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34 恭喜岳父

當第二天到來時,廟宇外的那具尸體,已經不見了,連同搶奪了馬匹,連夜逃走的那兩個痞漢,也已經永久的消失在了天地內。 白小純不愿理會的事情,可巨鬼王不愿放過任何一個細節,哪怕對方只是凡人,可對他而言,依舊還是揮手間,滅去了一切有可能暴露的風險。 而小縣城內的幫派,因少了三人,也開始了盤查,最終沒什么收獲,也就不了了之,漸漸地,白小純又恢復到了往日的生活。 只不過如今的他,不再是自己一個人去買酒,小縣城酒坊的人,也漸漸注意到了白小純的身邊,多了一個老頭。 這老頭身形高大,一副孔武有力的樣子,雖看起來有些滄桑,可仔細一看,竟也儀表堂堂,與白小純那白白凈凈的樣子比較,這種魁梧的大漢,似更吸引人,臉上的那道疤痕反而更顯男子氣概,讓不少縣城內的小媳婦,紛紛側目。 時間流逝,很快又過去了一個月,巨鬼王找到了白小純后,也沒勸說白小純不要消沉,而是跟他一起,天天喝酒,醉生夢死時,二人的話語也就多了,巨鬼王說著自己曾經的輝煌,吹噓自己曾經的厲害,甚至說起自己在巨鬼城,有不少大家閨秀,都恨不能爬上自己的床,白小純聽的有些膩歪,時不時也要刺幾句。 “那個什么家族族長的夫人,是誰給我暗示,害的我背上黑鍋的?你好色之事,蠻荒誰不知道啊!”白小純懶洋洋的說道。 他話語雖不如巨鬼王那么多,可每一次諷刺過去,都讓巨鬼王半晌說不出一句,到了最后,惱羞成怒的巨鬼王,索性擺出自己的身份。 “白小純,老子是你的岳父!”巨鬼王瞪著眼,一把搶過白小純手中的酒壺,怒視道。 “別以為你和紫陌的那些事,老夫不知道,當年若不是老夫暗中撮合,你們的事能成?!”巨鬼王喝下一大口酒,冷哼起來。 提起周紫陌,白小純心中惆悵,沉默下來。 巨鬼王一看,內心也有些懊悔不該說起此事,嘆了口氣后,他忽然開口。 “對了,小純,你知不知道為何魁皇朝一代代,子嗣都很是稀少的原因?” 白小純一愣,看向巨鬼王。 “此事外人不知道,老夫身為天王,才知道此事,但凡是修煉了不死長生功的修士,因元陽濃郁超出尋常修士太多太多,所以凡婦無法受孕,就算是女修,往往也需數十年乃至更久的孕期,才可讓體內的元陽成胎!” 白小純詫異,此事他還是首次聽說,倒也沒有太過在意,拿過酒壺,喝下后,巨鬼王又連忙說起其他事情,漸漸地,總算是引開了之前的惆悵,巨鬼王這才心底輕嘆,看著消沉的白小純,巨鬼王的目中深處,也有一絲憂慮。 可他明白,白小純受到的打擊之大,超出自己太多太多,而他的年齡相比于自己這些老家伙,還是太過年輕了。 他要做的,不是烈火去燒,而是溫火一步步,幫助白小純徹底走出來,這一個月,他已經明顯看出白小純的心態,已經不是如最早的時候那么的消沉了,話語多了,笑容也時而能出現幾次。 時間流逝,又過去了半個月。 小縣城酒坊的人們,已經習慣了白小純身邊跟著的老頭,尤其是這個老頭與白小純的寡言不一樣,他很喜歡與人溝通,左鄰右舍,短短的時間內就很是熟絡。 尤其是二人之間在對話時,那老頭多次自稱是白秀才的岳父,于是小縣城酒坊的人,大都在腦海里,將白小純的來歷,近乎完整的勾勒出來。 “這白秀才果然是死了老婆啊!” “他岳父死了女兒,他死了老婆,難怪之前消沉啊。” “這兩人也算相依為命了,如今這世道,實在太亂了。”酒坊內眾人議論的同時,也在唏噓。 而二人之間的斗嘴,也在這半個月里,越來越多,此刻黃昏中,在那廟宇內,巨鬼王斜躺在那里,直接將空了的酒壺扔給發呆看著天空余暉的白小純,懶洋洋的吩咐。 “小純啊,天上只有個猙獰的半張臉,沒有花兒,酒沒了,去,打壺酒來。” 白小純皺起眉頭,被巨鬼王打斷了自己的發呆后,他看著酒壺,扔了回去。 “自己去!” “白小純!當年你拍我腦袋,甚至綁架我的事,我還沒和你計較,讓你去打壺酒,你還推三阻四的,你別忘了,我可是你岳父!”巨鬼王一看白小純這個語氣,頓時坐了起來,瞪著眼,怒喝一聲。 “我還是魁祖呢!”聽著巨鬼王自稱岳父一個多月,白小純耳朵都快生繭了,此刻斜眼看了看巨鬼王,憊懶的說道。 白小純這句話,頓時就將巨鬼王噎了一下,他喘著粗氣,半晌說不出一句話,腦海快速轉動,正琢磨如何反擊時,忽然的,白小純神色一動,巨鬼王隨后也抬起頭,看向廟宇外。 不多時,在這廟宇外,有婦人的聲音,傳了進來。 “周員外,白秀才,老身有大喜的事情要告訴你們啊。”這婦人的聲音,也不知怎么弄的,似乎也都帶著喜悅之意,隨著話語傳來,一個打扮的很是喜氣的婦人,在身邊幾個侍女的陪同下,就快步的走到了廟宇內。 “這不是孫夫人么,快請。”巨鬼王一看到那婦人,眼睛就一亮,沒工夫理會白小純,起身相迎。 白小純嘆了口氣,自從巨鬼王來了后,這家伙與小縣城的不少人,很快就熟悉無比,如這婦人,白小純在這小縣城半年多了,也都不知道對方姓什么,可巨鬼王卻一清二楚。 此刻他看著巨鬼王在那婦人身邊,二人你一言我一語,時而目中還有些傳情之意,白小純也服氣了,巨鬼王堂堂半神天王,能和凡俗打成一片,此事不難,可能熟悉到眉目傳情的程度,這種本事,讓白小純無話可說。 “死鬼!”孫婦人推了巨鬼王一把,目中帶媚,嗔了一句后,趕緊神色嚴肅了一下。 “周員外,說正事啊,城東頭雜貨鋪的張寡婦,雖然夫家死的早,可她平日里很是恪守婦道,尤其是相貌,那在城里是數一數二的,其身家也豐厚無比。” “這也是周員外你有福氣,人家看中你了,托我來問問,你愿不愿意入贅啊,只要你同意,那張寡婦愿意將雜貨鋪的三成干股作為嫁妝給你。” 聽著孫夫人的話語,巨鬼王愣了一下,他實在沒想到,自己在這小縣城,居然還能遇到這種事…… 想到自己堂堂半神,竟被邀請入贅……巨鬼王也都有些尷尬。 實在是這巨鬼王雖年紀大了,可魁梧高大的身軀,還有那滄桑中的俊朗,對于上了年紀的婦人而言,吸引之大,好似蜜蜂見了盛開的花朵一般。 白小純也有些傻眼,看了看孫夫人,又看了看巨鬼王,他哪怕再消沉,再頹廢,此刻也都忍不住拍著大腿,大笑起來。 “恭喜岳父!”這笑聲一起,白小純自己都沒發現,內心積累的煩悶與茫然,似也都在這笑聲中,散去了大半之多。 實在是自從巨鬼王出現后,二人一次次的斗嘴,好似一道道裂縫出現在了白小純封閉的內心,此刻這裂縫累積到了一定程度,在這笑聲里,決堤碎裂! 巨鬼王聽到白小純的話語,頓時郁悶。 可白小純正拍腿大笑時,那孫夫人笑瞇瞇的看向白小純,呦了一聲后,帶著喜氣的聲音,傳入白小純耳中。 “白秀才看來是贊同此事了,你看我,都忘了白秀才你的喜事了,那張寡婦說了,如果周員外同意的話,她家的女兒,也就是一個多月前死了夫君的小張寡婦,也是美人一個,你也可以入贅過來,你們爺倆一起的話,她家愿意給出五成干股。” “那小張寡婦命苦,前頭的夫君是個痞漢,魚肉相鄰,那里有白秀才這么知書達理,好在那痞漢遭了報應,聽說是被野獸給吃了。”孫夫人笑道。 白小純的笑聲戛然而止,巨鬼王那邊,卻是在聽完后,放聲大笑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