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71 扔出去

云雷雙子中的弟弟,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感受死亡的恐懼,其身體就瞬間在這狂暴的沖擊下,化作飛灰! 其元神飛出,帶著茫然,眼看就要被這風暴直接碎滅,可就在這時,忽然的,一道超越了天人的神識波動,驟然降臨,化作了一只大手,一把就抓住了云雷雙子中弟弟的元神。 狂暴的沖擊在碰觸這大手后,頓時就崩潰開來,與此同時,似咬牙切齒般的聲音,在這虛無中回蕩四方。 “白、小、純!!!”這個名字,三個字,一字一個天雷,轟轟轟的在這天地內炸開,使得所有人都心神顫抖,蒼穹上,一個巨大的身影,驀然浮現。 正是北脈半神,他的手中提著萎靡不振的雷祖,此刻隨著出現,四周的一切天意,都被強行驅散,使得天地間,似只有他一個人存在! 白小純也在聽到與感受到后,之前的囂張與強悍,剎那間就散了,取而代之的,則是驚疑不定與強烈的緊張,心頭也在叫苦。 “那老猴太沒用了,多拖延一會啊,我馬上就可以逃走了……這下完了,怎么辦啊……” 白小純忐忑中,云雷子眼看自己的分身元神被保住,也都激動起來,向著天空上的半神抱拳一拜。 其他北脈天人,也都松了口氣,實在是之前白小純的強悍,讓他們都心神顫抖,此刻紛紛拜見,就連躲在水晶棺內的馮塵,也都激動無比,快速飛出,拜見半神。 白小純此時愁眉苦臉,小心翼翼的慢慢后退,腦海里快速轉動各種念頭,不斷地想著如何化解此事,在他這里飛速琢磨辦法時,北脈半神,也都不得不壓下自身的滔天怒意,盯著白小純,一股強烈的頭痛之感,讓他也都心中有種無力之意。 他不但頭痛,更是頭大,實在是他無論如何,也都無法拿白小純怎么樣,不是因為杜凌菲,而是因天尊! 他隱隱在白小純身上,看到了一些白小純自己沒有察覺的痕跡,這些痕跡,讓身為半神的北脈老祖,想起了曾經的往事,對于天尊的打算,也猜出了一些。 正是這些猜測,讓他更無法去動白小純,而關著對方也沒用,那雷獄都被白小純崩了,雷祖都差點跑了。 身為北脈半神的他,實在是不敢再把白小純關著了,他已經醒悟了,深刻的意識到,這白小純就是一個隨時都能爆走的禍害,最好的辦法就是遠離他…… “該死,我當初怎么會同意把這該死的禍害限足后又關起來,這就等于是把一個不穩定的天雷,放在自己口袋里一樣,說不定什么時候,它一炸開,就把自己連累了!”北脈半神心底長嘆一聲,還是首次遇到這種讓他都覺得頭痛無比的人物。 半神頭痛的時候,白小純卻是焦急不安,他此刻心頭都顫抖了,可無論怎么想,也都想不出辦法,眼下只能硬著頭皮,眼巴巴的看著半神,試探的說了一句。 “半神大師兄,那個……我和菲菲的婚禮,你要來參加啊……”這句話說出,白小純哪怕緊張顫抖,也都很為自己的機智贊嘆,他覺得這句話里,很清晰的透出了三個消息。 第一個,是他和杜凌菲很親密……未來可能成婚。 第二個,是天尊很有可能是他岳父…… 第三個,就是他有意去化解半神的怒火…… 不管北脈半神聽到這句話后會不會意識到這三個消息,可白小純覺得,自己這句話,已經很厲害了。 此刻話語一出,北脈半神猛的抬頭,死死的盯著白小純,半晌后右手抬起猛的一揮,口中傳出一聲不耐煩的低吼。 “如果讓本尊在九天云雷宗再看到你,你就算是天尊的女婿,本尊也要扒了你的皮!滾!”聲音的每一個字,都好似雷霆爆開,尤其是最后一個字,更是讓天地震動,轟鳴中,在白小純的驚呼下,一股大力突然就在白小純身上卷起,形成一股風暴,直接就將白小純的身體,猛的卷向天空,拋出了九天云雷宗。 直至白小純被扔出宗門,他的慘叫才從遠處,遙遙的傳了過來…… 這一幕,讓四周北脈修士看到后,雖覺得可惜,但卻不由得都松了口氣,他們對于白小純實在又恨又懼,就連云雷子等人,此刻也都這樣,心頭雖苦澀,可更多的,卻是后悔當初千不該萬不該,不該去想著限足以及折磨白小純。 “這就是一個巨大的禍害,他最大的神通就是禍害之力啊!我們當時真是愚蠢……這樣的家伙,絕對絕對不能留在身邊!”云雷子苦笑中,暗嘆不斷,同時也對白小純的戰力,感受極為深刻。 至于那云雷人祖變的功法,他看著半神老祖手中抓著的雷祖,此刻也已經意識到來源所在。 雷祖雖萎靡,可卻沒昏迷,此刻咧嘴一笑,他雖沒逃出去,可看著北脈如今一片狼藉,他心中也感覺很是舒爽。 “那個小伙子叫白小純?不錯不錯,是個很有發展的年輕人啊。”雷祖笑聲傳出時,北脈半神冷哼一聲,沒去理會雷祖,而是看向云雷子等人。 “你們一群堂堂天人境,一個白小純居然讓你們聯手都狼狽不已,沒用的東西!”北脈半神一肚子氣,對著云雷子等人訓斥一番,這才陰沉著臉,帶著雷祖回了水晶棺槨。 云雷子等人被訓斥的時候只能默默靜聽,心中也在苦澀,半晌之后他們相互看了看,都看出彼此的那種無力感。 “罷了,他總算是被轟走了……” “這白小純也算一個傳奇了……我就沒見過,被關起來不但把牢獄崩了,還能修為突破的……” “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到他!!連他的名字,你們都別和我再提!!” 不但是這幾個天人如此,四周的云宗與雷宗弟子,也都一個個內心無限感慨,他們回憶當初的時候,對于壓制白小純,他們都很得意,認為對方是條龍,在北脈也都要縮著變成蟲! 可如今……白小純用行動告訴了北脈眾人,哪怕他是條蟲……也都可以將北脈鉆出幾個大洞,此刻的眾人,心中想的念頭只有一個…… “那禍害千萬不要回來了……” 在北脈對于白小純這里,無奈的同時倍感疲憊中,白小純的身體被北脈半神那一揮之下,直接就被卷出了老遠,如一道流星直接砸在了一處冰原上。 轟的一聲,那冰原震動了幾下,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,半晌后,白小純頭發散亂,很是狼狽的從里面連滾帶爬的鉆了出來。 他哭喪著臉有些憤憤不平,遙遙看著九天云雷宗的方向,心底也松了口氣。 “讓我走,說就可以了,干嘛還要把我束縛了修為扔出來……”白小純覺得這北脈的人,太不講道理了,太不是東西了,非常可惡,尤其是那半神老祖最后的一卷,明顯是故意的。 “罷了罷了,他們不愿讓我留下,也正合了我的意,那九天云雷宗,如果不是給我限足,我早就想走了。”白小純感慨中,回憶自己在九天云雷宗的一幕幕事情,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一些得意。 “哼哼,估計現在他們知道我的厲害了吧!” “敢對我白小純約法五章?”白小純狠狠的呼吸著冰原的空氣,此刻心頭輕松無比,那種不再被限制的感覺,讓他精神也都振奮起來。 “現在沒人管我種月亮花了吧。”白小純想著那片冰葉只完成了一大半,此刻四下打量一番,索性就將之前被自己砸出的那個大窟窿,修整了一下,布置成臨時洞府的樣子,湊合住了進去后,取出月亮花的種子,開始種下。 “花花,這里沒人管你了,趕緊生長啊。”白小純一臉期待,看著月亮花的種子,沉入冰原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