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63 陛下您的魚

在外人眼里,這場天龍魚的風暴,于圣皇城內驚天而起,只是在掀起風暴的那些人心中,卻都一個個暗喜的同時,指責白小純的聲音,也越來越大。 圣皇朝皇宮內,最深處,那里有一處水潭,四周假山林立,天地靈氣濃郁的程度,可算整個圣皇朝之巔。 此地還有無形禁制彌漫,以及至寶之力籠罩,若能仔細去感受,還可以看出這水潭似與整個天池以及圣皇城所在的大山,連為一體,那種磅礴之感,足以讓人在靠近時,心神轟鳴。 可以說這里的防護程度,放眼整個永恒世界,也都是數一數二,就算是邪皇親臨,在這里也都要受到一些限制。 更不用說天尊修為的古天君等人了,他們不到萬不得已,也不愿來此打擾圣皇的閉關,畢竟身為修士,往往閉關時,都是神通或者修為到了某種關鍵時刻,如此才會封閉靈識,完全沉浸。 一旦被打擾,雖到了圣皇這樣的修為,不會輕易出現走火入魔之事,可也會在心神波動中,使得修煉失敗。 可實在是他們不來不行啊……古天君、陳蘇,還有一個穿著文袍的中年男子,三人面面相覷,圣皇朝的四位天尊,除了一人鎮守第二仙域,在圣皇城的三人,此刻都到來了。 “再這么下去,等圣皇出關時,他的那些天龍魚……估計就要絕種了。”陳蘇大聲的悲呼,咬牙切齒中是聲音傳遍四方。 “這該死的白小純,或者我們應該給他找個罪名,先將其拿下……”一旁那位穿著文袍的中年,看著陳蘇那夸張的悲呼,心底有些鄙視,目中露出陰柔之芒,自己這里也同樣大聲開口。 “按照古某的想法,何必來打擾圣皇,古某過去一劍斬了那白賊就是!”古天君冷哼一聲,目中殺機一閃,他早就看白小純不順眼了,有心出手,但卻被陳蘇與眼前這中年修士,不斷地暗中阻攔。 按照陳蘇與中年文士的說法,圣皇朝畢竟不是邪皇朝,這里一切都講明面上的規矩,白小純沒有觸犯圣皇朝的法律,身份有特殊,他們三人哪怕身為天尊,也不好強行出手。 最重要的,若白小純好殺也就罷了……他們已經知曉白小純手中有世界之寶,也明白他們三人任何一個,雖都可鎮壓白小純,但一旦出手,短時間結束不了戰斗。 除非是三人同時出手,可這樣的話……后果太大,怕是比天龍魚的風波,還要嚴重。 這些言辭,古天君這幾天聽的都煩了,他自然明白這二人阻攔自己的背后,存在了什么樣的因果,這一點古天君心知肚明,也對白小純的手段,感覺棘手。 實際上他們心中也都明白,若那天龍魚是屬于他們三人之物,白小純這么干,他們哪里還會管得了那么多,早就出手了,可畢竟……這天龍魚,是圣皇的。 另外最大的重點……則是白小純之所以能一連釣魚半個月,滿朝權貴只是口中說的話憤怒,對外表達的是爆發,但實際上……就從來沒人去管過。 因為白小純沒有吃獨食! 他這半個月,每天都會拿出一部分天龍魚,送給朝中的權貴,包括陳蘇,包括中年文士,甚至古天君那里,家中各自都有不少白小純送去的天龍魚。 拿了白小純的魚,他們自然想要更多一些,不過這些家伙一個個都是老奸巨猾,該表達的憤怒也必不可少,眼下三人之所以來到這里,要去提醒圣皇,也只是想要把自己摘出去罷了。 三人相互看了看,之前故意的大聲說話,已經把想要表達的都表達了,而他們的修為加持中,也相信自己的話語,應該是傳入到了圣皇的閉關之地,此刻都不再言語了。 很快的,就有一股強悍的波動,驟然間從那水潭內,猛的爆發,轟鳴中,整個圣皇城都震動起來。 福地內,正在吃著烤魚的白小純,也都身體一個哆嗦,小心謹慎的看向皇宮的方向。 “前幾天陳蘇那老賊暗示我,說圣皇在閉關……這氣息,圣皇出關了!”白小純有些緊張,可一想到自己這半個月,可是把近乎三成的天龍魚,都分了出去,他就覺得安穩了不少。 “法不責眾嘛,再說了,我綁了天尊送來,吃幾條魚估計也沒事。”白小純摸了摸鼻子,干咳中帶著忐忑,看了看面前的魚,狠狠咬了一口,似乎吃著烤天龍魚能讓他安心不少。 此刻,皇宮深處,隨著水潭內氣息的爆發,水潭自行分開,一身青衫的圣皇,緩緩從走出,古天君三人深吸口氣,立刻向著圣皇一拜。 圣皇的面色有些難看,之前三人的話語,那么大的聲音,又特意的加持了修為,他怎么可能聽不見,此刻神識驀然散開,掃過整個圣皇城后,對于這件事情,他已經徹底了解。 可越是了解,他的心神就越是震動,尤其是發現天池內的天龍魚,足足少了近乎兩成后,哪怕他身為圣皇,也都只覺得心中被狠狠的刺了一下,那種心痛的感覺,頓時就強烈無比。 “我的魚……”圣皇努力控制著呼吸,狠狠的瞪了古天君三人一眼,對于這三個天尊,他自然極為了解,明白這三人是一方面拿了白小純的好處,一方面又想把自身摘出去,這才有了今天之事。 而想到白小純那里,居然把天龍魚分出去那么多,使得如今滿朝權貴的家族,不說人人都有,可那些掌握巨大權利之人,一個不少后,就連圣皇也都沉默了。 他的面皮抽動了一下,頗有一種有無窮之力,可卻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,一來白小純身份特殊,二來天龍魚被分給了太多人,無論他怎么做,都很是頭痛。 懲罰白小純……這事罪不至死,也難以關押,最多也就是處罰而已,可如今白小純一窮二白,圣皇也知道,對方根本就不會擔心被處罰。 畢竟身份特殊……這就讓圣皇頭更痛了,似乎擺在他面前唯一的路,就是發配出京城,可這一點,他是絕不同意的! “好一個白小純,這是要逼我把他弄出去么!”半晌之后,圣皇深吸口氣,右手驀然抬起,向著整個天池驀然一揮,這一揮之下,頓時一股寒氣驚天爆發,轟隆隆中,隨著圣皇城無數人關注皇宮,關注此事,他們一個個都駭然的發現,這寒氣在擴散下,直接籠罩了整個天池。 眨眼的功夫,在那無數的咔咔聲下,圣皇城的天池,竟肉眼可見的冰封起來,一切也就是十多個呼吸的時間,圣皇城寒氣滔天,所有的池面,全部冰凍!! 這冰凍不是將天池水都化作寒冰,而是如封印般,冰封了厚厚的一層,好似隔絕一樣,除非是修為能達到破開圣皇術法的程度,否則的話,根本就破不開寒冰,也就自然……無法繼續釣魚! “我將池水封死,看你怎么釣!”圣皇面色難看,袖子一甩,沒理會陳蘇三人,走入水潭繼續閉關。 陳蘇三人相互看了看,各自咳嗽中,也都離開了。 很快的,天池被封之事,在整個圣皇城就擴散開來,那些拿了白小純好處的權貴,一個個立刻收聲,至于其他人,雖也叫囂,可卻掀不起太大的風暴。 至于白小純這里,察覺到天池被封后,他松了口氣,知道這一關自己算是過去了,可轉念又覺得不忿。 “太小氣了啊,堂堂圣皇啊,那天池里一共兩萬多條天龍魚,我這半個月才釣了三千多條,還有一萬多呢,我也是花了很大的本錢的啊,那么多致幻丹呢。”白小純有些遺憾,不過想到這半個月自己吃天龍魚,修為突飛猛進,如今已經吃到了幾乎不怎么增加修為的程度后,遺憾的感覺,也就少了很多。 只是看著那天池上的寒冰,白小純總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…… “奇怪,總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的樣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