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32 打劫白小純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!無廣告! “浩兒……”白小純喃喃,在那激動中,如同一個孩子般,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,這笑容當初在通天世界時,經常能在白小純的臉上看到,可如今,在經歷了一切后,已經成為了寶貴。 在這頹廢中,在這消沉里,白浩魂的波動,猶如黑夜里亮起了一盞燈火,使得風雨寒夜內的白小純,在那寒風中,感受到了溫暖。 一如當年師徒二人在蠻荒的煉靈鋪內,相依為命的回憶,在這小縣城里,在這殘廟內,當初陽升起時,白小純徹底醒來。 他雙目開闔的剎那,就立刻看向自己的右手,似乎生怕一切的一切,都是自己的一場夢幻,直至他看著手背上的疤痕,一次又一次的神識感受后,他才長長的松了口氣。 白浩,沒有死! 或者說,他沒有徹底的灰飛煙滅,魂飛魄散,或許是守陵人最后的手段,又或許是白浩的執念,使得白浩還剩下了一絲殘魂。 這殘魂,就是當初白小純一把抓去時,那落在他手背上的火苗。 只不過這火苗太微弱了,隨時可以消散,盡管融在那疤痕內,可白小純的心不靜,在那一連串的波瀾風暴下,他無法察覺到這疤痕內微弱至極的魂的波動。 直至如今,在這小縣城內,在那消沉中,在那苦澀下,在那日出日落間的慢慢死寂中,他終于的……感受到了疤痕內,那微弱的幾乎難以察覺的波動。 “浩兒,你還陪著我……”白小純口中念叨著,笑容里有心酸,也有悲傷,他拿起酒壺,下意識的就要喝一口,可酒壺已空。 “浩兒,這里的仙人醉,是個好東西。”白小純自言自語,按著有些痛的額頭,起身重新去了酒坊,回來的路上,他一邊喝著酒,一邊說著話,路上的行人在看到這一幕后,一個個都神色古怪,還有不少趕緊就避開。 “白秀才瘋了!” “他都開始自言自語了,他說的浩兒,應該是他書童吧?” “也是一個可憐人啊。” 來自小縣城眾人的指指點點,白小純似乎沒有聽到,置若罔聞,原本他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封鎖了一切,如今在他的世界中,多了白浩。 似乎整個天地,只剩下了他與自己的徒兒,一邊喝著酒,一邊喃喃,白小純漸漸地身體又無意識的搖晃起來,一步步,回到了廟宇外,靠著殘壁,看著天空,目中的迷茫,又浮現出來。 白浩魂的波動,是他黑夜里的燈火,照亮了世界,讓本已經不愿去思索未來的白小純,再次有了思緒。 “浩兒,你說……為師該怎么辦……” “是繼續去找通天世界的人么……可我已經找了,從第一次蘇醒,就開始尋找,只是我找到的……都是尸體……” “浩兒,你記得北寒烈么?對了,你不認識他,我看到了他的尸體……”白小純搖頭苦笑,大口的喝著酒。 “我不敢繼續找下去了……可我又該怎么做,在這陌生的世界,陌生的天地……你要是能蘇醒過來就好了,可以幫我想想辦法。”白小純輕嘆一聲,看著那天空的太陽,漸漸西下,看著黃昏的余暉灑遍每一處角落。 直至快要天黑時,他再次醉了,習慣性的爬了起來,去了酒坊,當載著一整壺酒水,踏著夜色再次歸來時,酒壺的酒又少了一半,他的醉意更多。 “醉生夢死,逍遙痛快……”白小純喊了一聲,大笑起來,笑著笑著,他就哭了,跌跌撞撞的,拎著酒壺,到了破廟前,似想要邁過門檻,可卻失去了力氣,噗通一聲就倒了下來,醉睡過去,手中的酒壺滾到了遠處,不多的酒水溢出了一些。 四周一片漆黑,只有遠處小縣城內的燈火,朦朧中透著光亮,可卻照不到這殘廟的區域,只有冰冷的風吹來,無論是將滿地的枯葉滑動,還是四周竹林的輕微搖晃,都露出陣陣蕭瑟。 漸漸地,隨著深夜的降臨,四周的風更大了,那滾落在一旁的酒壺,在這風中晃動,被吹的向著遠處滾去,一路發出骨碌骨碌的聲音,直至陷入到了一處小洼地內,被一只腳,直接踩到了泥土中。 “這醉鬼早晚得喝死!” “不過說起來,這醉鬼的錢財倒是不少,都喝了幾個月了,居然還有錢財。” “我們也算是做了件善事,與其被他糟蹋了錢財喝死,不如把錢財給我們,我們也幫他一把,送他去和親人團聚!”寒風中,三個縣城內的痞漢,從竹林內走出,目中帶著貪婪與戲謔,看向廟宇門邊,躺在那里的白小純。 這三個痞漢,都是小縣城內凡俗的幫派之人,他們早就注意到了白小純,原本沒怎么在意,可一次次的看到白小純去買仙人醉,看著他似乎取用不完的銀錢,他們不由的心動了。 這么一個醉鬼,口袋又很豐厚,在這三個痞漢眼里,這就是一頭肥羊,此刻走出竹林后,只有一人快步走向白小純,另外兩個,則是在四周望風,實在是對付這么一個醉昏的秀才,他們中任何人獨自就可。 “孫五,趕緊宰了,咱們去粉秀閣好好快活一番。”那兩個望風的痞漢,笑著開口。 被他們稱呼為孫五的漢子,沒有半點猶豫,更是沒有絲毫的顧忌,快步就到了廟宇旁,站在了醉睡的白小純的身邊。 “白秀才,早死早投胎,我們幫你一把!”孫五目中有寒芒,從懷里拿出一把匕首,向著白小純的心臟,狠狠的刺了過去。 他們三人平日在幫派里,有著尋常百姓感受不到的經歷,手中也都有人命,雖算不上什么人物,可也都是心狠手辣之輩。 他們從來就沒想過留著白小純的性命,這種外來人,死了也就死了,若是沒死的話,丟了錢財去報官,他們三人也會有些麻煩。 此刻出手,就是要殺人奪財,那匕首在月色下,散出森寒之芒,眨眼就刺到了白小純的胸口,那手持匕首的孫五,嘴角帶著冷笑,甚至都想好了下一幕的畫面,知道這秀才必定在疼痛下睜開眼,而他也做好了準備,另一只手抬起,就要按向白小純的口,不讓他放出聲音。 這種事,他不是第一次做了,可就在匕首碰觸白小純胸口的剎那,一股仿佛刺到了金鐵上的反震,因孫五漢用了大力,此刻在這震動中,頓時讓他吃痛的驚呼一聲,手中的匕首不知為何,竟咔的一下,刀把碎裂。 孫五愣了,此刻手都發麻,甚至虎口在這反震下,都裂開滴下鮮血。 “孫五,趕緊的,干什么呢!”遠處二人因這四周漆黑,看不清晰,不耐的低喊了一句。 孫五深吸口氣,看了看碎裂的匕首,又看了看昏睡中滿身酒氣的白小純,他覺得應該是自己的匕首不結實,于是轉頭從同伴那里,又找來一把大刀,向著白小純的脖子,狠狠的一刀落下。 咔的一聲,比之前還要強烈的反震,頓時就讓孫五慘叫一聲,雙手都要斷了,身體被這反震,直接掀了個跟頭,倒在地上后,半天沒爬起來,至于那把大刀,也都直接碎裂開來,散落在四周。 而昏睡在那里的白小純,依舊鼾聲不斷,從始至終,都沒有半點反應,似乎無論是匕首還是大刀,都不如蚊子咬一下有感覺。 這一幕,頓時就讓孫五以及另外兩個痞漢,都額頭冒汗,眼睛圓瞪,身體都顫抖起來,一副見了鬼的樣子。 “他……他……” “這怎么可能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