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23 依如往昔

在杜凌菲的話語傳入白小純耳中的瞬間,白小純身體略為一僵直接就愣住了,他立刻抬頭,看向遠處,以他的修為,哪怕杜凌菲借助通天島之力離去,可依舊還是被白小純看出了蹤影。 他有心追上去問個明白,可杜凌菲的身影,已經消失在了白小純的目中,進入到了通天島的深處。 “她這句話是什么意思……讓我小心侯小妹?”白小純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甚至有些分辨不清,杜凌菲這句話到底是真是假。 可無論如何,侯小妹被選成通天島準侍衛之事,白小純之前第一次聽到時,就覺得不安,此刻被杜凌菲這一句話,立刻弄的更為焦慮起來。 “為什么要我小心侯小妹?”白小純沉吟中,回憶今天看到侯小妹的情形,侯小妹與他記憶里一樣,在看到自己時,那目中的驚喜,不似作假。 只是杜凌菲的話語,始終都在白小純耳邊回蕩,讓他不能不去仔細思索,漸漸有些煩躁起來,實在是他自從來到這通天島后,就總是覺得有些不安。 半晌之后,白小純長嘆一聲,琢磨著要找個機會,去見見侯小妹,可就在這時,白小純神色一動,抬頭看向遠處。 不多時,夜幕中有一道長虹,小心翼翼的向著白小純這里,疾馳而來。 很快就到了白小純所在的居所之處,一晃之下就踏入進來,人剛到,聲音卻帶著甜膩,搶先而至。 “小純哥哥!” 來人,正是侯小妹,她依舊是穿著白天時那身紅色的長裙,整個人看起來秀麗非常,本就白嫩的臉蛋,此刻也因喜悅而泛起紅潤,滿是靈動的雙眸,更是被流光異彩所彌漫。 雖因杜凌菲的那一句話,使得白小純心中泛起猜測,可如今在看到侯小妹后,那些猜測立刻就被他埋在了心底,眼前的侯小妹,與白天時一樣,都是他記憶里,那個從看到自己第一眼,就很是喜歡黏在自己身邊的……如鄰家女孩般的小妹。 更是與面對杜凌菲時不一樣,在看到侯小妹后,白小純也高興起來,起身伸開雙臂,眨了眨眼,壞笑道。 “小妹,好久不見啊,來來來,讓小純哥哥抱一抱。” 侯小妹原本就因喜悅而紅潤的俏臉,此刻隨著白小純這句話,頓時飛起紅霞,嗔了白小純一眼后,還是乖巧的到了白小純的身邊,低著頭,抱住了白小純。 她開始時抱的不是很用力,可當抱住后,內心多年來的思念與一個人在通天島的孤單,頓時就從心底無限的升起,使得她越發的用力,好似要將白小純永遠的抱住,不讓他離開自己。 感受著侯小妹擁抱自己的力度,白小純臉上的壞笑也慢慢收起,取而代之的是憐愛,輕輕地放下手,摸著懷中侯小妹的青絲秀發,聞著她身上散出的與杜凌菲不一樣的體香,白小純的心也慢慢放松下來。 腦海里也浮現出當年第一次遇到侯小妹的畫面,可以說侯小妹才是第一個讓白小純注意的女孩,實在是對方白白嫩嫩又滿是清純的樣子,使得白小純在當年懵懂時,就已經心中升起他那時候自己都不知道的喜歡。 而后他更是看到侯小妹那對待別人如小辣椒般,可對待自己卻乖巧無比的性格,這讓白小純心中很是得意。 此刻抱著侯小妹,白小純清楚地感受到,眼前的侯小妹,沒有什么問題,也沒有什么變化,依舊是如當年的模樣。 “小純哥哥,你一走就是那么多年……”侯小妹在白小純的懷中,說著說著,情緒就有些低落了。 白小純趕緊拉著侯小妹坐在一旁,安慰起來,甚至和她說著自己在蠻荒的事情,雖沒有全部說出,可卻找一些有趣的事情,漸漸的侯小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,銀鈴般的笑聲,也時而傳出。 “我才不信你在蠻荒,天人都要看你的眼色呢。”侯小妹掩口笑道。 聽到侯小妹居然質疑自己,白小純立刻不干了,一瞪眼,猛的拍了下胸口。 “這算什么,半神都搶著把女兒嫁給我,魁皇朝滿朝文武,誰不怕我!”白小純傲然說道,一旁的侯小妹嬌笑起來。 “我信,信你了,行了吧,你最厲害,我家小純哥哥,是天下最厲害的人。”侯小妹笑聲中,那雙目內的神采,讓白小純看到后,心跳也都突然加速,他忽然發現,這侯小妹并非沒有變化,她的身上,似乎青澀已經褪下,有一股獨屬于她的魅力,正慢慢散出。 “這也是一個妖孽啊,我當年居然沒看出來……”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,心底琢磨著,這么下去,這侯小妹以后,怕是比宋君婉,還要驚艷…… 眼看自己居然被侯小妹的目光,弄的心跳加速,白小純覺得有些丟臉,于是干咳一聲,換了話題,問起了侯小妹為何會被選拔到通天島。 侯小妹一聽,就立刻帶著氣,哼了一聲。 “還不是那個宋君婉,這個老女人,不但對小純哥哥你圖謀不軌,更是在這些年,對我也都表面上照顧,可實際上卻憑著其血溪一脈中峰的地位,多次打壓。” “啊?”白小純一愣,他覺得宋君婉應該不是這樣的人,有心去解釋一下,可他話語還沒等開口,侯小妹似乎看出了端倪,于是立刻告狀。 “小純哥哥,你不知道,那老女人宋君婉,那些年在宗門內,很是招搖,我看不過去說了她幾句,她就視我為眼中釘!” “那次選拔到了最后,有一場是我和她的斗法,她修為比我高那么多,而且前面已勝了幾次,就算是輸了也還有機會,可我那是最后一次啊,一旦輸了,我就沒機會了。” “可她卻毫不留情,我都那么對她說了,可她還是幾下就將我打敗。”侯小妹說到這里,很是生氣。 “好在負責選拔的通天島長老,覺察出我的體質特殊,適合修煉通天島的一門神通,于是破格讓我獲得了一個名額,而那老女人,最后卻失敗。”侯小妹語速很快,不斷的告著宋君婉的狀,白小純聽著聽著,也都頭大了。 他聽出來了,宋君婉與侯小妹之間,實際上所有的事情,都源自二人彼此的看不順眼…… 而這矛盾最早的起源,正是當初靈溪與血溪的罷戰融合下,在那山脈上白小純療傷的那段日子…… 尤其是想到當年侯小妹與宋君婉,每個人都端著一碗藥,同時遞給自己的一幕后,白小純就內心一顫,而最讓他記憶深刻的,是當時二女居然在賭他出門后,先邁哪只腳…… 想到這里,白小純趕緊岔開話題,他很擔心繼續聊下去,說不定又會出現什么讓自己頭大的事情。 侯小妹本就因看到白小純而喜悅,此刻看到白小純岔開話題,也就沒去在意,在白小純身邊,嘰嘰喳喳不斷地說著白小純不在的那些時間,發生的各種有意思的趣事。 到了最后,更是說出自己在通天島的一些瑣事,聽著侯小妹的聲音,白小純臉上露出笑容,時而贊嘆,時而也忍不住自己吹噓幾句,直至黎明將至,侯小妹才戀戀不舍的離去。 實在是第二天四脈修士要去拜見天尊,這是大事,侯小妹職責所在,不能繼續留下。 目送侯小妹的身影遠去后,白小純深吸口氣,他很確定,從頭到尾,侯小妹那里都沒有半點異常。 這就讓他對于杜凌菲的那句話,產生了質疑! “她為什么要讓我小心……侯小妹?”白小純百思不得其解,思來想去也都沒有答案,漸漸地,天色大亮。 隨著初陽從金色的通天海上升起,陣陣帶著歲月滄桑的古樸鐘聲,驀然間,在這通天島上,回蕩開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