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4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4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4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38 合章已改

“都怪那些通天世界的雜碎!”縱山州內,在小縣城不遠處的天空上,此刻那方才氣息充滿壓迫力的天人修士,正向著遠處疾馳。 這修士雖是中年,可目中還是充滿了傲慢之意,實在是作為整個縱山州內的最年輕的天人強者,他有足夠的信心,自己在這樣的起點下,必定能走出其他人遠遠不及的未來道路。 雖說半神之境,或許有些不大可能,但依靠時間的積累,在歲月的末年時,成為天人大圓滿,此事他有很大的把握。 “通天世界的人,既然被傳送到了我邪皇朝,老老實實的被奴役不就得了,何必掙扎反抗,就是再怎么抗爭,又有什么用!”這中年修士冷笑起來,想著這半年多來,從整個縱山州內,被搜索到的那些通天世界的修士,他就目中有輕蔑閃過。 “聽說他們那里,就連魁皇朝的傳承也都幾乎要斷了,出了個什么天尊,不到大乘,也敢稱天尊?還有個魁祖?”中年修士搖頭,心底的不屑更多。 “不過說起來,這通天世界的血脈以及煉靈……倒是足夠驚艷。”想到這里,中年修士目中也都有些火熱,尤其是一想到邪皇宣布的獎勵后,他前行的速度更快了。 “最好能抓一個通天世界的天人……”這中年修士正心內有所期待時,忽然的,他四周的天地驀然扭曲,這扭曲太快,以至于他只是一愣,甚至還沒等反應過來,從其前方的虛無內,就突然的伸出了一只手,直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! “你……”中年修士眼睛猛的瞪大,內心更是在這一剎那,陷入極度的震恐,想要掙扎反抗,可脖子上的大手,只是一捏,頓時一股讓他駭然的修為風暴,直接就轟進其體內,摧枯拉朽,毀滅一切反抗之力。 “半神!!”這中年修士內心尖叫,恐懼顫抖中,來不及去發出任何音訊,就被那如風暴般轟入體內的修為之力,直接鎮壓了所有意識,整個人頓時昏迷,被那大手一把拽入虛無中,消失不見。 從那大手出現,直至消失,一切都是在眨眼間發生,奇快無比,沒有絲毫波動擴散,如同沒有發生過一樣。 小縣城,廟宇內,白小純面色難看,坐在那里,冷冷的看著此刻踏入廟宇,一樣面色陰冷的巨鬼王,在巨鬼王的手中,如提著一只小雞般,拎著的正是那之前不可一世的天人修士。 到了白小純近前后,巨鬼王一抬手,那天人修士就被扔到了地面上,砰的一聲后,他的身體震動,緩緩睜開了眼睛,在看清了四周,看到了巨鬼王與白小純后,這天人修士呼吸急促無比。 “你們是誰!!”中年修士立刻嘶聲開口,心神此刻大浪滔天,他立刻就感受到了自己的修為,已經被徹底封死,此刻好似化作了凡人,而那將自己抓來的老者,在他看去,半神波動雖限制在了一定程度內,可那恐怖的威壓,讓他立刻就明白,那老者絕非尋常半神! 甚至這種威壓,在他感受里,比縱山州的半神大尊塵元子,還要恐怖驚人! 而當他的目光,落在了盤膝打坐,面無表情的白小純身上時,從白小純身上散出的無形之意,好似穿透了他的身體,直接在他的世界內,化作了天崩地裂的轟鳴,那種含而不發的氣息,那種全身上下,似讓這天地也都震動的感覺,那種似乎一道目光,就可將自己從內到外,全部摧毀的可怕神識,讓這中年修士腦海的轟鳴,超出了之前十倍以上,瘋狂的爆開,使得他全身的顫抖,根本就控制不住,那種駭然,那種震撼,遠遠超出他在看向巨鬼王時。 “天……天……尊……”中年修士話語都變了音調,白小純給他的感覺,他只有在多年前,隨著半神大尊去拜見第三仙域的天尊時,才有過類似的感覺。 似乎坐在自己前方的,不是修士,而是一尊真正的神祇!! 此刻,他已經不需要去問面前這二人的身份了,他們的身份……在他的腦海里,已經呼之欲出! “你是……魁祖白小純!”中年修士聲音顫抖,頓時就放棄了一切的對抗心思,吸氣澀道。 白小純目中一閃,能知道自己的名字,這說明了很多問題,他的心中殺意,也隨之強烈而起。 “你的來歷!”巨鬼王在一旁,同樣瞇起眼睛,淡淡開口。 知道了白小純的身份后,對于這將自己抓來的老者,中年男子也有很多猜測,可惜無法對應所聽說的通天世界半神之修,不過他已明白,今天自己是九死一生,就算不痛快的開口,對方也有辦法讓自己說話,索性沒有隱瞞,痛快的說出。 “晚輩是邪皇朝第三仙域天尊坐下,第十七州縱山州大尊麾下,李海。”李海低聲開口,眼看白小純那里眉頭微皺,李海內心哆嗦,趕緊補充。 “邪皇朝一共六位天尊,輪換坐鎮第二以及第三仙域,如今坐鎮這第三仙域的,正是鬼母天尊。” “鬼母?不是廣目天尊么?”白小純瞇起雙眼,巨鬼王那里也是內心一跳,實在是鬼母這個名字,對于他們來說,都不陌生,尤其是公孫婉兒當初在蠻荒形成的浩劫以及守陵人出手的一戰,對于巨鬼王而言,至今記憶猶新。 畢竟鬼母的神通道法,與他所修煉之術,似是同源,這就讓巨鬼王呼吸急促了一下,他與白小純在這第三仙域內,之前的半年時間,看似頹廢,可該知道的事情,也都知曉了,如這第三仙域的天尊,他們所知不是鬼母,而是一位道號廣目的天尊坐鎮。 可如今,從這李海口中,卻聽到了另外的答案,巨鬼王眉頭一皺,一步上前,在那李海的顫抖與求饒中,一把按在了李海的天靈上,修為轟然散出,顯然已經不耐,要親自搜魂確定。 凄厲的慘叫,從李海口中傳出,可卻傳不出這廟宇,他身體顫抖,七竅流血,被搜魂的痛苦,讓他恨不能自爆而亡,可卻無法做到,一如之前曾經被他搜魂的通天世界修士般,此刻在這無法形容的劇痛下,漸漸神識崩潰了。 “有沒有侯小妹、張大胖或者其他人的消息。”白小純輕聲問道,巨鬼王面色越發陰沉的抬起手時,李海噴出鮮血,倒了下來,已是形神俱滅。 “沒有消息,只是知道鬼母是一個月前到來,換走了廣目天尊。”巨鬼王緩緩開口,白小純說的兩個人,他不認識,也沒有在李海記憶里找到。 “如今這鬼母坐下,共有半神大尊十七位,分別鎮守第三仙域的十七個州,而每位半神大尊麾下,有十個不等的天人……” “邪皇有令,傾其邪皇朝之力,搜尋通天世界之人,這鬼母更是賣力無比,發動第三仙域之力,大范圍的尋找。” “整個第三仙域,都在瘋狂的抓捕通天世界之人,就算是尸體也都被他們搜集……” “而這一切,除了因邪皇朝本身要吸納通天世界之人壯大自己外,更重要的……是他們發現,通天世界有著獨一無二,無論是邪皇朝還是圣皇朝,都無法模仿的道法……也就是煉靈!” “煉靈,是只有通天世界之修,獨有的煉法,甚至邪皇朝與圣皇朝研究之下,也都很難模擬,只有具備通天血脈之人,才可施展!” “所以不僅僅是這第三仙域,邪皇朝內,三大仙域,如今都在越發大范圍的搜尋,而相比于邪皇朝,圣皇朝同樣如此,只不過邪皇朝對于通天世界之人的態度是毫不掩飾的奴役為主,而圣皇朝則打著相助相幫的名號,在這懷柔中藏著同化相融的目的!”巨鬼王沉聲,將自己在李海身上搜魂得到的消息,全部說出,說完后,他抬頭,目光炯炯的看向白小純。 “小純,我們不能再這么消磨下去了!” 第1037章 天色已晚,寒風更濃。 似蒼穹也意識到了這一瞬,在這廟宇內之人的心緒,那嗚咽的冬風,也越發的寒冷,吹過大地,吹過縣城,吹過千家萬戶后,陷入黑暗的天空上,那一片片肉眼已看不清的,似與黑夜融合在一起的烏云,也在這一刻……傳來了幾聲悶雷。 轟隆隆的雷聲,在這天地內回蕩后,漸漸地……或許是雨水,或許是雪花,從天而降。 雨中帶著雪,雪中又有雨,在這初冬的季節,在這急促而又緩慢中,灑落大地…… 殘破的廟宇,遮不住雨水,也自然擋不住寒風與雪花,很快的,在白小純與巨鬼王的身邊,就有雨雪順著屋頂上的殘缺,落在了地面上。 四周的枯葉,在這雪雨里瑟瑟發抖,似乎努力的想要讓落在身上的雪,盡快的化作雨水,可卻忘了那雨水比雪花更寒冷。 面對巨鬼王的話語,白小純就如同那枯葉,他雖沒有發抖,可心中似被雨與雪灑落,分不清到底哪一個,更為冰寒了。 “的確不能這么下去了,殺吧,能殺多少,我們就殺多少……”白小純喃喃低語,右手撿起一旁的酒壺,習慣性的正要喝下,可巨鬼王目中露出一抹怒意,上前猛的一揮手,直接就將白小純的酒壺拍飛。 那酒壺落在遠處,直接碎開,散落一地的酒水,轉眼分不清是酒還是雨雪了。 “喝,你奶奶的就知道喝!” “老夫知道你經歷了很多,可這又如何,誰沒有失去?你失去的多,我呢?還有其他人呢?整個通天世界,每個人,都失去了親人,朋友!” “如果這片永恒大陸,并非充滿惡意,那么你就算是在這里喝死,老夫也絕不理會半點,可現在不是這樣!” “你有沒有考慮過紫陌?有沒有考慮過你逆河宗的那些長輩,朋友,還有所有你認識的人!”巨鬼王低吼,這些話語,他一方面是對白小純說,同時也是對自己說,如同白小純一樣,他也迷茫過,也消沉過。 “殺?你一個人,就算加上老夫,我們能殺多少?你在蠻荒魁皇城的樣子哪里去了,你的計策呢,你的眾恩令呢,你那指筑基魂為天人魂,以大天師為背景,讓整個魁皇朝所有權貴膽顫心驚的手段呢!” “殺戮,是最后的爆發,也是最后一切無助后的瘋狂,不是如今的首選!”巨鬼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,他這段日子已經看出了,如今這個樣子的白小純,不是他記憶里的那個將自己綁了的怕死之人,而是仿佛在怕死這個極端的崩潰后,出現的走到了另一個極端的瘋子! 他更是明白,一個只知道殺戮的人,在這陌生的永恒大陸上,永遠也不會真正的走向巔峰。 “我們現在要做的,是找到所有通天世界之人!不是殺,不是喝,更不是如你現在這樣的自暴自棄!”巨鬼王袖子一甩,一字一頓如重錘般的開口。 白小純沉默,身體漸漸顫抖,目中出現血絲,巨鬼王的話語,每一句都如刀子,狠狠的刺入他的心中,半晌之后,他猛的抬頭看向巨鬼王。 “我沒有自暴自棄!我找了!”白小純低吼,聲音沙啞,右手抬起一揮,頓時從他懷中的儲物袋內,立刻就有堆積如小山的令牌,嘩啦啦的落在一旁。 這些令牌,都是身份令牌,通天世界的修士,只要不是散修,無論是蠻荒還是四脈宗門,都有自己的平日里傳音所用的身份令牌。 “可我找到的,都是尸體,我只能將他們埋葬后,取下身份令牌!”白小純目中血絲更多,仿佛積累在體內最后的戾氣與壓抑,在這一瞬,在這嘶吼咆哮中釋放出來。 “我也想繼續找,我雖害怕看到一具具尸體,可我明白,我要找,我一定要尋找,可永恒大陸這么大,一個州就堪比整個通天世界,僅僅第三仙域,就足有十多個通天世界那么大,我怎么找!”白小純聲音越發沙啞,整個人氣息急促。 巨鬼王看著那些令牌,面對這座實際上是通天世界一條條人命形成的令牌小山,他沉默了,半晌之后,巨鬼王抬頭望著白小純,再次開口。 “就算我們找不到他們,但可以讓他們來找我們,同時,我們還可以在他們的心中,豎立起一個希望!”巨鬼王說著說著,目中露出奇異之芒,語速也越來越快。 “有了希望之后,他們才可以堅持下來,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!” “希望……”白小純抬起頭,看向巨鬼王,他的目中開始明顯的,多出了一絲神采。 “沒錯,就是希望!”巨鬼王雙眼越來越亮,在這廟宇內走了幾圈后,他腳步一頓,轉頭看向白小純。 “小純,我們去投奔……圣皇!” “邪皇以奴役為主,難以合作,但那個圣皇雖傳說道貌岸然,可畢竟圣皇朝自詡仁和,有這層遮羞布在,我們就有了與其合作的基礎!” “不過投奔不是毫無準備的過去,更不能空手,那樣的話,也不會引起震撼,我們要做的……是投名狀!” “這投名狀就是重點!”巨鬼王神情漸漸亢奮,目中的光芒更盛,大量的念頭在他的腦海里跳動,使得他思路越發清晰。 “小純,為了這投名狀,我們要在這邪皇朝內,干幾件轟轟烈烈的大事,如此一來,既有了投名狀,同時又能讓我們聲名鵲起,在這邪皇朝乃至永恒大陸上……威震八方!” “既然我們找不到大家,那么就要讓大家知道我們的存在,知道我們的蹤跡,如果對于通天世界的眾人來說,永恒大陸好似黑夜,那么我們要做的,就是成為這黑夜里,通天世界之人目中的……明亮火把!” “我們越是璀璨,越是耀眼,他們就越是容易找到我們,同時……我們的地位越高,勢力越大,則也能從側面去震懾兩大皇朝,使得我通天世界之人,獲得喘息的時間!” “你越強,則越是沒人敢欺負你以及你的家人!” 白小純呼吸越發急促,隨著巨鬼王的話語,他的身心震動,他的目中同樣在這一刻,好似迷茫的人,抓住了一絲希望! 這希望,既是給通天世界的,也是給他的! “有了投名狀,才可以讓圣皇礙于名聲,無論如何都要給我們個一官半職!到了那個時候,我們借助圣皇朝的土壤,未嘗不能開拓出一片新的天地,創造出一個屬于我通天世界在永恒大陸的根基!” 巨鬼王的話語擲地有聲,回蕩廟宇的同時,外面的雪雨,更大了,嗚咽的風聲順著屋頂的殘缺,帶著千軍萬馬般的雨水與融化中的雪花鉆了進來,使得地面的雪雨更多,也使得白小純面前的一片枯葉,已被雪雨覆蓋。 低下頭看著那枯葉上越來越多的水漬,白小純深吸口氣胸膛起伏間,緩緩的抬起頭,一股與他之前的消沉截然不同的氣息,在白小純的身上顯露出來,尤其是他的雙眼,此刻明顯的有了靈動與精芒。 “我們要準備什么樣的投名狀!” 巨鬼王目光一閃,看著白小純此刻振奮起來的氣息,他也心神一振。 “幾個邪皇朝半神的頭顱,怎么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