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006 緣由

或許與事實還是有些出入,可在看到杜凌菲走出的時候,白小純慘笑中,他覺得自己也應該明白了。 若干年前,那場天尊叛亂,逆了整個魁皇朝的戰爭中,魁皇勢力大敗,丟的不僅僅是通天大陸,還丟了魁皇的秘傳之法,不死長生功中的長生卷! 從此之后,在蠻荒修生養息的魁皇朝,只剩下了不死卷,或許是為了對抗天尊,又或許是為了某個希望……在守陵人的干涉下,不死卷不再是只有魁皇血脈之人才可以修行的功法,而是擴散開來,甚至在通天大陸的宗門,也都有了不死卷的殘本。 以這個方法,來讓不死卷,不會滅絕,來讓整個通天世界的所有人,都有可能去修煉這曾經魁皇的秘法。 而獲得了長生卷的天尊,對于此事沒有阻止,因為他在研究了長生卷后,在發現自己無法修行后,已經有了一個瘋狂的念頭。 他想要讓修煉不死卷與長生卷的修士越多越好,然后將他們融合在一起后,進而煉人成不死長生丹,吞下此丹,以這種方式,使得自身獲得不死長生功的底蘊之力。 為了此事,顯然天尊研究了很久,無論是這地宮四周的骸骨,還是那三具曾經魁皇的尸骨,都是他研究與試驗后留下。 只是可惜,長生卷的難度程度,似比不死卷還要更強,以至于天尊多少年來,雖培養了無數修煉長生卷之人,可最終全部失敗,沒有一個能真正成功,怕是最多,也就是皮毛而已。 直至他的大弟子……北脈的寒門老祖,在修煉了長生卷后,竟獲得了成功,這就讓天尊的心思火熱起來。 也正是在那個時候,蠻荒中,出現了一位大能之輩,被稱之為血祖,或許此人具備了驚艷絕倫的天資,又或許是擁有魁皇血脈,總之,他的不死卷大成,修為以此突破,肉身半神! 或許,如果沒有天尊的出現,他沒有去背叛魁皇朝,那么當血祖修煉大成之后,以他的天資,也一定能去修煉長生卷。 那么血祖極有可能成為這個世界上,真正的不死卷與長生卷全部大成之修,進而突破踏入天尊! 成為守陵人口中,真正意義上,具備了走出世界資格之人! 而寒門老祖與這位血祖,原本應該是對立的兩個人,卻不知為何,產生了情愫,以至于最終發現了天尊的計劃,接下來的事情……白小純已經從寒門老祖那里知曉了一些。 寒門老祖叛出師門,與血祖一起,被天尊斬殺! 血祖滅亡,沉入通天河底,只有一只手不甘心的伸出……寒門老祖隕落,留下一縷分魂,奪舍化作真靈,藏身靈溪宗,遙望在血溪宗……她的道侶。 同時……這場意外,也使得天尊計劃中的第一次融合煉丹,就此失敗。 而天尊顯然沒有放棄這個計劃,在之后的歲月里,他一方面尋找其他離開這片世界的辦法,另一方面則是在不斷地嘗試中,將這個不死長生丹的計劃,做為了他最后的手段。 如果始終再沒有第二個人能將長生卷修煉成的話,或許,這個計劃最終還是會漸漸被天尊放棄,可顯然在天尊沒有放棄之前,他的女兒杜凌菲……竟成為了第二個,修煉長生卷有所成之人! 而隨著杜凌菲的骨頭成為了水晶之色,可以看出杜凌菲對于長生卷的修煉,不說是達到了白小純對于不死卷的程度,可從其修為的突飛猛進也能看出,相差無幾。 畢竟……她的背后是天尊,在天尊的培養下,杜凌菲的修煉,自然極為順利。 可同樣的,對于自己的女兒修煉成了長生卷,天尊即便是再冷酷無情,也都內心動搖起來,一方面是想要離開這片世界的渴望,另一方面則是要犧牲自己的女兒,這個選擇……讓天尊也都猶豫不決。 所以……才有了當初的蠻荒絕世之戰,他與小女孩合作,欲殺守陵人,所以……也才有了鬼母戰舟上,試圖借助戰舟離開這片世界之事。 可惜。全部失敗。 那個時候,天尊已瘋狂了,他不止一次的喃喃中,都說了同一句話…… “守陵老鬼,這一切,都是你逼我的!!” 在天尊看來,這的的確確是守陵人逼著自己,只能去走這最后一條路,他不甘心,可卻沒有太多的選擇,所以他選擇了對蠻荒發起決戰。 他選擇了要滅了蠻荒一切生機,殺了守陵人,散了冥河,斷了魁皇朝一切血脈,也正是在這個時候……白小純的不死卷,繼血祖之后,大成! 在犧牲自己的骨肉還是自己的壽元斷絕面前,想要離開這片世界的渴望帶來的瘋狂,讓天尊選擇了前者……于是,鑒于曾經的失敗,杜凌菲這里被他第一時間……以奴印控制! 隨后,他默默等待白小純的出現,直至確定了白小純的不死卷的的確確大成后,他伸出了手,在無人能阻擋中,將白小純從蠻荒,生擒而來。 白小純苦澀中看著從天尊背后走出的杜凌菲,他眼中的杜凌菲,神色呆滯,好似一個木偶般,沒有絲毫的靈動,唯獨那目中深處的奴印,在那急促的閃動中,詭異無比。 “小杜杜……”白小純艱難的開口,他想起了在北脈時,天尊利用她與自己,去引來鬼臉的一幕,想到了那時的杜凌菲,其目中的失落以及悲傷。 “不要怨我……我本也不想這樣,一切,都是守陵人!!”天尊仰天大笑,那笑聲中帶著復雜似有那么一絲悲傷,帶著決然,更有極致的癲狂。 天尊已經瘋了,他此刻目中露出的瘋狂,似能顛覆整個蒼穹大地,他站在那里,已沒有了往日的從容,而是目中帶著瘋狂的血色,右手抬起掐訣,向著杜凌菲一指! 這一指之下,杜凌菲身體猛地震動,緩緩的抬起頭,神色依舊呆滯,慢慢的走向白小純,在白小純的苦澀中,他看著杜凌菲逐漸靠近,直至走入這黑色的血潭內,黑色的血水沾染了她白色的長裙,那一個個詭異的符文,也都貪婪的順著黑色的裙子,爬上了杜凌菲的全身,不斷地游走中,使得這一刻的杜凌菲,看起來更為詭異。 就這樣她走到了白小純的身前,右手慢慢的抬起……直至按在了白小純的天靈上,在這抬起的過程中,她的全身在這一剎那,猛的就散發出強烈的水晶光芒…… 一股長生卷的氣息,從杜凌菲身上,驀然爆發。 與此同時,天尊的笑聲傳出,右手狠狠的向著地面一拍,整個地宮轟然震動,四周的陣法,立刻就閃耀強烈的光芒,在這光芒閃爍中,那些組成陣法的骸骨,竟肉眼可見的融化,尤其是那三具曾經魁皇的尸骨,也是如此,正不斷的消融…… 隨著骸骨的消融,隨著陣法光芒的璀璨,處于陣法核心的黑色水潭,此刻其內的黑色血水,頓時翻滾,在那不斷地旋轉下,更多的符文從其內冒出,紛紛涌動出現在白小純與杜凌菲身上! 順著他們的七竅,不斷地鉆入進去,強烈的痛楚,讓白小純身體顫抖,可他的目中更多的,卻是悲傷與憤怒! 他悲傷杜凌菲的處境,他憤怒天尊的無情! “要死了么……”白小純慘笑中,他在心底再次試圖呼喚北脈的寒門老祖,可卻如被封鎖,沒有絲毫回應,他的身體在那大量的符文的涌入下,不受控制的散發出強烈的金光,這金光璀璨而起,與杜凌菲身上的水晶光芒,形成了呼應。 這種呼應,在強烈到了極致后,在這陣法旋轉到了巔峰,從杜凌菲那里,傳來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吸力! 這吸力瞬間就順著杜凌菲的手,直接涌入白小純體內,白小純全身顫抖,看著呆滯的杜凌菲,他慢慢的……閉上了眼睛。 可就在他雙目閉上的瞬間,杜凌菲的目中突然地出現了強烈的掙扎,她的身體哆嗦,她的右手顫抖中似要抬起,哪怕被奴印了,可她的本能,似還是不愿去傷害白小純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