙目瞪口呆下,這原本不斷飛出的箭魚銳減,到了最后……一條都沒了! 不多時,冰河不再有寒氣,箭魚也都失去了鋒利……就連這二十一關所在的世界,也都隱隱有了從未出現過的炎熱之意…… “花花你太厲害了……”白小純吸了口氣,振奮激動中忍不住拳頭揮舞。 “仙月!!!這怎么可能,仙月就算是當年在仙界,也都是近乎滅絕的仙靈,傳說仙月認主條件極為苛刻,需純潔之人才可,這該死的無恥的作弊之人,怎么能有資格,讓仙月認主!!”天空上的童子,眼珠子簡直要爆出來,整個人內心已經要崩潰了,這在他看來原本完美的局,如今因為傳說中的仙月草,徹底碎裂。 而這二十一關,此刻哪怕這童子再不甘心,可也沒有絲毫辦法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此地的世界炎熱無比后,似崩潰了規則一樣,讓白小純哪里,在他無法干擾下,順利過關! 看著白小純興高采烈帶著月亮花被傳送消失的背影,看著此地已經模樣大變的世界,童子哭了。 “該死的無恥的作弊者,我發誓絕對不會讓你成功的,絕對不會讓你成為主宰的傳承人,你這樣的人,只會玷污了仙界的榮耀,我更是萬萬不能讓你成為我的主人!!那是我這一輩子的恥辱!!” “下一次我蘇醒后,一定弄死你,我發誓!!”作為這殘扇的器靈,這童子咬牙切齒,發下誓言,漸漸又消散沉睡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