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65 監公使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!無廣告! 整個天池的天龍魚,都暴躁起來。 天池雖被圣皇冰封,可封的只是池水表面,這寒冰盡管蘊含術法波動,天龍魚也無法撞開,可……整個天池上,還有數千的荷葉! 這些荷葉是無法也不能被冰封的,如果說天池是圣皇城的根基,那么這數千荷葉,就是圣皇城的大地,無數的建筑,都修建在荷葉上,將正中間蓮花上的皇宮,環繞起來。 也正是因荷葉無法被冰封,所以那些癮頭發作后,長久無法得到致幻丹的天龍魚,在這暴躁中,它們的目標放在了那些荷葉上,尤其是荷葉下的根莖更是重點,此刻能看到,在那些荷葉的水下根莖處,大量的天龍魚,正在瘋狂的啃咬。 甚至有一些荷葉,都傾斜起來,之前的地動山搖,也是因此而出現。 還有不少荷葉,都差點被啃咬出窟窿,邊緣的地方,更是在那一條條天龍魚的發狂中,被咬的程度是參差不齊…… 放眼看去,整個圣皇城,如同遭逢浩劫…… 而最讓人心神狂震的,是在這天池內,竟還有不少天龍魚,它們的目標并非荷葉,而是……皇宮下蓮花的根脈!! 在那根脈處,那些天龍魚紅著眼,正不斷地撕咬,以至于蓮花震動中,如低下了頭一般,使得其上的皇宮在那轟鳴中,明顯的傾斜了…… 這一幕,讓所有看到的修士,都腦海嗡的一聲,心神如掀起滔天大浪的同時,一聲怒吼從皇宮內驀然傳出。 “白小純!!”這怒吼驚天動地,回蕩整個圣皇城的同時,白小純在福地內,愁眉苦臉,心神也是惶惶不安。 “這真的不怨我啊,我只是想吃點魚……是你冰封的整個天池……”白小純哭喪著臉,他這一次的的確確只是想吃點魚而已,后面的事情,已經不受他控制了,此刻腦海急速轉動尋求化解的辦法。 “我立下那么大的功勞,吃點魚而已,這圣皇又何必封了天池……”白小純連連嘆息,覺得此事有些棘手。 與此同時,在這整個圣皇城都轟動的瞬間,圣皇的身影,剎那就出現在了半空中,他面容有些抽動,看著四周的一切,整個人已經要控制不住了,他雖沒有證據證明這一切是白小純所為,可天龍魚的詭異,他直覺就判斷出,這一切,必定與白小純前段日子的釣魚有關! 殺心頓起,但卻被他強行壓下,如今他沒工夫去處理白小純,眼下整個圣皇城處于危機中,他右手立時抬起,向著天池猛的一按。 這一按之下,頓時一股浩瀚驚天的太古修為,驟然間就從圣皇體內爆發出來,直接就遮天蔽日一樣,籠罩世界八方,隨著其右手狠狠一抓,頓時這永恒世界的冰寒氣息,似乎一下子就從四面八方急速的抽來。 轟轟之聲回蕩間,蒼穹色變,整個天空看起來都扭曲了,一絲絲寒氣從虛無而來,從蒼穹而來,從大地而來,眨眼的工夫就凝聚在了圣皇城中,在圣皇的掐訣一指后,寒氣下沉,融入天池寒冰內! 頃刻間,咔咔之聲回蕩天地,只見那原本只是被冰封了表面的天池水,在一個呼吸的時間里,就冰寒蔓延,所有池水,從下到上,全部冰封! 連同其內的那些暴躁的天龍魚,也都在這寒氣的擴散下,一條條身體直接就被冰層覆蓋,一瞬……整個天池,成為了一塊巨大的寒冰! 沒有結束,圣皇面色陰沉,右手再次掐訣,驀然一指,頓時他體內的太古修為,化作了某種神圣之力,映照蒼穹大地,如同整個人化作了一輪太陽! 這太陽有璀璨之光,可卻沒有絲毫火熱,除了光亮外,只有一股神圣到了極致的凈化之力,似在其內爆發出來。 轟鳴中,這蘊含了神圣與凈化的光芒,籠罩整個圣皇城,直接就穿透了天池冰層,從其內被冰封的上萬天龍魚身上,一掃而過。 所有的暗疾,所有的暴躁,甚至在白小純來圣皇城之前,就已經于相互的爭斗中出現了外傷的一些天龍魚,竟全都在這一剎那……身體立刻恢復如常,體內的一切影響,都瞬間被凈化。 這種凈化之法,白小純感受后,不由得倒吸口氣,心神的震動無比強烈,對于太古的強悍,有了新的認識。 這一切發生的突然,可從天龍魚暴躁,直至圣皇出手,一切只不過是短短的數息時間,很快的,當所有的天龍魚都被凈化后,天池的寒冰融化,池水清澈中,能看到里面的那些天龍魚,一個個在恢復了行動后,再沒有了絲毫狂躁,如以往一樣,在池水中悠哉的游走…… 這一幕,不但讓白小純松了口氣,圣皇城的修士,也都一個個放下心來,只是連同圣皇在內,他們看著無法被術法短時間修復的被咬的破損程度不同的荷葉,還有那傾斜的蓮花與皇宮,他們內心的怒火,依舊強烈。 尤其是圣皇,他此刻心底惱火到了極致,差點就壓制不住,不顧大局的要將白小純一巴掌拍死,可最終還是忍了下來,目中寒芒一閃。 他知道,這段日子來,隨著白小純被自己冊封為通天公,這種千金買馬骨的事情,如同在圣皇朝豎起了一面旗幟,使得整個永恒仙域的通天世界之修,都將此地看成了希望所在。 甚至根據他的情報,已經有不少通天世界之修,正向著圣皇朝趕來,這一切,都讓他這里無法斬殺白小純。 “等你沒用的那一天,再和你算總賬!”圣皇咬著后槽牙,深吸口氣后,還是覺得此事要有所懲罰,于是冷哼中,傳出法旨。 “削通天公萬年俸祿,責罰其清理天龍魚糞!” “削通天公彩帶,責罰其修補圣皇朝荷葉!” 說完之后,就連圣皇也都覺得這種懲罰不痛不癢,無奈中他想起了那位劉勇之前的話語,印證了勿謂其言之不預。 “冊封劉勇,監公使!”圣皇深吸口氣,再次傳出了法旨,這才袖子一甩,陰沉著臉,回了皇宮。 此刻,整個圣皇城對于白小純的怒意,已經強烈無比,在一處福地內,那位劉天侯激動無比的接旨,他明白自己之所以升官,正是因圣皇已經知道了白小純的難纏,這是要用自己來監視白小純。 “陛下放心,老臣一定用自己這雙眼睛,死死的盯著白小純,用老臣手中的筆,將他一樁樁大罪,全部寫成奏章!” 在這滿城之人都怒意彌漫的同時,白小純也松了口氣,看向皇宮的方向。 “我差點動了圣皇城的根基,居然只是這些懲罰?”白小純眨了眨眼,感受到了圣皇那暗藏不發的殺意后,他內心一凜,沉吟片刻后,覺得自己還是安生一些為好。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,白小純雖愁眉苦臉,可還是不得不去清理天龍魚糞,哪怕被人指指點點,也都只能選擇無視。 不過也有好處,他這每天在外的辛苦,漸漸也聽到了不少人對于永恒世界的談論,對這個世界更為了解,如公孫婉兒當初所說的天尊之后是太古,太古之后是主宰,白小純已經很確定,公孫婉兒沒騙自己。 同時,隨著巨鬼王的一封信,白小純也再次確定了通天世界之人的煉靈,的的確確是圣皇朝與邪皇朝做不到的,而這也是他們對通天世界之修貪婪的原因之一。 信中,巨鬼王也有抱怨,他所在的神羅州,很是貧瘠,人煙稀少,不過因他與白小純之前綁了鬼母之事,轟動全世界,所以有不少通天世界之修,主動找來。 只是這些通天世界之修在來了后,都被巨鬼王所在的第二仙域的天尊,打亂后分散在了各個州內,巨鬼王擔心如此一來,怕是用不了太久,就會被圣皇朝同化,長此以往,通天世界之修的稱呼,將不復存在。 看著信,白小純沉默,他知道,或許對于通天世界之修來說,安穩的生活,是他們所渴望的,可他要做的,是給這些人一個選擇。 是選擇被圣皇朝同化,還是選擇永生不忘自己的家鄉……圣皇朝不會給他們這個選擇,白小純要做的,是給通天世界之人,爭取這個選擇。 無論選哪一個,都是無可置喙之事。 “只有我強大起來,才可以為通天世界之人,爭取到這個選擇的機會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目中露出精芒,之前那數千條天龍魚,雖被他已經吃到了無效的程度,可帶來的好處也是巨大。 他的長生卷,在那不斷地攀升下,距離大圓滿只差一絲! 再進一步,就是大圓滿,而到了那個時候,他就可以去嘗試突破半神,踏入大乘,成為天尊! “我還需要更多的能讓修煉加快的仙丹靈草啊!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眼珠四下打量圣皇城,腦海琢磨一切能讓自己增加修為的東西……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