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35 神殺

蒼穹在這一刻,隨著白小純的抬頭,直接就成為了血色,八方沼澤也都出現波動,大地好似起伏……那是因為在沼澤內藏著的無數存在,此刻在感受到了白小純的血氣后,發出的本能的顫抖,從而引起的波動! 至于云雷子,此刻心臟跳動的速度前所未有,他的呼吸猛的急促起來,面色劇烈變化,他的腦海嗡鳴不斷,他的恐懼,更是到了極致。 “該死的,這白小純怎么能如此強悍!!” “他只是天人初期啊!!”云雷子心底咆哮,更是后悔無比,他覺得自己之前有些托大了,為什么要去激怒白小純,尤其是居然可笑幼稚的,在能逃走時不逃走,想著去誘騙對方來臨。 這一切,讓他恨不能此刻狠狠打自己幾巴掌,眼下心神顫抖,幾乎用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,轟鳴間,眼看與白小純的距離拉開的越來越遠。 可就在這時,抬起頭的白小純,那雙邪異的血色雙眼內,露出一抹血光,只是這血光因他四周的血霧,外人根本就看不清晰。 他的口中,此刻傳出了好似不屬于他的聲音…… “神、殺!” 兩個字,在白小純如喃喃般說出的一瞬,他的身體就轟的一聲,整個人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,只能看到一道血線,以無法形容的速度,穿梭虛無的同時,似乎都可以穿梭歲月! 超越瞬移,超越挪移,超越天地間一切速度,只是眨眼間,就直接的追到了云雷子的身邊,這速度太快,以至于云雷子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,當他醒悟時,白小純身體外的血霧,已在這恐怖的速度下,直接就碰到了云雷子。 一聲凄厲的慘叫從云雷子口中傳出,他的身體猛地哆嗦,肉眼可見的枯萎下來,他心底的恐懼在這一剎那已無法形容。 “這……這是什么速度!!” “他……他在吸收我的生機!!”云雷子痛苦慘叫中,全身五彩光芒拼命爆發,想要去抵抗,可卻根本就無法對抗白小純的神殺之法。 轟鳴間,云雷子的身體已經皮包骨,他的面色蒼白,死亡的危機強烈到了極致,甚至他的生命之火都在急速的熄滅之中。 這一切太快,只是一撞,只是一次吸收,就如此驚人,這就讓云雷子顫抖中,發出絕望的咆哮。 “不!!” 云雷子心中的后悔已經無法形容,可就在他認為自己在劫難逃時,卻忽然發現,自己身邊,彌漫了血霧中的白小純,似乎有些不對勁,其目中竟沒有神采,好似整個人失去了神智。 云雷子身體一震,絕望中似抓住了希望,他喘息粗重,此刻來不及多想,身體嘭的一聲,竟不知展開了什么神通,瞬間再次膨脹起來,五彩光芒再次閃耀時,他狠狠咬牙,直奔下方沼澤而去! 剎那間,他就直接沖入沼澤內,可就在他進入沼澤的瞬間,白小純這里,猛的低頭,一晃之下,速度更快,幾乎同時……追著云雷子,踏入沼澤中! 整個沼澤之地,頓時轟鳴震動,成片成片的水蛭,只是一瞬就大范圍的死亡,不是被震死,而是在白小純的血霧覆蓋下,瞬間被吸走了一切生機。 不僅僅是水蛭,還有那些絲線小蟲,以及所有在這沼澤內藏著的存在,只要是被白小純碰到,就立刻死亡! “他果然不對勁,這么恐怖的術法,必定存在了缺陷!!”云雷子劫后余生般的狂喜,他立刻就看出,白小純似沒有神智般,在踏入這沼澤內,并非追擊自己,而是擴散性的,吸收四周所有范圍內的生機之力。 這就給了他逃命的機會,此刻趁著白小純吸收時,他玩命般,不惜代價,在這沼澤內急速前行,在他看來,這沼澤內雖危險,可與白小純比較,這里實在是太安全了。 而他此刻明明看出白小純不對勁,可心底卻生不起絲毫要回頭去向白小純出手的念頭,實在是他被白小純的術法,嚇破了膽,此刻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……在沒有與分身融合前,看到白小純,就必須要逃!! 一炷香后,云雷子狼狽不堪的從遠處的沼澤,直接沖天而起,他全身上下有不少水蛭,更有大量的絲線蟲,此刻根本就顧不上理會,在沖出后,他喘了幾口大氣,爆發全速,疾馳遠去,等到了很遠的地方,他才敢去清理身體上的那些水蛭與絲線蟲,同時回過頭,心有余悸的看向沼澤。 “這白小純,就是一個怪物!此人不死,終究是我北脈未來最大的敵人!!”云雷子深吸口氣,再次咬牙,心底也有憋屈。 “不過就算他再強,只要他沒到天人中期,那么我與分身融合……也能將其擊殺!”想到這里,云雷子立刻聯系其分身,飛馳遠去。 而此刻的沼澤內,隨著白小純進入,一場劇變如風暴般,從這里瘋狂的蔓延開來…… 沼澤中,無數的水蛭,一個個如發狂般,用最大的力氣急速四散,好似在躲避,在逃命,還有那數不清的絲線蟲,都是這樣。 就連太多比它們強悍的存在,如蜘蛛,如巨人,所有藏身在這沼澤內的存在,此刻一個個都顫抖中,好似發狂。 這場風暴橫掃八方,所過之處,所有存在,都剎那間身體枯萎下來,生機滅絕…… 一直持續了足有兩柱香的時間…… 沼澤內突然傳出一聲驚天轟鳴,白小純的身影,從其內急速飛出,他此刻身上已經沒有了血氣,面色紅潤,可眼中竟有無法置信與駭然,身體都控制不住的顫抖。 飛出后,他神情變幻,根本就沒去想云雷子逃走的事情,而是快速的找了一處地方,立刻打坐觀察體內。 半晌后,白小純睜開眼時,目中依舊殘留著驚恐。 “該死的,這是怎么回事,這神殺之法,怎么會讓我突然沒有了意識……怎么會這樣!!”白小純此刻想起方才的事情,還是嚇的心都顫了。 他很確定,自己沒有意識后,不是另有意識操控自己的身體,而是他的身體,似乎與自己的意識分離了,完全是憑著本能去吸收能看到的……所有生機。 這就讓白小純緊張恐懼了。 “不行,在沒有搞清楚這神殺為什么會這樣前,這神通不能用啊,太危險了。”白小純越想越心驚,那種自己突然無法操控身體的感覺,把他徹底嚇到了。 半晌之后,白小純神色有些愕然,他發現自己體內的不死血,原本捏碎了一滴,可如今竟恢復過來! 可以想象,他在那沼澤下的兩柱香時間,不知吸收了多少生機回來…… “這么好的神通,如果能操控,該多好啊。”白小純有些糾結,低頭看向下方的沼澤,在他的神識內,這四周的沼澤里,已經是沒有了絲毫生機的波動…… 甚至他都走了很遠,也都心驚的發現,沼澤內……依舊沒有生機波動。 “我……我吸了多少?”白小純再次震驚了,眼珠轉了轉后,他忽然有些興奮。 “哈哈,沒想到我這么厲害,那神殺雖讓我失去意識,可也同樣有不少奇效啊。”白小純興奮中,又有些遺憾與糾結,又走了一段,總算這沼澤內,重新出現了生機的波動,可卻詭異的,只要白小純一靠近,不管沼澤內藏著什么,都立刻消失,好似徹底怕了他,瘋狂的逃遁避開。 這就讓白小純更振奮了,他立刻就拍了下儲物袋,將張大胖放出后,一按張大胖的額頭,很快的,張大胖就睜開了眼,茫然的看著四周,直至看到了白小純,他愣了一下,身體一下子跳了起來,剛要開口,可白小純已經背起了手,抬起了下巴,傳出一句話。 “大師兄,因為你被這沼澤偷襲,所以師弟我大怒之下,讓這整個沼澤所有的生靈都道歉了,從現在開始,它們看到我們,就會立刻避開,不信你可以試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