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97 白小純一定是你

好在廣目天尊的失態,只是片刻,就恢復過來,當他站起身時,他的目中赤紅一片,在這四周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掃過。 元妖子、噬靈上人也是如此,他們的目光帶著無盡的瘋狂與仇恨,似乎正在尋找著什么,而一旦找到后,他們哪怕拼個你死我活,也要爆發出生命的滔天之怒。 經歷了這兩個月的折磨,他們在一次次的恨不能死去的痛苦里,早就將這件事情看的清清楚楚,他們確定,自己三人之所以如此下場,必定是有人針對他們而出手。 不管此人是用的什么辦法,可事實一定是這樣,這一點他們三人在這兩個月里,無比確定。 四周眾人此刻都在心驚之后,也看出了廣目天尊三人的不對勁,紛紛若有所思時,白小純立刻就心虛起來,琢磨著這三位居然真的能活著出來,實在是太強了。 “可不能讓他們知道是我干的啊,不然的話,他們就瘋了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也趕緊學著四周眾人的樣子,裝出若有所思之意。 “白小純,一定是你!”可就在白小純這里裝模作樣時,廣目天尊一聲咆哮,以那赤紅的眼睛,死死的盯著白小純。 白小純心底一驚,可表面上卻是眉頭皺起,冷冷的看著廣目天尊。 “你什么意思!”白小純緩緩站起身,目中恰到好處的露出一絲疑惑之意,廣目天尊呼吸急促,正要走出,可卻被其身邊的元妖子一把抓住。 元妖子的目光,也在白小純身上凝望了片刻,隨后看向四周眾人。 “諸位,此番試煉內,想必大家都經歷了各種古怪的事情,明明九個臺階,突然出現了一百階,明明只有一個傀儡,可瞬間就出現了十個百個!” “不瞞諸位,我三人,聯手突破了第十八關,十九關,可在二十關內,我們遇到了數不清的牛頭怪,這也罷了,可傳送竟失效,這也罷了,可闖關兩個時辰過后,我們竟無法離開,就這樣被困在那里,直至如今!” “這種事情,很不正常,原本不可能發生!” “如果真的發生了,那么只有一個可能!”元妖子話語一出,四周眾人全部心神狂震,一個個呼吸急促,尤其是古天君與司馬云華,更是如此。 實際上這幾個月內,此地的詭異事情,眾人早就在心底開始懷疑了,可卻沒有證據,也找不出答案。 如今眼看元妖子開口,所有人都凝重起來,不時的看向白小純,白小純眼都不眨一下,目中露出驚疑,也四下看了看后,一臉凝重。 元妖子一直再關注白小純,目中帶著怨毒,緩緩開口。 “我們之中,有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已經成為了這殘扇的主人,或者說,此人暗中已闖過了二十關!” “只有這個答案,才可以解釋為何此人針對我們三個,要將我們生生困在二十關內!”他話語一出,四周頓時一靜,隨即嘩然,此地眾人一個個都吸氣,古天君更是全身一震,驀然開口。 “我們中最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的,就是白小純!” “在下不知道是不是白道友,可我說一件事情,之前我與古道友,邀請白道友一同闖關,可他在那里時,十八關內的沙土巨人,居然對他無視!”司馬云華陰冷的緩緩說道,他與古天君的話語一出,四周眾人全部心神一震,不假思索的齊齊散開,將白小純包圍在內。 白小純內心緊張萬分,他知道這個時候,一個不小心,就是萬劫不復,他深吸口氣,神色露出悲憤,更有大怒,但卻給人一種強行忍下的感覺。 “這一切,是因我來自通天世界么,是因我是通天世界的天尊么!” “古天君,司馬云華,在十八關內,你們就欲將我置于死地,這件事你們怎么不說,那些沙土巨人沒攻擊我,可也沒攻擊你司馬云華!” “還有你廣目天尊,從一開始你就針對我,別人想要利用你這一點,也不難!” “而你們說我走過了二十關,此地所有人都能看到,我只是走過了十七關!”白小純話語剛說到這里,還沒等繼續,始終沒有開口的噬靈上人,瞇著眼,忽然說了一句。 “是不是你,很快就知道了,這殘扇的試煉時限已結束,想必很快就會認主走過最多一關之人!” “到時候,一切就有答案!”噬靈上人目中帶著兇殘,一字一字開口后,他的說法,獲得了眾人的認可。 白小純內心焦急,但卻沒什么辦法,他的四周已被包圍,怕是在扇子歸來的瞬間,這四周眾人就會怒意爆發。 而此刻他更不能去與殘扇聯系,實在是此地對神識的隔絕已經解封,白小純知道自己只要有什么動作,廣目等人,會瞬間察覺。 就在白小純這里焦急,廣目殺機彌漫,司馬云華冷笑時,忽然的,整個殘扇,轟然震動,隨著震動,一股排斥之力,猛的擴散出來,直接就將眾人全部推出了殘扇廣場。 直接推向了永恒仙域的方向,也正是在這時,早就等待在外面許久的邪皇與圣皇,二人驀然出手,一方面接引了眾人,另一方面則是身體一晃,趁著此扇眼下消散了霧氣,直奔這扇子臨近。 與此同時,這浩瀚的殘扇,也在這震動下,搖晃的越來越劇烈,漸漸的,在眾人的目光里,它脫離了巨人主宰的大手,沒有飛向任何人,而是向著遠處的虛無星空,重新的漂浮而去。 白小純暗中松了口氣,心底也在詫異,按照他的判斷,這扇子應該回到他這里才是,可如今竟遠去了。 他心底不甘,可卻不敢表露出來。 因為此刻的邪皇與圣皇,竟在這不斷地追擊下,不知二人用了什么辦法,抵抗著威壓,生生的踏入到了殘扇中,隨著扇子一起,越來越遠。 白小純心頭焦急,可如今邪皇圣皇都在,四周眾人之前更是懷疑,他無論如何也不敢去與扇子聯系,心底惱怒時,白小純猛的看向廣目天尊,元妖子與噬靈上人,一一看去后,他的目光還在古天君與司馬云華身上掃過。 “你們看到了!!” “在這個過程中,我一沒有掐訣,二沒有動用神識,三沒有任何舉動,而這扇子……沒有飛向我!” “這場試煉,動手腳的不是我!我也沒闖過二十關,更不是這扇子的主人!” “你們的遭遇,同樣也是我的遭遇,做出這一切事情的,同樣不是我!” “廣目天尊,你被利用了!!” “元妖子,你的判斷是錯的!” “噬靈上人,此刻你還有什么要說的,還有你,司馬云華,這件事情,我們沒完!”白小純近乎咆哮,咬牙的一句句開口,四周眾人紛紛沉默,司馬云華以及廣目天尊等人,也都被白小純質問的無話可說。 他們沉默中,紛紛目光閃動,看向遠去的殘扇上,依稀可見的圣皇與邪皇的身影,白小純的話語一句沒提這二人,可如今在所有人看去,答案……似乎已經有了。 偏偏這個答案,他們根本就無法去問詢,此刻沉默中,廣目天尊一言不發,轉身就走,元妖子心底復雜,噬靈上人面色陰沉到了極致,一樣轉身離去。 司馬云華、古天君,二人相互看了看后,也都各自暗嘆,搖頭離開,很快的,此地眾人就借助圣皇與邪皇留下的術法之光,從這星空中慢慢落下,各自回到了永恒仙域的都城。 當回歸圣皇城后,白小純才真正的松了口氣,此刻第一個危機化解完,隨之而來的關于殘扇的所屬,就成為了白小純心底最大的焦急。 “它怎么沒過來啊,莫非是當時我沒傳出神念的緣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