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62 押起來

云宗大地轟鳴,一處處冰屋坍塌,更有大量的冰水,從這云層內灑落大地,上面所有的北脈弟子,一個個都呼吸急促,更有不少飛出后,看著那失去了大拇指的戰神冰雕,全部傻眼。 短暫的寂靜之后,比之前還要強烈的喧嚷聲,驀然爆發。 “怎么會這樣……” “這是什么植物……” “天啊,我北脈到底怎么了,這段時間怎么連續出現如此事情……先是致幻丹,然后是戰神都掉了手指……” 就在這嘩然不斷傳出時,云雷子與馮塵等人,此刻已經身體顫抖,神色變化,一個個目中露出瘋狂,更有無法壓制的憤怒,滔天爆發。 “白小純!!” “一定是你,白小純!!”怒吼驚天動地,云雷子與身邊的天人,此刻徹底暴怒,在這咆哮中,直奔白小純的屋舍,急速沖殺過去。 不但是他們如此,四周那些云宗修士,在聽到了天人的怒吼后,也都一個個目中露出猙獰,齊齊看向白小純所在的區域。 “該死的,一定是白小純干的!!” “這就是個禍害啊,禍害了我們云宗弟子也就罷了,他居然還禍害了我們云宗的戰神雕像!!” “殺了白小純!!” 在這眾人咆哮,天人殺來的同時,白小純在其屋舍內,此刻呼吸透著緊張焦急,看著眼前的月亮花,在吸收了外界驚人的寒氣后,那些寒氣隨即涌入他嫁接上去的樹葉內。 使得這片樹葉,瞬間就有近乎七成區域,直接成為了寒冰,可以想象,若給白小純足夠的時間,他可以很快做到女嬰的要求,讓這片樹葉,徹底成為冰葉。 可現在卻來不及了,外界的咆哮與呼嘯聲,讓白小純心頭狂顫,他一把將那樹葉取下收好,同時立刻向著月亮花傳出意識。 “快變回種子!” 這月亮花不用白小純開口,也已察覺到了生死危機,瞬間所有根須枯萎,花朵枯萎,枝干枯萎,似將一切生機都凝聚在了一起,形成了一枚與之前有很大程度不同的種子。 白小純來不及查看,立刻就將這種子收入儲物袋內。 就在他做完這一切的瞬間,一聲驚天轟鳴,直接就在他屋舍外,驀然炸開,嘭的一聲,白小純的屋舍直接就被一股大力,悍然轟開。 四分五裂中,白小純有些狼狽的倒退,急速躲避后,他看到的是這四周,無數殺氣騰騰的云宗弟子,還有就是云雷子與馮塵等人,那好似要生吞了自己的嗜血瘋狂的目光。 “白小純,你找死!!”云雷子狂吼,隨著白小純屋舍的崩潰,他也看到了地面上那巨大的窟窿以及四周枯萎的月亮花。 “賣致幻丹之事,沒殺你,你居然還敢動我北脈根基,白小純,今天你一定要死!!” 馮塵也都氣的目中殺意驚天,直接就一晃直奔白小純,出手就是其殺手锏般的神通。 轟鳴間,白小純氣息急促,快速避開后,他也憋屈憤怒,大吼一聲。 “北脈,你們莫非要叛出通天大陸!” “從我來了這里后,你們就針對我,原本只是約法三章,我忍了,可我賣丹藥后,你們又約法四章!” “如今我種了花草而已,我觸犯了哪一條約定?”白小純理直氣壯,狂吼起來,他此刻也豁出去了,實在是在這北脈他也難受的很。 “想要對我出手,不必去找一些借口!”白小純修為轟然散開,蒼穹浮現他的巨大面孔,氣勢全面爆發。 云雷子與馮塵也是頭痛,他們二人有苦說不出,只覺得這白小純難纏到了極致,尤其是馮塵,更是覺得當初自己的約法三章,完全就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。 實在是他當初無論如何也沒想到,這白小純的禍害能力,絕非一個約法三章可以阻止的,甚至在那約法三章的壓力下,卻有更驚人的爆發。 而最讓他們覺得糾結的,是這白小純言辭犀利,身份又特殊,他們是殺也不是,不殺又難解心頭之恨,這就讓北脈這幾個天人,心頭的憋屈,不比白小純少。 甚至心底都后悔了,早知這樣,就不限足白小純,而是讓他趕緊離去才對…… 不但是這幾個天人心底糾結,四周的云宗弟子,一個個怒視白小純,可心中也都在哀嘆,對于白小純這里的難纏與禍害,他們算是清晰的感受到了。 “都是馮塵老祖的錯,他是雷宗出身,所以把這白小純限足在了云宗,這是不懷好意啊!” “沒錯,這白小純讓他去雷宗吧,放過我們云宗吧,我們的戰神……都少了一個大拇指!!”云宗修士一個個悲憤,法不責眾,此刻此類聲音也都沒有了忌憚傳了出來。 馮塵聽到后,面色頓時難看無比,對白小純的恨,也越來越多。 眼看僵持,就連北脈的半神,也都在那水晶棺槨內,親眼目睹了這一切后,長嘆一聲,揉了揉眉心,對于這白小純,他也都覺得頭痛不已。 偏偏這白小純所說的,都占據道理,他的的確確沒有觸犯約定…… “就不該給他什么約定……這么下去不是辦法,這白小純說不準還會弄出更大的風波。”北脈半神皺起眉頭,有心讓白小純滾出云宗,可這句話卻說不出口,畢竟之前北脈強行限制,如今又讓其離開的話,此事傳出去,北脈就丟人了。 想到這里,北脈半神目中寒芒一閃,這一次他沒有降臨云宗,而是傳出了他的法旨! “從此之后,約法五章,不允許在我九天云雷宗種花,種草,養獸,養鬼,煉器,煉丹,種一切,養一切,煉一切!!” 這聲音如天雷回蕩,轟鳴整個宗門時,云宗修士以及北脈天人,卻沒有了之前第一次時的感覺,此刻一個個都心頭發愁,他們可以想象,怕是用不了多久,還會有約法六章、七章…… 而每一次都是在白小純找到了突破口后,他們再來封死,這么下去……在所有人的預感中,怕是用不了多久,不是白小純自己把自己給弄死了,就是北脈徹底被他給玩壞了。 北脈眾人對半神這個法旨心有不滿,白小純一樣不滿,他覺得這北脈太過分了,這一次又給自己約定多了一章。 白小純神情變幻,狠狠一咬牙,他這一次算是真的豁出去了,抬起頭正要開口,爭取讓那半神心煩之下,讓自己離開北脈。 可就在這時,半神的第二道法旨,也如天威般轟然降臨。 “通天侍衛白小純,雖沒有觸犯約定,可卻毀云宗根基,此事死罪可免,但活罪難逃,將其關押雷宗雷獄,限制全部自由,期限至通天使者離開之時!” “如有反抗,格殺勿論!” 法旨浩浩蕩蕩,傳遍宗門。 白小純著急了,連忙開口高呼,可他呼聲才傳出,一股大力直接從水晶棺槨內爆發出來,化作一只巨大的閃電手掌,不管白小純愿意不愿意,一把將其抓住后,直接就送入到了被另一個雕像托起的無盡閃電黑云中! 當大手消失時,白小純的身影也消失不見。 云雷子等人眼看這一幕,頓時神情振奮,馮塵也是眼睛猛的一亮,更不用說那些云宗弟子了,在聽到半神這個決定以及看到了白小純的下場后,臉上露出狂喜。 “終于走了!!” “雷宗雷獄,就算是半神修為,在內也都要承受天雷時刻轟擊酷刑,這白小純自找的!” “早就該如此!” 云宗歡呼,云雷子與馮塵等人,也都松了口氣,看向黑色雷云時,嘴角都露出冷笑。 “你就算是有翻天之能,在我北脈,也要低頭做人!”云雷子目中譏諷,更有快慰。 與此同時,水晶棺槨內的北脈半神,眉頭也松緩下來,看了眼雷宗黑云,暗道這樣去處理,一方面不墜了北脈的威名,另一方面,他不信那白小純在雷牢內,還能干出什么大事出來。 畢竟那北脈雷獄,當年可是關押過太多重犯,如今雖大都空曠,可就算是半神在里面,也都要飽受折磨,更不用說天人了。 “這樣就能消停了。”半神老祖閉上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