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13 三叩謝師恩

通天河東脈,逆河宗天空震顫,隨著血祖那磅礴的身軀拔地而起,驚天動地的氣血,在他的身上擴散出來,直接將蒼穹染紅。 他的目中帶著仿佛累積了無數歲月的瘋狂與仇恨,全身氣勢不斷地爆發,整個人化作一道似乎要去切割天地的長虹,直奔……通天島!! 速度之快,一路直接轟鳴無盡,所歸之處,大地山脈坍塌,地面被震的碎裂開來,通天海更是仿佛有一把利刃,驟然斬在了海面上,使得從通天東脈直至通天島,這兩點之間的海面,在轟鳴中被分出了一道巨大的長線! 這長線深入海底,如同將大海分割開來,一路橫掃,似通天海水都只能讓路! 強悍如天尊,此刻也都面色變化,他要去追擊白浩與白小純的腳步,因血祖的蘇醒,因這滔天氣血的降臨,不得不停止下來! 與白小純不同! 血祖雖也是不死卷大圓滿,可他沒有半點修為加持,憑著的就是不死卷那強悍的肉身之力,而更驚人的,則是他的血脈……他是魁皇一脈的血統,這就使得不死卷在他身上,所爆發出的力量之強,超出了白小純! 畢竟這不死卷,在最早的時候,就是一代魁皇為了其子嗣遺留! 同時,血祖畢竟成名多年,在不死卷上的氣血深厚程度,也非剛剛大成的白小純可比,那是無盡歲月積累而成,甚至他在魂飛魄散時,其肉身的氣血,看似沉寂,可卻一樣在歲月中,不斷地沉淀下來。 這萬年以上的沉淀,在這一剎那滔天爆發,不再是尋常的半神,而是無限的接近半神大圓滿的程度,其散出的氣息之強,就算是通天道人,也都無法不動容! 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,偏偏血祖在蘇醒的那一刻,他已然感受到了白小純的存在,他更是通過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方法,憑著血脈之力,感受到了守陵人的計劃。 這計劃,與他當年死亡時,守陵人所說的有些不同,可他不在乎了! “守陵人選擇了他……也好……” “我本就愧對先祖,本就不是適合帶著所有人走出這片世界……去完成先祖的遺愿……我只想與靈兒平凡的度過一生……” “是這天尊,在我面前斬殺了靈兒,我如今蘇醒……可也在這世間存活不了多久,既如此……我現在最想要做的,就是殺了天尊!!”血祖哭著笑著,目中越發瘋狂! “即便我殺不了他……也要阻止他去毀滅守陵人的計劃,阻止他去……掌控靈兒融入的世界之寶!”血祖身體轟鳴間,竟有火焰驀然燃燒,他赫然是……燃燒自己的一切,換來更強的戰力! “我只遺憾……這一次的蘇醒,只是感受到靈兒的分魂在北脈世界之寶中,可卻沉睡……”血祖側頭看了一眼北脈,轉身時,他的速度更快。 轟鳴中,血祖好似化作了燃燒的巨人,戰力不斷地爆發中,突破了半神大圓滿,無限的接近……準天尊! 直至他的目中,在這極致的速度下,看到了通天島,看到了站在通天島的天空上,背后有一只四脈為骨,海水為肉的巨大手掌的……天尊! “天尊!!”血祖咆哮,悍然沖去! 天尊瞇起雙眼,目中一樣露出煞氣,更是心煩氣躁,他心底對于守陵人的恨,已經無法形容,實在是這些年來,守陵人雖修為日漸虛弱,可其心機之深,各種計算的結果,每次都讓天尊這里狼狽不已。 那種一次次打斷自己即將成功的希望,讓天尊已經發狂,此刻右手抬起時,他身后的大手,轟轟而動,直奔血祖! 在萬年前……二人之間同樣爆發過類似的廝殺,如今……萬年之后,當年戰意的延續,再次崛起! 一場絕世之戰,驟然驚天! 通天海的生死之戰爆發的同時,在蠻荒,魁皇城大地深處,這座魁皇朝留下的至寶的下三城內……一片廢墟中,守陵人盤膝坐在殘塔上,他的目光,也從看向虛無中收回,低頭時……其目光落在了……出現在此地的白浩以及白小純身上。 整個世界,白浩沒有其他的選擇,他能想到的唯一的一個能略微抵抗天尊追殺的地方,就只有這里! 哪怕守陵人已經油盡燈枯,隨時可能歸墟而去,可他畢竟是……上一代的冥皇,畢竟是……存活了無盡歲月的,整個世界的守陵人! 將白小純傳送到了這里后,白浩心底松了口氣,他如今的魂已經在那二十二色火的燃燒中,模糊起來。 白浩明白,自己的時間……已經很少很少了…… 他心中不舍,轉頭時看向盤膝坐在那里,隨著融合被打斷后,生機雖黯淡,可卻不再繼續流逝的白小純,看著白小純那全身皮包骨,頭發已經全部脫落,滿身皺紋蒼老的樣子,白浩哭了。 “師尊……”身為魂體的白浩,本沒有真正的眼淚,可如今在這火焰的燃燒下,在生命的最后中,好似有奇跡發生,他的目中淚水,一滴滴的落下。 盡管,這淚水在落下時,化作了火焰,可他看著師尊的悲慘,心中的刺痛與難受,無法因眼淚的流下而減少絲毫。 直至白小純好似聽到了徒兒的呼喚,茫然中,漸漸似用了全身的力氣,想要去睜開眼睛,可他實在太虛弱了,僅存的生機已經無法支撐他去完整的睜開雙眼,只是將沉重的眼皮抬起了一絲,就已經讓他這里疲憊到了極致。 好在,哪怕只是睜開了一絲,他還是模糊的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徒兒……盡管他的目中依舊有迷茫,好似失了魂一般,可這一絲縫隙內的目光,還是讓白浩的身體一顫。 “師尊!!”白浩激動,跪在了白小純的面前,望著眼前的師尊,他的魂此刻消散越來越快,可他的臉上卻露出笑容。 這笑容很純真,如同晚輩看到對自己關愛的長輩后,那種發自肺腑的,發自心靈的孺慕之意,向著白小純,輕輕叩首。 一叩! “一謝師尊……塑魂之恩……”白浩喃喃,額頭隨著叩首,碰觸大地,隨著與地面的碰觸,在他的腦海里,浮現出了當年自己蘇醒后,看到的站在自己面前,自稱是自己師尊的身影與畫面。 那是他永生永世,也都無法忘記的永恒。 白小純身體一顫,冥冥中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意識在那迷茫中掙扎,似想要恢復清醒,想要徹底的睜開雙眼。 白浩抬起頭,深深的看著白小純,看著自己的師尊,他臉上的笑容更燦爛,只是那目中的不舍,也越發濃郁,低頭時,再次一叩。 二叩! “二謝師尊……陪伴之恩……”白浩的聲音,已經微弱了,他的魂此刻已經模糊不清,二十二色火的燃燒,似乎在這一刻,也要到了尾聲。 他的腦海里,此刻隨著話語,浮現出了魁皇城的那間煉靈鋪,師徒二人相依為命的畫面,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記憶里翻轉,久久不散。 那是他這一生感受到的親情,那是他這一輩子,都最為珍貴的溫情…… 白小純的身體越發顫抖,他的意識在這一剎那好似有吶喊傳出,一種強烈的不安,仿佛有無比珍貴的事物,要永久的在自己身邊消失一樣,讓哪怕再迷茫的他,也都于這顫抖中,漸漸要蘇醒! 白浩抬起頭,最后的看了白小純一眼,這一眼很深很深,似要將白小純的樣子,永遠的留在自己的生命里,他的不舍、留戀,在這一刻,也已深邃無盡,重新低頭時,在那身體的燃燒下,在那神魂的消散中,再次叩首…… 三叩! “三謝……”白浩呢喃,可他的這句話,已經無法繼續說完了,他的神魂隨著叩拜,從雙腳開始,直接憑空消失了……直至雙腿……直至整個身軀,最終散去的,是那保持著叩拜的姿勢,碰觸大地的額頭…… 三叩,謝師恩! 未完的話語,似乎只能在冥冥中,回蕩虛無。 “如果有來生……我還做師尊您的弟子……” “不!!”在白浩消失的瞬間,白小純那原本不可能抬起的干枯的手,竟顫抖中抬起,向著面前白浩消失的地方,一把抓去。 :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