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73 答案

“小肚肚”白小純一愣,有些驚喜,咧嘴笑了起來。 杜凌菲遠遠地就看到了白小純,察覺白小純非但沒有傷勢,依舊是那么一副活蹦亂跳的模樣后,杜凌菲臉上帶著無奈,似很頭痛的樣子,一晃之下就到了白小純的近前。 “你啊,在九天” “打住打住,小肚肚,大家見面挺高興的,你別提九天云雷宗,那就是一群王八蛋,你不知道,他們有多過分”白小純一聽這話,頓時不干了,一股腦的將自己在九天云雷宗的委屈說了個遍。 杜凌菲嘆了口氣,有心去說白小純在九天云雷宗的事情,可聽著白小純的話語,漸漸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。 實際上自從到了北脈后,杜凌菲就外出執行天尊給予的任務,始終沒有歸來,直至數日前,她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一部分,心中擔心白小純,于是匆匆趕回。 可回到了九天云雷宗,她所看到的以及聽到的,讓她都覺得不可思議,哪怕她對白小純很了解,但還是被白小純的禍害之力震撼了。 甚至她覺得九天云雷宗的弟子在看自己時,目光都不大對勁,于是又連忙外出,尋找白小純,只是不知什么原因,她給白小純傳音,卻始終沒有回應,于是在這九天云雷宗四周查找。 漸漸的,她看到了這一片冰原的融化,這奇異的一幕,她在看到后第一個反應,就是白小純必定在這附近。 于是一路找來,果然看到了白小純。 “好了好了,我不說行了吧。”眼看白小純委屈中帶著激動,杜凌菲嘆了口氣,柔和開口。 “我的事情也處理了大半,接下來還有一些你也不能總在這里,咱們一起走吧。”杜凌菲走到白小純的面前,幫他把有些散亂的頭發整理了一下,又拍了拍他衣衫上的塵土,輕柔說道。 如此近距離的接觸,一股幽香鉆入白小純鼻中,白小純眨了眨眼,看著面前肌膚似雪,絕美動人的杜凌菲,他的心臟微微加速跳動,心中是很愿意跟著杜凌菲一起的,可琢磨著自己男子漢大丈夫的,跟著一個女人算什么事啊,就算真的要去,也是以保護的身份,又或者是杜凌菲多邀請幾次才可,于是干咳一聲。 “我在這里挺好的,你忙你的好了。”白小純抬起下巴說道。 杜凌菲鳳目眨了眨,美眸在白小純身上一掃,掩口一笑,目中露出狡黠,上前拉住白小純的手臂。 “小純,我在這里挺孤單的,你來陪我好不好呀。” “我考慮一下。”白小純心頭得意,尤其是杜凌菲這軟綿綿的話語,讓他聽了后心底癢癢的,可表面上還是一副傲然的樣子。 “你陪著我的話,那九天云雷宗的馮塵那么畏懼你,一定不敢來糾纏我了,小純,好不好。”杜凌菲忍著笑意,再次輕柔說道。 “那是”白小純一聽這話,很是得意。 “姓馮的敢出現在我白小純面前,我打不死他他肉身都沒了,就剩下個神魂,當初若不是云雷子等人阻止,我早就滅了他”白小純很是得瑟,此刻哈哈一笑。 “罷了罷了,既然你都這么說了,我就陪你好了,順便在路上保護你。”白小純心頭舒坦,杜凌菲那里卻再也忍不住,笑出聲來。 “嗯嗯,我家小純最厲害,都敢當著我爹的面,自稱天尊是你岳父了” 白小純頓時尷尬,一瞪眼時,杜凌菲身體飄然后退。 “想要保護我,那你要追上我才可以呀”杜凌菲目中帶著勾人之意,似充滿了說不出的嫵媚,落入白小純眼中時,白小純的心再次加速跳動,他本以為宋君婉就已經夠妖孽了,可沒想到這一向正經的杜凌菲,此刻目中帶媚的模樣,更加的妖孽。 “妖女休走”白小純大喊一聲,驀然追去。 笑聲回蕩冰原,二人一前一后,在杜凌菲的嬌笑中,漸漸遠去。 歲月好似回到了曾經在靈溪宗的時光在這冰原上,蒼穹蔚藍,大地遼闊,放眼看去一片冰雪,見不到絲毫人煙,唯有白小純與杜凌菲兩個人,在這冰天雪地里,在這銀色的素裹中,一路相伴。 時而談笑,時而溫柔,說著彼此的經歷,說著曾經的往事,漸漸地,原本在白小純心中存在的隔膜,似也隨著如今的相伴,漸漸地消失了。 杜凌菲,似重新的成為了白小純記憶里的小肚肚,二人的笑鬧之聲,在這冰原中回蕩 直至一個月后,二人在這北脈冰原的深處時,白小純實在沒忍住,問了一句。 “小肚肚,咱爹給咱們的任務到底是什么啊。”白小純似乎不覺得自己這句話有什么問題,此刻厚著臉問道。 “希望你在看到我父親時,還能這么稱呼。”杜凌菲似笑非笑的望著白小純。 白小純干笑幾聲,他很想拍著胸口告訴杜凌菲,自己哪怕當著天尊的面,也一樣敢這么開口,可一想到自己曾經吸了天尊視若至寶的血發,白小純就心虛,于是在這干笑中,他岔開話題,繼續追問杜凌菲在北脈的任務。 杜凌菲猶豫了一下,她父親安排的任務,是絕密之事,按照道理她不能去告訴任何人,可她看了看白小純那一臉好奇的樣子,心頭一軟,輕聲開口。 “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,不要和任何人說” “我父親派我來北脈,是調查我大師姐的事情”杜凌菲低聲說道。 “你大師姐”白小純一愣,他腦海瞬間就浮現出女嬰的身影。 “九天云雷宗不是北脈最早的源頭宗門,北脈曾經的宗門,叫做寒門”說到這里,杜凌菲看了白小純一眼,繼續開口。 “而寒門當年的半神老祖,她是我父親當初第一個弟子,所以我稱呼她為大師姐。” “這寒門老祖,當年背叛師門,干出天怒人怨之事,可我父親念在師徒之情,只想將其擒拿,沒有殺心,可偏偏她歹毒無比,竟要暗算我父親,最終被我父親忍痛斬殺”杜凌菲嘆了口氣,說著她聽說的往事。 “只是我那大師姐天資驚艷絕倫,多少年后,我父親回憶此事,總覺得有些蹊蹺,所以讓我來這里,在這寒門的發源地,去暗中查一查大師姐當初,到底是真死,還是假死” “實際上這些年,我一直都在調查這件事情當初之所以去靈溪宗,也是為了此事,因為靈溪宗就是寒門被滅后的殘存弟子,逃去東脈后,組建的宗門。”杜凌菲說到這里,看向白小純。 白小純此刻已經震驚了,他沒想到杜凌菲來北脈,居然為的是那女嬰 而如今聽著杜凌菲的話語,他也終于明白為何當初堂堂天尊之女,會出現在靈溪宗內 “那為何你又出現在血溪宗的血子試煉里”白小純抬頭看著杜凌菲,問出了他心底始終存在的疑問。 杜凌菲沉默,半晌之后,她幽幽開口。 “那是因為血溪宗的血祖,與我的大師姐曾經是一對道侶我想,哪怕血祖已隕,可若大師姐沒死,或許會在陪伴在其夫君身邊” 這些話語,如一道道平地而起的驚雷,在白小純腦海中轟隆隆的炸開,他呼吸陡的急促,很多往事在這一瞬,豁然開朗。 為什么血祖屹立在那里多年,始終存在,沒有被天尊取走 為什么杜凌菲離開后,靈溪宗最深層的秘密,保護女嬰的陣法出現了松動 這一切,此刻都有了答案。 可白小純的心中還是有一個疑惑,但他沒有去問,那就是這所有的事情,天尊為何自己不去調查,而是要讓杜凌菲去查 甚至天尊自己都可以憑著其強悍的修為,強行翻開一切答案,可為何他沒有這么做 再就是女嬰的存在,天尊真的不知道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