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97 我回來了

人已臨近,聲音炸開! 僅僅是聲音,就立刻讓陳賀天雙耳震動,心神似要崩潰,七竅竟在這一剎那,被震的流下鮮血,他駭然中甚至都來不及反應,滿腦子都是如被重錘后的嗡鳴巨響。 一旁的白鎮天,一樣狼狽無比,在這聲音下,被震的五臟六腑似都要崩潰,直接就噴出大口鮮血,仿佛靈魂都要在這怒吼下,被直接摧毀的支離破碎。 唯有靈溪老祖毫發無損,可他如今內心的震動,隨著這熟悉的聲音入耳,讓他呼吸猛的急促起來,目中更有無法置信,想要回頭去看,可看到的,只是那道因太快的速度,從而扭曲的虛無與模糊的天地。 白小純化作的長虹速度之快,仿佛要將天地撕裂,更是掀起一股驚天動地,甚至讓這戰場都震顫的無上氣勢,在陳賀天、白鎮天要對紅塵女圍攻出手的瞬間,驟然降臨! 遠遠一看,好似一支鋒利無比的箭矢,勢如破竹,剎那轟來,出現時,赫然在了紅塵女的身邊,在紅塵女嬌軀震顫時,白小純右手一把將紅塵女抱住,站在原地,左手抬起,向著陳賀天以及白鎮天,以超越閃電的速度,直接就隔空一指! 這不是他全力的出手,可依舊在點出時,天地色變,風云卷動,一股超出了天人的修為戰力,在這一刻滔天爆發。 隆隆之聲,頓時擴散整個戰場,讓這大地上交戰的雙方修士,一個個都震耳欲聾,駭然無比時,凄厲的慘叫從陳賀天以及白鎮天口中猛的傳出。 陳賀天鮮血狂噴,只覺得一股無法想象的大力直接就轟入自己體內,其力量之大,竟震的自己好似化作了一個水袋,而那袋子里的水,則是他的體內鮮血,被這重擊之下,他身體似要爆開,而體內的鮮血,在這強悍的擠壓下,直接就從他體內無數血管內爆出! 順著七竅,順著全身汗毛孔,向外不斷地噴出…… 而他的身體,也猛的在這一指沖擊下,直接倒卷,鮮血噴灑的同時,他全身上下更是傳出咔咔之聲,他體內的所有骨頭,在白小純那一拳之下,在體內鮮血的爆發中,似也無法承受,竟開始了碎裂! 寸寸碎裂,眨眼的功夫,倒退而去的陳賀天,他全身骨頭竟直接成為碎末,甚至連身體的重量都無法支撐,好似要成為一團肉泥! 沒有結束,血液與骨頭的崩潰,依舊無法抵消白小純這一指之力,在那轟鳴下,在那慘叫中,他沒有了血液與骨頭的血肉之身,直接就被撕裂,最終爆開! 只剩下他的元神,在凄厲的慘叫中,猛的逃出,瑟瑟發抖的元神之體,此刻在半空中帶著強烈到了極致的恐懼與無比的駭然,失聲尖叫。 “你……白小純……你……半神!!”他已經語無倫次了,實在是白小純那一指,讓他的靈魂都顫動到了極致,不敢去相信眼前的這一幕。 重傷的不僅僅是他,還有白鎮天,此刻的白鎮天,一樣鮮血噴出,全身發出咔咔之聲,在這不斷地倒退間,他的一切防護之法,一切法寶,都沒有絲毫作用,根本就無法抵抗來自白小純的那一指之力。 轟鳴下,他的半個身子,直接就爆開,鮮血灑落時,他面色蒼白,急速后退,總算是讓自己的肉身,沒有如陳賀天那樣,徹底崩潰。 要知道身為天人,雖只要元神不滅,就不會隕落,可肉身一樣重要,失去后他們的戰力將損失太多,而重新凝聚身體付出的代價極大,且很難與元神徹底融合,會讓他們在很長一段時間,處于修為的低谷,脆弱無比。 “白……白小純!!”白鎮天身體顫抖,目中帶著無法置信,一樣失聲。 這一切都是眨眼間發生,隨著白小純到來,隨著他揮出一指,全部過程不到幾個呼吸,就已經逆轉乾坤般,讓天地蒼穹眾生,全部震撼。 而這……還是他留手之后的表現,白小純雖怒意彌漫,可他明白,他來到這里的目的不是殺人,而是要與當年阻止靈溪與血溪之戰一樣,去阻止蠻荒與通天之爭! 所以,白鎮天與陳賀天,才沒有被白小純這一指滅去,而許寶財所說的關于陳賀天的所作所為,讓白小純恨意極深,雖克制之下沒有絕殺,但卻還是在陳賀天身上,多添了一份修為,使得其肉身徹底崩潰。 “小純……”半空中,靈溪老祖呆呆的看著這一切,內心一樣掀起大浪,白小純失蹤數年,沒有半點音訊,靈溪老祖嘴上不說,可心中始終掛念,只是如今白小純出現的太突然,讓他根本就沒有絲毫準備,而更讓他震撼的,是白小純此刻所表現出的戰力。 “半……神!!”靈溪老祖喉結滾動了下,他也是天人,清楚的知道陳賀天與白鎮天的實力,而能輕描淡寫的一指之下,就讓這二人如此重創,這種戰力……靈溪老祖無法將其與天人聯系在一起。 唯有……半神! 可這太匪夷所思,太過駭人聽聞,靈溪老祖哪怕再對白小純有信心,有期待,也都無法想象,對方到底有了什么樣的造化,數年前,還是天人初期,數年后……竟已臻半神!! 一樣震撼的,還有此刻被白小純抱住的紅塵女,她怔怔的看著白小純,疲憊的目中,有些茫然,似不敢確定所看到的一切,是否真實。 “我回來了。”白小純望著紅塵女,目中帶著復雜,輕聲開口。 聽到白小純的話語,感受到白小純身上傳來的溫暖,紅塵女的臉上漸漸露出笑容,整個人一下子就放松了,隨著放松,這數年戰爭的壓力,一下子就在體內爆發,形成的疲憊如排山倒海一般,讓她慢慢閉上了眼睛,昏迷過去。 看出了紅塵女那從心底升起的疲憊,看著昏迷的她,白小純的心感受到刺痛,慢慢的將其放下后,他站起身抬頭時,目光落在了靈溪老祖身上。 “拜見老祖!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抱拳沉聲開口。 靈溪老祖呼吸猶自急促,此刻依舊是帶著無法置信與不可思議,張開口竟不知說些什么,哪怕到了現在,他依舊還是對白小純修為的提升,感到匪夷所思,一切好似夢幻般。 “老祖,把逆河宗的同門,都召集過來,這場戰爭……我們逆河宗,不參與!”白小純的心很壓抑,這四周戰場的氣氛,讓他的聲音,越發的低沉。 靈溪老祖聽到這句話后,呼吸一頓,目中露出精芒與果斷,他知道以自己的修為,無法讓逆河宗在這場戰爭中獨善其身。 可如今隨著白小純的歸來,以及其身上那連自己也都看不透,只覺得深邃無比好似星空般的修為,還有方才那兩拳之下,展現出的驚人一幕,讓他心中升起了希望。 沒有半點遲疑,靈溪老祖立刻就開口,聲音蘊含修為之力,擴散八方。 “逆河宗弟子,全部到老夫這里來!!” 他的聲音回蕩戰場,若是在之前,即便反復疾呼怕也難有人能響應。而如今的戰場雖還有廝殺,可白小純的出現,讓太多的人在那心神的震動中,停止了出手,尤其是白小純的話語與靈溪老祖的聲音,更是讓聽到之人,都氣息紊亂急促間生出了各種思緒。 而戰場上的逆河宗弟子,此刻也都內心狂震之下,紛紛飛出,直奔靈溪老祖,隨著一道道身影帶著疲憊的過來,里面有上官天佑,有北寒烈,有宋缺,神算子,還有……宋君婉。 相比于其他人,宋君婉的目中更為復雜,她的目光在昏迷的紅塵女身上多看了幾眼,白小純察覺到了宋君婉的目光,實際上之前他到來時,逆河宗的眾人,也都在他的神識之內,如宋君婉那里,白小純看到了她被宋缺保護的很好。 此刻心中雖有歉意,可眼下卻不是解釋的時候,很快的,戰場上所有的逆河宗弟子,都一一臨近。 他們到來的途中,沒有人敢去阻攔,任由逆河宗的修士,凝聚到了一起。 “白小純,你什么意思,你莫非要背叛通天世界!!”只剩下元神的陳賀天,此刻哪怕發抖,也依舊急促的開口,實在是眼前這一切,讓他駭然恐懼的同時,對白小純的恨意比曾經還要強烈太多。 畫了紅塵女的人物圖片,在公眾威信號里,大家回復紅塵女,就可以看到啦。 好像還有不少人不知道如何看,打開威信,添加好友,查找公眾號,輸入耳根崛起的拼音,也就是,關注后即可。 公眾威信號有假的,那個什么吉安縣網絡公司的,就是假的,我已舉報好多次,沒什么大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