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50 你那死爹

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隨著此事的擴散,因其太過驚人,因其太過轟動,無論是邪皇朝還是圣皇朝,所有知曉之人,都壓制不住內心的震撼,也就使得此事的傳播,越發的快速,在短短的數日時間,就已如風暴般,遍布整個世界。 也正是因此,此事也傳入到了那些分散在這片大地上的通天世界之人的耳中,使得每一個聽到之人,都睜大了眼睛,呼吸急促的同時,內心震撼的一刻,他們的目中,也都在長久的苦澀里,出現了一絲希望的火焰! “白小純!”圣皇朝內,一處龐大的州城中,有一個老者,穿著一身尋常的衣袍,坐在一處酒樓里,聽著四周眾人議論紛紛關于邪皇朝天尊被綁的事情,這老者看似如常,可心中的激動已經滔天而起。 他的呼吸都微微急促,目中的精芒只能以低頭去掩蓋,拿起面前酒壺,喝下一大口后,笑聲在心中,無限的回蕩。 “不愧是老夫當年看重之人,白小純,老夫在圣皇朝等你!”這老者,正是當初魁皇城的……大天師! 無論是半神修為,還是其擁有的心機手段,都使得他在這相對來說安全了一些的圣皇朝內,足以隱瞞身份,觀察這個皇朝乃至這個世界。 圣皇朝內,不同的區域里,如大天師這樣,在聽到了此事后激動的,比比皆是,如此刻在另一個仙域內,在一處郡城中,周一星正嬉皮笑臉的對人點頭哈腰,不斷地作揖離開后,他摸了摸儲物袋,那里面他有這段日子,依靠煉靈賺來的靈石。 他畢竟不是大天師,能近乎完美的隱藏身份,索性已想明白,倒不如在圣皇朝的所謂仁德下,先虛與委蛇,活下去再說。 可如今,口袋的靈石也比不過他心中的激動。 “主子也太生猛了,不出現則已,一旦出現……就干出如此驚天的大事啊!” 周一星在這興奮激動中,心底深處也有了期待,他期待自己能在這里徹底站穩腳跟,期待自己能在這永恒世界內,也有屬于自己的輝煌。 “這里的人都不會煉靈……我要成為這個城內德高望重,無人敢惹的大師!”周一星深吸口氣,腳步邁的更遠,好似心中的夢想,依靠這腳步,會距離自己越來越近。 同樣在這一刻,距離周一星所在的郡城很是遙遠的另一個州內,一處很是奢華的庭院里,神算子憂郁的站在那里,背著手,抬頭看著天空,神色內帶著惆悵。 “為什么我神算子的命運如此的坎坷……在蠻荒是這樣,在這里……居然還是這樣!” “白小純,我也想和你一樣去綁天尊啊,我也不愿享受這里的奢華啊……”神算子正感慨時,他身后的屋舍內,傳來一個女子嬌媚的聲音。 “小算算,還不進來。” 神算子長嘆一聲,帶著痛苦,可實際上心中卻有些得意的,走向屋舍…… 相比于那些被傳送到了圣皇朝之人,此刻身處邪皇朝的通天世界之修,他們的激動更為強烈,此刻在邪皇朝第二仙域內,在一處山谷中,靈溪老祖與李青候,二人有些虛弱,似都有傷勢,可如今神色都帶著振奮。 “確定了,的確是小純做的,他綁了邪皇朝的鬼母天尊!”李青候激動的說道,那目中的自豪,格外的強烈。 靈溪老祖也呼吸急促,大笑起來,笑著笑著,他的神色中升起了希望之意。 “青候,你去圣皇朝吧,這里老夫一個人就可。”靈溪老祖說著,咳嗽起來,嘴角有鮮血溢出。 “小純自己能照顧自己,他這么做,恐怕也有給所有人希望的意思,我們也要抓緊時間,爭取找到更多的人!”李青候搖頭,只是在看向靈溪老祖時,神色有些擔憂。 “有張大胖這孩子暗中照顧,老夫無妨,現在邪皇朝的這些人,都被小純那里吸引,正是我等出手的時候了!”靈溪老祖深吸口氣,目中露出果斷。 “我是逆河宗的老祖,哪怕在這永恒大陸,老夫的身份沒變,家沒了,但宗門……依舊在!老夫要親手,將散落在外的弟子,一一找回來!” 在靈溪老祖與李青候這里振奮的同時,邪皇朝范圍內,一處荒野內,宋缺披頭散發,神色猙獰,將追殺自己的最后一位修士,直接擰斷了脖子。 氣喘吁吁中,宋缺擦去嘴角的鮮血,看著四周一地的尸體,他的目中有煞氣升騰,想到之前從這些人口中知曉的事情后,他嘴角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,可這笑容的深處,卻藏著不服輸的倔強。 “這白小純無論到那里,都可以聲名赫赫……血溪宗、逆河宗、星空道極宗還有蠻荒……不過在這永恒大陸上,尤其是邪皇朝內,我宋缺一定可以后來居上,走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!”宋缺深吸口氣,他喜歡這邪皇朝的氣息,喜歡這里的殺戮爭奪,喜歡這里的不擇手段以及你死我活! “除了通天世界之人,其他……都可殺!”宋缺深吸口氣,正要離開前,他抬頭看了眼遠處,所在這片第二仙域的另一個方向。 他也是偶然間得知,蠻荒巨鬼王的女兒,白小純的道侶之一,紅塵女,在那片區域中,與自己一樣,都是選擇了殺戮與爭奪! 因其修為天人,雖引起的重視更大,可同樣的,殺戮之下,獲得的資源也就更多。 “早晚,我也會天人!”宋缺轉身一晃,穿著黑袍的他,消失在了黑夜里。 他之前目光所看的遙遠的方向,隔著半個仙域的地方,一處山野中永恒之母的廟宇內,紅塵女坐在那里,喝著手中杯子里,如同鮮血一般的藥液,冷冷的看著其面前,瑟瑟發抖跪拜在那里的數個邪皇朝修士。 “州城邪修到來之時,本座有辦法離去,可在走前,你們的小命,必定丟失,所以如何選擇,不用本座繼續提醒。” “現在,生機之藥還不夠,給我去搜,去找,找不到的話,就拿你們的弟子生機來取代!”紅塵女聲音冰寒,如同隆冬之風,讓其面前那幾個修士顫抖中,趕緊答應下來,匆匆離去時,已經都紅了眼,擺在他們面前的路只有一條,那就是滿足這女魔頭所提出的一切要求。 邪皇朝太大了……大到如他們這樣的邪修宗門,就算是被滅亡了,也都不會引起太大的波瀾。 “相比我們,她才是魔頭!”這幾個修士欲哭無淚,尤其是想起對方之前的手段,就恐懼無比。 冷眼看著眾人離去,紅塵女深吸口氣,低頭望著自己的小腹時,她目中的所有冰寒都消失,取而代之的則是溫暖與希望。 “你那死爹既然不知死哪里去了,可你既然出現了,那么娘親一定將你保護好!” 永恒海上,白骨蜥蜴戰舟中,白小純打了個噴嚏。 “不知道誰又詛咒我了。”白小純嘆了口氣,抬頭看向面前的公孫婉兒。 “你剛才說張大胖現在于邪皇城,被稱之為張大師?”白小純忍不住問道,他是在詢問公孫婉兒關于張大胖與侯小妹的消息后,聽到了公孫婉兒說起的,有關張大胖的事情。 “沒錯,鬼母的記憶里,很清楚的存在了張大胖的事情,這個家伙……當初到了邪皇城后,因其展現出的煉靈之法,驚動滿朝,就連邪皇也都動容,因就他一個人在煉靈上有造詣,那個時候魁宰的身體還沒崩潰,于是這張大胖,就被重用了,聽說是被安排煉靈整個邪皇城。” “哪怕如今魁宰身體崩潰,通天世界之人陷于水深火熱中,可這家伙,在邪皇城的地位,還是不低的。”公孫婉兒笑道。 “至于侯小妹,你大可放心,鬼母將其收為弟子,而她也顯現出驚人的鬼道資質,被鬼母當成了道法傳承來培養,在意的不得了,所以她才不會以侯小妹來要挾你,因為在她看來,侯小妹的重要性,雖不如你,但對其道法傳承來說,也差不了多少。” “不過你暫時是看不到了,她如今在邪皇城的鬼母洞府中,正閉關修煉,沖擊天人境!” 書迷樓最快更新,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