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30 廟里的故事故事外的人

清晨。 遠處天空的白茫,好似魚肚一般,慢慢擴散,它周圍的云,原本是黑色的,可卻在這霞光中肉眼可見的成為紫灰色,又慢慢的變紅了。 霞光漸漸萬丈,穿透一切云層,映照在這世界的同時,有一老一少兩個身影,從遠處的山林內走來。 那老者穿著一身道袍,一身結丹修為盡管收斂,可還是從其如閃電般的目中透了出來,至于其旁的小童,則只是凝氣而已。 二人一路,來到了這處小縣城的殘廟前,那小童一眼就看到了醉睡在角落里的白小純,眉頭微微一皺。 “世間多凄苦,得不到大道者,一生如螻蟻,理他作甚。”老者搖頭,帶著小童走入廟宇內,這廟宇似曾經被火燒過,很是殘破。 “師尊,就是這里么?” “此地就是當年天火降臨的地方,你在這里感受,可讓你的引火訣,更上一層。”老者點了點頭,望著四周的殘缺,嘆了口氣。 “這里曾是一處永恒之母的寺廟,感受前,你先去拜拜永恒之母。” “永恒之母?”小童神色一正,立刻向著廟宇一拜。 “師尊,永恒之子與天外之敵的傳說,是真的,我們抬頭看到的,就是天外之敵,對不對?”小童抬頭看著自己的師尊,忽然問道,他心中已有答案,可還是想要問一問,這在他眼中,無所不能,無所不知的師尊。 師徒二人的聲音,漸漸傳入白小純的耳中,白小純慢慢的睜開了眼,又是一夜宿醉,讓他的頭有些痛,睜開的雙眼,也都很是朦朧,隨著慢慢清醒,記憶的浮現,讓他的心,又開始了刺痛與茫然。 經歷了被逼迫的與杜凌菲融合,經歷了弟子在自己眼前的死亡,經歷了一系列的算計,又經歷了天崩地裂后,世界的滅亡。 可以說,白小純的經歷,是他的很多同齡人,永遠也都無法想象的。 這一次又一次的事情,讓他迷失,讓他苦澀,讓他痛苦,讓他茫然。 似乎只有在那醉了后,在那模糊的夢里,他才可以找到失去的幸福與快樂……而在清醒后,當他抬頭看著那與通天世界完全不一樣的蒼穹,他的頹廢就控制不住的升起,化作了消沉。 對于這個大世界,白小純在這數月里,從人們的話語中,已經知曉,它叫做……永恒大陸。 就連凡人也都知道,這片世界,有一個美麗的傳說……傳說中,永恒大陸實際上,是一朵永恒之花。 這朵花太大太大了,她的五片花瓣,就是五片地域遼闊堪稱無盡的仙域。 人們把永恒之花,稱之為永恒之母,眾生對其歌頌,贊美,虔誠,就算是在這小縣城內,也都有永恒之母的寺廟,如白小純身后的這座,在多年前,被天火燃燒,成為了殘破,在沒有被焚燒前,這里……就是永恒之母的寺廟。 傳說中,人們居住在永恒之花的花瓣上,無數年來,似乎從這個世界有生命誕生開始,就始終這樣…… 而在這五處仙域的中心,那里被稱之為永恒海……永恒海上,霧氣彌漫,凡人不可靠近,傳說中……在那永恒之海的深處,曾經豎立著三座巨大無比的雕像! 這三座雕像,他們被稱呼為永恒之子,依舊是傳說,在很久很久之前,三位永恒之子,與天外之敵,進行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戰爭,那場戰爭的結果,是天外之敵沉睡,而三位永恒之子,則化作了雕像。 這個傳說,在整個永恒大陸流傳了不知多少年,原本任何一段神話,都會在流傳的過程中,漸漸消散,又或者是變了模樣,而最大的可能,而是會慢慢的,越來越多的人們只是把它當成一個傳說,不會去相信。 可偏偏……關于三位永恒之子與天外之敵的故事,卻從始至終,都沒有消散絲毫,更是讓這永恒大陸上幾乎每一個凡人,也都無比的相信,這不是傳說,而是真實的歷史! 白小純拿著酒壺,喝下一大口,聽著廟宇內那對師徒二人的談話,漸漸抬著頭,怔怔的看著天空,他半年前第一次蘇醒,抬頭看著這片陌生的世界的蒼穹時,他整個人腦海都掀起了轟鳴,甚至有一種荒誕的感覺。 即便是現在,他已經熟悉了這天空的不同,也聽到了關于這永恒大陸的歷史傳說,可他依舊還是每一次看到,心中對此都泛起無盡的波瀾。 這里的天空,實在是……太不一樣了。 天空上,在遙遠的相對的兩個方向,蒼穹中能看到……各有五座巨山,任何一座,似乎都能與仙域齊高,而在這兩側的五座巨山之下,則存在了一片大陸! 準確說,是豎著的大陸,甚至比任何一處仙域都要龐大! 巨山也好,豎著的大陸也罷,它們都沒有根,也不是屹立在永恒大陸上,而是憑空的……出現在蒼穹上,仿佛存在于星空中! “這哪里是什么山峰與大陸……這分明是一個身體龐大到了無法想象程度的……巨人,他抬起的兩只手!!”白小純心中喃喃,看著天空,這是他數月前第一眼看到后,內心最直接的感受。 同時,這也是哪怕孩童,也都明白的歷史,因為……在這天空上,除了那兩只大手外,還有半張……面孔! 這半張面孔,似乎在星空中,距離這里太遠太遠,可依舊還是能讓人看清其模樣,充滿了威嚴,充滿了肅煞,更有一股狠厲之意,彌漫其中,觸目心驚! 這半張面孔,永恒的浮現在天空上! 如果說巨山與豎著的大陸,在白小純最直接的感受里,是兩只大手的話,那么他數月前,第一次看到那半張面孔時,他內心最震撼的畫面,就是在那永恒大陸外的漆黑星空中,存在的那個龐大無比的巨人。 這巨人太大,只是半張臉,就足以成為永恒大陸一半的蒼穹,而他抬起的雙手,顯然是要……將這永恒大陸,直接拍成飛灰! “他,就是與三位永恒之子一戰的天外之敵。”白小純的耳邊,傳來廟宇內,那結丹老者對其弟子述說的聲音。 傳說,這位天外之敵,毀滅了整個星空,直至在永恒大陸外,被三位永恒之子以死亡為代價,將其封印,陷入到了無休止的沉睡。 傳說,在未來的某一天,這尊巨人,將會從沉睡中蘇醒,當他睜開眼的一刻,將會滅去他所看到的一切存在。 白小純拿起酒壺,喝下一大口。 腦海浮現這幾個月,他聽到的故事,想到了骨舟第一層的那副巨大的雕畫,畫面的一切,所描述的……正是這段傳說。 “傳說……三位永恒之子,在封印了天外之敵后,因這片世界存在了肆虐的波動,所以他們將各自的族人,都收入到了身體中,隨后化作了三座龐大的雕像,屹立在永恒海的深處。”廟宇內,老者也正向著其弟子,說起了這段歷史。 “傳說,這三位永恒之子,他們的身體內,形成了世界,他們最后的生機,讓世界有了生命,從而誕生了眾生……而他們的族人,則成為了皇族,一代代引導,統領,開智,讓眾生漸漸步入正軌,踏入修行……” “傳說,若干年后,第一尊永恒之子化作的雕像崩潰了……從雕像內,走出了一個世界的人,那些人在看到了永恒大陸后,看到了天空的異相后,他們沒有了剛剛走出的喜悅,而是在這永恒大陸上,在他們的皇族幫助下,扎根,生存,繁衍……” 廟宇內的聲音,陸續的傳來,白小純聽了后想笑,可卻笑不出來,盡管這個故事,他在這數月里,已不是首次知曉,可每次聽到,他心中的風暴與震撼,遠遠超出那些說故事的人。 人有喜怒哀樂,故事有悲歡離合,看到有人預言本書從此會悲劇,耳帥我小袖一甩,大吼一聲,哪個敢說是悲劇,絕不可能,我以我的帥來作抵押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