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35 邪皇旨意

秋葉已走,初冬的寒風,雖不如深冬冰冷,可在這個季節,也格外的讓人覺得身體從內到外,都是寒冷的,尤其是那風吹在臉上,好似一把把刀片,劃來劃去。 地面上的枯葉雖還可以時而看到,可大都已經脆黃,稍微一碰,就會化作粉末四散開來,只有偶爾的一些,還可以在那風中繼續飄搖,似哪怕感受到了冬季的走來,也依舊不甘心從此留在這小縣城內,而是要遠去天邊。 能在這個季節里,從小縣城溫暖的家中,來到這擋不住風雨的殘廟里,去勸說這對父子二人,可見這孫夫人一旦成功后,那張寡婦給她的好處,必定豐厚。 這也就讓孫夫人格外的賣力,又向白小純與巨鬼王叮囑了幾句,話里話外,都是說這個機會,對于二人而言,可謂千載難逢,讓二人一定不要錯過。 無論是對大小寡婦相貌上的描述,還是對那雜貨鋪生意上的興隆,林林總總,都是一副若二人不同意,就吃了大虧的模樣。 巨鬼王哭笑不得,哪怕他是半神修士,也沒道理去惡語相加,此刻只能趕緊的將那孫夫人勸走,口中連說此事會考慮后,孫夫人這才離去。 眼看孫夫人走了,巨鬼王回過頭來,看向白小純時,巨鬼王感慨的嘆了口氣。 “看到了吧,實在是本王魅力太大了,之前在巨鬼城時就是這樣,弄的老夫都不敢出門,每一次出門,都會讓家家戶戶的大姑娘小媳婦,心馳蕩漾一番。”巨鬼王很是無奈,可神色上那難掩的得意,透出了心中的一片愉悅。 “沒想到啊,在這小縣城內,老夫又沒有露出修士的身份,依舊還是如此,這是老夫的過錯啊。”巨鬼王長嘆一聲。 眼看巨鬼王在這里長吁短嘆的陶醉,白小純有些看不順眼,尤其是方才孫夫人那里的話,他聽的明白,那明顯是張寡婦為了讓這巨鬼王同意,把自己這里當成了一個添頭,不然的話,怎么可能將那死了夫君才一個多月的女兒,立刻就許配給自己。 “我白小純在凡人眼里,居然連這個老頭都比不過?”白小純有些不服氣了,斜眼看了看得意洋洋的巨鬼王,冷哼一聲。 “恭喜岳父啊,居然在這小縣城里,也都可以從此老樹盤根,開枝散葉了,這種好事,可千萬不要拒絕啊,而且這種大喜事,豈能沒酒,岳父你快去打壺酒來。”白小純怪聲怪氣的開口。 聽到白小純的話語,巨鬼王習慣性的又一瞪眼,剛要說些什么,可卻忽然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的嘀咕了幾句。 “說起來,老夫對那張寡婦,還是有些印象的,有一次去買酒的時候,似乎見過……看到老夫后,她還臉紅了。” “那小模樣還挺不錯,看起來風韻猶存啊,那身段兒,那屁股……還是很誘人的!”巨鬼王越說眼睛越亮,尤其是此刻腦海也浮現出了那張寡婦的模樣后,他頓時心動了。 “不行,我要去那雜貨鋪再去看看,人家一片好意,老夫一生行事光明磊落,總不能辜負了這女子的一片好意。” 這巨鬼王在蠻荒時,就有些好色,尤其是對于風韻猶存的婦人,更是情有獨鐘,不然當年也不會暗示白小純去將那煉靈家族的婦人送來。 如今在這永恒大陸,他雖低落,可還是秉性難改,此刻心頭火熱,也都不在乎白小純的嘲諷了,興致勃勃的就要走出廟宇,甚至還向著白小純喊了一聲。 “小純,你今天自己在這喝吧,老夫晚上就不回來了。” 白小純頓時傻眼,他雖知道巨鬼王好色,可卻沒想到,這家伙好色到了連凡俗的女子也都不放過的程度,要知道巨鬼王可是半神強者,凡俗的女子,又怎么能…… 眼看巨鬼王那猴急的樣子,白小純苦笑起來,正要開口時,忽然的,他面色猛的一變,驀然抬頭,目中竟在這一瞬,露出了這段日子來,從未在他身上出現過的凌厲之芒。 不但是白小純這樣,正準備走出門的巨鬼王,也都腳步驀然一頓,抬起頭時,他的目中火熱之意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,則是絲毫不弱于白小純的冰寒目光,一樣看向外界。 初冬的風,此刻吹入廟宇內,似乎也都無法比得過二人的目光寒冷,更不敢在這里逗留,消散在了四周的角落里。 很快的,遠處就傳來破空的呼嘯聲,遠遠看去,只見有三道長虹,以驚人的速度,正從天邊直奔這座小縣城而來,那三道長虹內,赫然是三位……天人修為的永恒大陸修士! 這三人有兩位,在路過這小縣城時沒有停頓,依舊疾馳而去,只有一位停頓在了小縣城的半空中,那是一個中年男子,神色不怒自威,一身天人氣息的散開,好似化作了天雷,轟隆隆的在這小縣城內爆發開來。 這一刻,小縣城內的所有凡人,都呼吸緊張,瑟瑟發抖,無論是在街頭還是在家中,都趕緊向著天空跪拜下來。 對于永恒大陸的凡人來說,仙人并非傳說,雖不是天天能看見,可時而也都可以親眼目睹,尤其是在這小縣城內,就有仙人的府邸,可還是在那天人的波動下,如同處于風暴中,腦海不斷的嗡鳴。 與此同時,在這小縣城的中心,一處高塔上,立刻有四道身影,帶著急促的呼吸與加速的心跳,齊齊飛出,在半空中,向著天空上的那位天人,立刻跪拜下來。 這四道身影中當前之人,是個老者,正是之前帶著徒兒,出現在廟宇內的結丹修士,他身后的三人,除了那童子外,其余兩個都是青年,修為筑基的樣子,此刻額頭帶著冷汗,跪拜在那里,頭都不敢抬起。 “拜見上仙!”結丹老者高聲開口,恭敬無比。 天空上的天人修士,目光犀利,在這老者身上一掃后,背著手,淡淡開口,聲音如天雷,回蕩八方。 “奉縱山州半神大尊塵元子之命,通告縱山州全境,務必加強對通天世界之人的搜捕!” “決不可放過任何一人,哪怕是尸體,也都要搜集起來,上繳州府!” “對于相助,以及藏匿通天世界之人的行為,將嚴懲不怠,滅其血脈全族!對于因疏忽大意,從而使得通天世界之修居住在了所轄范圍者,一旦查清,廢除修為,絕不輕饒!汝等可不要知法犯法,為自身留下滔天禍源!” “同時,對于筑基以上的通天世界修士,更要不惜一切,全力抓捕,此事是邪皇旨意,更拿出大量賞賜,爾等不可玩忽職守!” 一句句話,一個個字,透出冷酷之意,傳遍小縣城的同時,也讓此地的所有人,都一個個顫抖,那結丹老者同樣如此,在這威壓下,身上汗水浸透全身,大聲保證。 “屬下必定恪守大尊之命,若有通天世界之人,出現在轄區內,卑職必定為邪皇,為大尊,鞠躬盡瘁死而后已!” 半空中的天人修士,緩緩的點頭,神識掃過下方,沒有看出什么異常后,轉身一晃,立刻遠去,他還要去其他城,宣讀旨意,原本此事傳音就可,但為了顯示重視,哪怕他身為天人,也都難免要與幾個同道,盤查縱山州全境。 隨著此人的離去,縣城內許久也都沒有恢復過來,無人敢大聲喘氣,那結丹老者更是立刻下令,發動縣城的幫派之力,開始了一輪搜查。 廟宇內,白小純目光冰冷,巨鬼王同樣如此。 “他身上,有通天世界之人的血腥味。”白小純慢慢開口,巨鬼王冷哼一聲,身體一晃飛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