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82 來打我

廣目天尊這四個字,從古天君口中說出后,白小純目光一閃,看了過去,對于這廣目天尊,白小純也有耳聞,當初他在邪皇朝所在的小鎮,其仙域正是廣目天尊鎮守。 后來才換了鬼母過來,實際上若沒意外的話,一旦當初追去的并非鬼母,而是這廣目天尊,以白小純當時的修為戰力,怕是很難成功綁走。 實在是這如鐵塔般的大漢,他只是站在那里,就有一股壓抑感,撲面而來,使得古天君與司馬云華,也都雙目收縮。 “邪皇朝來了三位天尊……”白小純眨了眨眼,這一切,顯然是邪皇與圣皇,達成了一致,雙方所派之人,數量一樣。 就在白小純這里思索時,廣目天尊站在那里,目光落在了白小純身上,直接無視他的古怪身形,聲音內帶著不容置疑之意,冷冷開口。 “你就是那個沒用的喪家之犬,白小純?” 白小純一看這大漢似要將矛頭對準自己,立刻就意識到,這廣目天尊來意不善,這種挑釁,必然隱藏了某種目的,此番怕絕不是口舌之爭,極有可能會動手。 且明顯的,這言辭中帶著羞辱,目的性更為明確。 “這是要對我動手?要拿我立威?”白小純心底一驚,正琢磨如何開口時,邪皇朝的那位元妖子,此刻向前走出一步,看向白小純時,目中露出奇異之芒。 “聽說通天世界之人,血脈中存在了煉靈的秘密,不知能不能……給本尊一點你的血。”元妖子話語一出,白小純立刻吸了口氣,實在是一個廣目天尊就已經讓他頭痛,如今這看起來就不是好東西的元妖子,也參與進來,這就讓白小純很是不安了。 可他的不安還沒有消散,那位噬靈上人,也沙啞的笑了起來,看向白小純時,竟舔了舔嘴唇。 “老夫不但對煉靈好奇,更對你通天大陸所獨有的煉魂成火,很感興趣,問了不少人才知道你白小純在通天世界內,是唯一的天品煉魂師。”噬靈上人目中有貪婪之意,一閃而過。 聽到了噬靈上人的話語,白小純內心咯噔一聲,這一次他頭皮都發麻了,實在是這看起來就很是猙獰的噬靈上人也加入進來后,他需要面對的,就是三位天尊! “該死的,我來了后一句話都沒說啊,已經很低調了,沒招誰沒惹誰的,這三個瘋子,怎么聯起手來針對我!”白小純內心緊張,覺得自己勢單力薄,下意識的就看向古天君與司馬云華,可他們二人面色陰沉,竟視若無睹,沒有立刻相助之意。 在他們看來,無論是白小純,還是這邪皇朝的天尊,都是外人,也正好借助這個機會,看一看白小純突破后的戰力。 眼看古天君與司馬云華如此姿態,白小純心更涼了,呼吸微微急促,滿腦子都在琢磨如何應對,看似緩慢,可實際上這一切都是在幾個呼吸內發生,眼看元妖子三人,正虎視眈眈,白小純猛的深吸口氣,竟主動的向前走了一步。 “拼了,這個時候不能慫啊,一旦嚇唬不住這三個瘋子,他們一聯手,我死估計不可能,但必定被打的很慘,好在這里神識無法離體,感官也都被隔絕,我看不出他們的端倪,他們也看不出我這里的準備。”白小純狠狠一咬牙,可表面山卻是仰天哈哈大笑起來,小袖一甩,目中露出的,竟是濃濃的戰意,更有一絲輕蔑,嘴上同樣毫不客氣的,淡淡開口。 “有些日子了,沒有人在白某面前,這么說話了。”白小純聲音也帶著感慨,似在回憶曾經自己的熱血人生。 “說起來,上一個與白某這么說話的,也是你們邪皇城的天尊,她叫鬼母。”白小純淡然一笑,戰意騰燃崛起,看向廣目天尊三人時,使勁抿了抿嘴唇,其目中的光芒,也一下子凌厲無比,甚至帶著某種瘋狂,可實際上,心臟緊張的都快跳出來了。 “白某壓制了自己這么久,本打算在這永恒仙域,低調一些,也罷……來來來,你們三位隨便走出一個,白某就站在這里,你們但凡能讓白某吐出一絲血,大可拿走!” 聽到白小純的話語,廣目天尊目中寒芒一閃,嘴角露出狠厲的笑容,他本就想要試探一下白小純的深淺,此刻聞言,猛的向前一步走出,速度之快,剎那就到了白小純的前方,右手抬起握拳,竟直接一拳落下。 白小純毫不閃躲,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嚇唬住這邪皇城的三位天尊,一旦閃躲,一旦游斗,必然要面臨三人圍攻。 而那該死的古天君與司馬云華,明顯是要看熱鬧,除非自己要被打死,否則不會阻止,來不及多想,白小純體內修為頓時運轉,尤其是肉身的恢復力,更是擴散在身體各處,同時他身上穿著的那些皮甲,也都立刻被他開啟,尤其是胸口的龜紋鍋…… 更是做好了,若對方不打自己胸口的話,那么就要立刻閃躲的準備。 剎那間,廣目天尊的一拳,驟然降臨,這一拳轟出,哪怕在這扇子上,也都依舊引起了一連串的崩潰之聲,甚至這四周的虛無星空,也都好似被牽引了一部分過來,融入廣目天尊那一拳內,直接就轟在了白小純的胸口上! 眼看白小純竟真的沒有閃躲,無論是廣目天尊本人,還是元妖子二人,又或者古天君與司馬云華,都雙目一縮。 更不用說四周的眾人,一個個都凝神看去,轟鳴中,只見廣目天尊一拳之下,白小純身體動都不動一下,只是他身體上的那些皮甲,層層碎裂,不斷地爆開,可他卻毫發無損,嘴角沒有絲毫鮮血。 反倒是廣目天尊,這如鐵塔般的大漢,竟悶哼一聲,他只覺得自己好似一拳轟在了堅不可摧的山石上,一股無法形容的反震之力,排山倒海的涌現而來,右手都要崩潰了,身體蹬蹬蹬的倒退數步后,嘴角都溢出了鮮血,五臟六腑強烈翻滾,呼吸急促中他眼睛睜的老大,看向白小純時,如同見了鬼一樣。 “怎么可能!!” “你剛剛晉升天尊,就算肉身強悍,也絕不可能承受我如此一擊!!” “你身上,有防護至寶!”廣目天尊心神震撼,可惜他神識無法離體,看不出端倪,此刻只能依靠感覺去判斷。 “是你太弱了!白某就不信,你們身上就沒有防護至寶!”白小純目中的瘋狂,更為強烈,好似要爆發一般,甚至笑聲都帶著愉悅,這是真的愉快,有龜紋鍋在胸口放著,他受到的傷勢在那驚人的恢復下,瞬間就可痊愈,只不過這龜紋鍋有一點不好,雖可融入體內,可取出時,需提前準備。 此刻得意中盡顯傲然,白小純一把扯下自己身上那些殘破的皮甲,扔在一旁后,向前猛踏一步,沖著此刻面色也都變化的廣目天尊,狂笑一聲。 “來來來,再打我一拳。”白小純笑聲中,走向廣目天尊,廣目天尊吸了口氣,下意識的就退后幾步,他此刻右手都要崩潰了,除非是動用天尊道法,否則的話,憑著尋常的術法與肉身之力,根本就無法轟開白小純的肉身以及防護之寶。 而且那反震的可怕,也讓廣目天尊心驚肉跳。 眼看廣目倒退,白小純笑聲更為狂傲,小袖一甩,看向此刻也都呆住的元妖子以及噬靈上人。 “元妖子是吧,你不是要取血么,來來來,打我一拳!” “還有你,噬靈上人,趕緊的,打我,快來打我!” “……”元妖子。 “……”噬靈上人。 感謝大家的安慰,具體的事不說了,總之謝謝你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