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56 約法三章

這正是天尊法旨! 此刻隨著法旨一下,白小純愣住,北脈愣住,宋缺等人也都愣住,杜凌菲與那位半神少年,也都若有所思。 四周也都安靜下來,半晌之后,白小純才好似從那愣神中蘇醒,他的額頭頓時就流下汗水,他知道這北脈上上下下,都看自己很不順眼,本以為可以走了,沒想到如今居然被留下! “那個……我不適合啊,咱們一起回東脈吧。”白小純都快哭了,趕緊一晃就要踏入陣法。 可他身體剛一動,半空中的半神少年冷哼一聲,右手抬起一指,頓時一股束縛之力,直接就讓白小純寸步難行。 白小純緊張無比,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宋缺等人,此刻一個個都在偷偷看了看白小純后,快速無比的踏入陣法中,眨眼間,東脈眾人,已都傳送離去。 眼下的北脈宗門內,就只剩下了白小純一個外宗之人,孤零零站在陣法旁,他的四周,都是虎視眈眈的九天云雷宗修士。 尤其是云雷雙子等天人,此刻一個個嘴角的戲謔與冷笑,越發強烈,至于白小純的身份,若他被封為使者的話還好,可只是被封為侍衛,那么九天云雷宗在處理白小純的事情上,就有了太多的主動與強勢。 “沒想到,你居然被留下了,白小純,好好享受你在我九天云雷宗的日子吧。” “不管你在東脈如何囂張,在我北脈……你都要給我們低頭!”云雷雙子等人,淡淡開口,他們已經想好了,雖殺了白小純不可能,但在自己家里,他們有著強勢之處,有太多的辦法,去折磨與刁難。 四周的北脈修士,也都轟然大笑,這種沒有任何后果的去嘲諷一個天人的事情,對很多人來說,從未有過。 實在是白小純在試煉之地,殺了雷元子,又與云雷雙子結仇太深,使得整個北脈對他這里,都敵視滿滿。 這一點白小純也知道,眼下心底哀嚎。 “我不想留在這里啊……” 杜凌菲苦笑一聲,她也想不通父尊那里為何要如此,實際上她之所以來北脈,是因其父有事情交代,可她沒想到白小純居然也被留下,此事她沒辦法去改變,只能用目光去安慰白小純。 就在這時,北脈天人中的馮塵,冷冷的看了白小純一眼后,目中有陰冷,一步走出,向著半空中的半神少年以及杜凌菲,各自一拜,抬頭時,聲音朗朗。 “老祖,這白小純既被冊封為通天侍衛,留在我北脈自然可以,不過……鑒于此人的危險性,我建議,從這一刻開始,對此人限制出行!” 白小純想要抬頭去反駁,可如今被半神束縛身體,動都不能動,更不用說開口了,只能在心中大罵起來。 “有道理,這么一個外來的天人,哪怕身份是侍衛,也不能任由其在我宗內橫行!” “沒錯,老祖,這白小純一看就心懷不軌,還是將其限制一下為好。”其他幾個天人,尤其是云雷雙子,立刻認同,紛紛開口。 白小純著急了,杜凌菲也皺起眉頭。 馮塵眼看半神老祖雖沒有同意,可卻也沒打斷自己的話語,內心立刻有了領悟,微微一笑,抱拳再次一拜。 “老祖,我有一個提議,要對這白小純在我九天云雷宗內,約法三章!” “其一,他沒有資格居住在黑棺中,只能在云宗居住,且不能離開云宗范圍半步,違者……關押雷宗雷牢!!” 這句話一出,白小純內心狂跳,氣血上涌,內心的咒罵已經強烈無比。 至于馮塵,顯然能猜到白小純此刻的憋屈,他不但沒有不去看白小純,反倒轉頭,盯著白小純的眼睛,淡淡開口。 “其二,他不能在我北脈煉丹,此人的丹道詭異,能滅一個源頭宗門,所以必須要對其限制,一旦他違反,就不是關押雷牢那么簡單了,我建議,直接斬殺!” 這句話一出,頓時一股肅殺之意,籠罩四方,白小純心頭狂顫,頓時委屈,他琢磨著自己經歷了星空道極宗的事情后,已經不打算煉丹了…… “至于其三……哼,我北脈的天地靈力,屬于我北脈修士,豈能讓其他脈的人吸收,所以這白小純在我九天元雷宗,只要敢吸一口我們的靈力,就要被關押雷牢!” 這約法三章,殘酷無比,苛刻至極,隨著傳出,四周北脈修士都覺得這三條幾乎封死了白小純一切的路,云雷雙子也都吃驚,看了看馮塵,心中自然也是同意的。 且馮塵的話語有理有據,更是一副為北脈考慮的樣子,就算是最不合理的第三條,也讓所有北脈修士,都覺得就該如此。 北脈之人,吸收北脈天地靈氣,你一個東脈天人,來也就罷了,憑什么搶奪我們的靈氣! 白小純此刻已經徹底抓狂了,他的呼吸急促,他的身體在這被束縛下顫抖,他的目中出現了血絲,他的內心早已咆哮。 “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!” 可他沒辦法啊,他不知道杜凌菲在北脈有什么任務,可知道天尊這么做,一定是報復自己在試煉之地,去拍了他腦袋的事情。 冷冷的看著馮塵,杜凌菲的臉上毫不掩飾的露出怒意與煞氣,她淡淡開口。 “此事荒謬,身為通天侍衛,被如此約法三章,可笑至極!” 馮塵遲疑了一下,沒有說話,可半空中的半神少年,卻是笑了起來。 “我倒覺得還不錯,就這樣吧。” “四師兄你……”杜凌菲頓時著急。 “小師妹,我不知道你與這白小純什么關系,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,他身為侍衛,除非他殺了我北脈弟子,否則的話,是不會死在這里的,另外,有一點,我要提醒你……這里……是北脈。”半神少年含笑,緩緩開口后,轉身一晃,消失在了天地間。 隨著他的離去,白小純身上的束縛也徹底消失,他猛的就抬起頭,氣呼呼的同時,看到了杜凌菲的維護,也看到了半神少年的冷淡,心底也升起無奈之意 “罷了罷了,我就老老實實的在這里呆一段時間,希望小肚肚的巡查快點結束……”白小純長嘆一聲。 杜凌菲神情憂慮,面色變化,她知道,因父尊的受傷,因這一次試煉之地的難看,恐怕心中有不滿的,不僅僅是這北脈半神一個人…… 就這樣,在無法改變的結果中,白小純哭喪著臉,被“送”去了左側雕像托起的白云上,九天云雷宗給他準備的居所,竟只是一重弟子的屋舍。 簡陋至極,四周更是偏僻,白小純在看到后,長嘆一聲,愁眉苦臉的就住了進去。 時間流逝,很快數日過去,白小純要抓狂了,他發現自己無論在這云宗走去哪里,都有人盯著自己,那些明明修為低弱,自己一口氣就能滅了的北脈修士,居然也都目光嘲諷,如看階下囚一般,這種違背了強者為尊法則的事情,在這北脈,處處可見。 而一旦自己到了云宗的邊緣,天人神識就瞬間鎖定。 似只要他踏入一步,就會降臨下來,將其關押。 他甚至都不能去修煉,實在是在他的四周,無時無刻都存在了監視的波動,他一旦修煉吸收天地靈力,就觸犯了約法三章。 這限制,是白小純從來沒體會過的,他內心的憋屈已經快要受不了,甚至他感覺,這恐怕是自己這一生,唯一的一處,自己煉丹之下,不但不會有內疚,反而會期待多多出現意外的地方了…… “可偏偏……這些家伙也限制了我煉丹!!” 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書盟,各種小說任你觀看,破防盜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