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76 自創道路

“不死長生卷,就如同土壤,在這土壤中會生長出什么,要看每個人的道……” “半神之上是天尊,天尊之上是太古,而想要成為太古,按照公孫婉兒以及我所了解的信息去看,則是道種生根發芽,盛開道念,一旦有了道念,就是太古!” “道種,道念,這就是天尊與太古之間的差距!”白小純沉吟中,腦海的思緒越發清晰,之前修為沒有突破時,還只是懵懂,此刻感受著體內的道種,他間接的對于太古強者的道念,也有了一絲自己的判斷。 “如果說天尊憑著道種,可以借來眾生之念的話,其本身也是眾生之一,那么身為太古強者,憑著自身的道念……就仿佛是超脫天地,凌駕于至高的存在,天尊不能撼動絲毫,而太古強者的道念,則覆蓋整個世界!” “一念之間,抉擇命運,所以才有資格,去復活天尊強者……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他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全部正確,可他相信,至少有一半,是符合自己判斷的。 “也就是說,我要自創出……不死長生功的第三卷!”白小純目中露出明亮的光芒。 “而這第三卷的目的,就是讓我的道種逐漸的生根發芽后,盛開出道念之花!”白小純低語中,他所有的氣息,所有的修為波動,都在這一瞬收斂,不再外露絲毫,而是彌漫在體內,他的思緒也在這一瞬,慢慢的沉浸下來,無喜無悲,一片平靜。 “不死是一種狀態,看似恢復,可間接上也與時間有關,只有萬萬年不滅,才可稱之為不死!” “而長生雖是一種意識,也同樣與時間有關,長久的存在下去……那么第三卷……應該是什么呢……” 在這平靜中,白小純開始思索,慢慢雙眼閉合后,沉入冥想里,回憶曾經的歲月,回憶不死卷的修煉,回憶長生卷的獲得,回憶在通天世界里,從自己出生后的一切…… 所有的記憶,全部都在他的腦海中,一一浮現。 在白小純這自創功法中,隨著其修為的內斂,其所在的福地外,那彌漫了無盡范圍的漩渦風暴,也慢慢消失了。 回蕩在眾人耳邊的喃喃之聲,也在這一刻漸漸遠去,許久之后,當世界恢復如常后,古天君三人,他們站在半空中,看著平靜的福地,沉默下來,別人不知道這一刻的白小純在做什么,可他們豈能不知曉。 “他在……自創功法!”陳蘇緩緩開口,這一步,他們三人當年也都經歷過,也明白這一步的重要程度,決定了白小純在天尊這個境界上的戰力,以及能否有那一絲可能……未來突破成為整個永恒仙域內的第三尊太古皇者! 圣皇城內的眾人,此刻一個個也都吸了口氣,尤其是那些權貴修士,紛紛神色變化,他們盡管不知道白小純在做什么,可看向白小純福地的目光,也都帶著強烈的忌憚。 哪怕此刻這福地,再沒有如方才那樣的浩瀚波動,可在眾人的感受里,這越是平靜的福地,就越是如同一尊雖閉著眼,可一旦睜開雙目,就會吞噬一切兇獸! 要知道之前的白小純,只是半神修為,他們可以不在意,可以去言辭里藏著譏諷,可以輕蔑,但現在……已經晉升為天尊,成為了這永恒仙域內,第十一位天尊的白小純,已經不是他們能如往常那樣指指點點的了。 這里哪怕是王朝,哪怕有規矩,可終究還是修真界,終究還是……強者為尊! 若白小純不是通天世界之人,那么他們的心中此刻會歡欣鼓舞為之驕傲,會對白小純尊敬無比,只是身份的不同,來歷的不一樣,這一切使得眾人對于白小純,極為復雜。 可更多的,則是后怕,之前無論是天龍魚,還是蓮子事件,他們對白小純的言辭以及向圣皇的請奏里,前者毫不客氣,后者更是多次上書懲罰。 若白小純一直都是半神也就罷了,此刻晉升天尊,這些權貴之人不由得心底叫苦,而他們更是不愿白小純繼續留在圣皇城內,實在是之前的幾次事情,讓他們有種強烈的預感…… “僅僅是半神的他,就差點讓圣皇城根基崩潰……長此以往,圣皇城危矣!” “一定要讓他遠離此地,此人我算是看出來了,劉監使說的沒錯,他就是一個禍害啊!” “他在圣皇城才一年多,結果呢……天龍魚少了小一半,蓮子少了七成,就連蓮藕……也都失去了不少!!圣皇家大業大,損失的起,我們不行啊!” “我很確定,繼續下去的話,此人的禍害之力,隨著其天尊修為,他一定會將目標放在我等身上啊,到時候打也打不過,此人又擅長狡辯,我們危險!!”在這眾人的意識近乎達成一致后,來自圣皇城內的這些權貴,一個個都立刻上書圣皇。 “陛下,通天公晉升天尊,這是我圣皇朝一大盛事,臣請奏,以通天公的身份與功勞,繼續留在圣皇城已不適合,他應該去第二仙域,作為鎮守第二仙域的天尊!” “陛下,第二仙域常年與邪皇朝摩擦征戰,趙元寒天尊已鎮守那里多年,對我圣皇朝來說,無論功勞還是苦勞都極大,也應該讓他老人家回來頤養天年啊。” “沒錯,陛下,臣也請奏,讓通天公離開吧……我們不能讓通天公寒心啊,他可是綁了天尊作為投名狀啊,如此大功,豈能不給實職!” 來自滿朝權貴的請奏,全部匯聚到了圣皇面前,更有不少修士親自到來,苦口婆心的開口,每個人的姿態都是一致,白小純,絕不能繼續留在圣皇城! 就算是圣皇,此刻也都頭痛無比,他早已意識到,自己之前將白小純留在這里,有些托大了,實在是他也沒想到,這白小純竟能如此折騰。 偏偏還沒露出明面上的把柄,而每次折騰,都會讓其自身的價值,更大了一些,尤其是想到自己的天龍魚,想到未來很多年都沒有蓮子,想到那些枯黃的荷葉以及蔫了的荷花,圣皇也同樣有種強烈的預感,如果自己再執意留下白小純,圣皇城估計真的就要玩完了。 而看下方那些權貴修士,圣皇也能理解,知道這些人是怕了,擔心白小純出關后,會將其禍害之力蔓延到他們身上,畢竟至今為止,遭受白小純禍害的,似乎只有自己…… “這該死的白小純!”圣皇一想到這里,更加惱怒,尤其是聯想了一下未來的畫面后,他就長嘆一聲,明白到了那個時候,自己騎虎難下,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,而邪皇朝也必定會趁此機會,極力拉攏…… 這一切,讓圣皇越發頭痛。 “這該死的白小純,怎么這么能折騰啊!!早知道這樣,我就不要他的投名狀了!”圣皇再次嘆了口氣,正要有所決斷,可一想到若把白小純扔到了第二仙域,那么或許第二仙域……也都危險! 若是換了之前,圣皇絕不會這么想,可如今這一年,親自體驗了白小純的折騰后,圣皇也都怕了,偏偏白小純已經是天尊了,不可能任命一州之尊,怎么的,也要是仙域之尊才可。 就在圣皇這里糾結,滿朝文武陸續請奏時,圣皇城內,白小純的福地中,盤膝打坐的他,在回憶了自己的一生后,雙眼悄然睜開,帶著明悟,帶著一絲茫然,喃喃低語! “我的回憶,通天世界的一切,從出生開始的所有記憶,皆為過去……” “道種生根,最終盛開道念……” “融合在一起,就是……過去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