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15 出發

3004在白小純這里心底猶豫不定時,又過去了三天,在那第三天的中午時分,一道由半神老祖下的法旨,傳遍整個星空道極宗,進而擴散通天河東脈所有區域。 這法旨內有兩件事傳下,第一件事,就是告訴所有人,前往通天島的戰舟,將于一個月后開啟,屆時踏入者,可被送去通天島,而若沒有趕上,則失去此番報名天尊收徒試煉的資格! 至于第二件事,就是……說出了試煉之地,說出了天尊收徒的要求,更是說出了……賞賜的千年壽元丹! 第一名,天尊收其為弟子! 第二、第三、第四,賞賜千年壽元丹! 第五直至第十,賞賜半千壽元丹,而此后直至前一百,都賞賜百年壽元丹! 這消息一出,頓時轟動,那些原本就已經來了星空道極宗附近的修士,一個個激動無比,而那些還在自身宗門內,對這一次的天尊收徒興趣不大,或者還在遲疑之人,也都在聽說了此事后,一個個都激動中,目中露出瘋狂。 “千年壽元丹!!有了此丹,我突破天人不是夢想!” “千年壽元老夫爭取不到……可百年壽元,還是能做到的,拼了!!” 轟轟之聲,隨著消息的傳開,立刻就在通天河東脈的一處處深山內爆開,一些并非宗門修士,而是散修的老怪,也都激動的選擇了參與此事! 實在是壽元丹,對于那些越是老邁之人,就越是有驚人的吸引,使得他們根本就沒辦法抗拒。 通天河東脈瘋狂的同時,其他三脈,也都在各自源頭宗門傳出了這個消息后,紛紛瘋狂起來,不說所有的天驕,但幾乎那些覺得自己有把握之人,都立刻有了決斷,要去參與這一次的天尊收徒! 甚至就連白鎮天等人,也都心動了,更不用說通天河東脈中游的那幾個宗門,星河宗、道河宗以及極河宗的元嬰強者,很快就沖向星空道極宗 甚至逆河宗內,也是如此,宋缺與其他幾個元嬰修士,包括無極子在內一共五人,都立刻動身出發! 至于李青候,他遲疑后,沒有參與,而是留在了逆河宗。 眼看越來越多的人都參與到了這件事里,白小純的心更糾結了,直至在過去了七八天后,張大胖也來找到了白小純,想要白小純這里幫幫忙,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,他修為不夠,可也想參與這一次的絕世造化。 這一幕,讓白小純不由得長嘆一聲,隨后狠狠一咬牙,能不能成為天尊弟子,他根本毫不在乎,他可是冥皇的師傅,天尊哪里有資格收他為弟子?可這壽元丹,讓他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,很是抓狂。 “拼一把,哪怕得不到千年壽元丹,半千也好啊!”白小純眼睛內因這些天的糾結、掙扎而有些血絲,此時低吼一聲。 有了決斷后,白小純立刻就開始著手準備,一方面他要照顧逆河宗來臨的宋缺與無極子等人,另一方面則是為了試煉,要籌備的各種丹藥與藥草。 “這試煉里必定存在打殺,唉……只能多準備一些了。”好在白小純如今身份尊高,憑著其太上長老的地位,調動了大量的資源過來。 同時白小純也想到了此次外出,不知要多久時間,自己的生機丹雖不少,可白小純想到不死血的消耗,于是在丹藥草木上,又加了巨大的一筆。 最后,則是張大胖的事情,相比于許寶財,張大胖的結丹后期,距離天尊收徒的標準,只差一步,這一步讓其他人去幫助,很是艱難,可對白小純來說,并非做不到。 只是提升太快的話,會有一些隱患留下,可當他把所有的后患都給張大胖說完后,張大胖依舊執著,白小純沉吟后,點了點頭,于是開始幫助張大胖突破。 只不過時間上顯然是來不及了,如今還有十多天,戰舟就要開啟出發,不過白小純畢竟是太上長老,他的一句話,使得張大胖成為了戰舟的隨行之人,可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,如果到了通天島后,張大胖修為突破了,就可順理成章的參與試煉。 而若沒突破,則只能留在戰舟上,等待試煉之人歸來,一起再回星空道極宗。 在白小純的準備中,之后的半個月里,越來越多的修士涌入星空道極宗的附近區域,都在等待戰舟開啟。 時間一天天過去,直至這一天清晨,星空道極宗附近的所有元嬰修士,一個個都呼吸急促的飛到了半空中,遙望彩虹下,通天海上的巨大戰舟。 此刻這舟船猛的震動,好似兇獸一般傳出了驚天動地的轟鳴聲,在那轟鳴下,舟船竟緩緩的調轉了船頭。 與此同時,從最高處的紫色彩虹上,傳來了半神老祖,滄桑中帶著威嚴的聲音。 “參與試煉之人,速速上船!” 這話語一出,如同天雷在整個天地內轟鳴回蕩,頓時四周那些元嬰修士,一個個都激動中急速飛出,直奔戰舟! 十道、二十道、五十道……一百道…… 整個通天河東脈的元嬰修士,不說全部都來,可也來個不少,此刻足有二百多道身影,化作長虹,一一降臨戰舟。 其內有宋缺,無極子,還有逆河宗丹溪與玄溪一脈的三位元嬰修士,還有其他三宗之修,至于星空道極宗本身,也有不少,如白麟、趙天驕等人,都紛紛現身。 至于白鎮天等人,在聽說了白小純要參與此事后,郁悶憤憤中都選擇了放棄,于是這一次的天人,只有白小純一位。 而他既然是太上長老,自然而然的,也就成為了此番戰舟航行的守護者,在他帶著專門負責運轉戰舟的大量弟子,踏上戰舟時,舟船上的絕大多數修士,在看向白小純時,都帶著敬畏,更是恭敬的拜見。 盡管對于自己身份已經習慣,對于別人拜見也都膩味,可看到這么多元嬰都似很畏懼自己,白小純頓時就高興起來了。 “唉,看來我實在是太優秀了,都沒怎么努力,不知不覺的,就成為了太上長老。”白小純得意中干咳一聲,小袖一甩,臉上浮現感慨的表情,想到了當年自己第一次踏上這舟船,還只是個弟子,陳賀天是守護者。 而現在,陳賀天看到自己,都要繞路…… 一樣有著慨嘆的,還有宋缺,還有趙天驕,他們看著舟船,看著白小純,心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波動,只是相比趙天驕的唏噓,宋缺那里則是低著頭,心底已經在罵娘了。 “這白小純天人修為,湊什么熱鬧啊,他怎么也來了!!” 在宋缺這里郁悶時,白小純一邊感慨,一邊毫不猶豫的動用自己的權力,給趙天驕,白麟,還有逆河宗的幾人,都安排了這舟船上最好的房間。 “缺兒,來來來,姑父給你安排個大房間。”白小純一招手,看到了人群內的宋缺,不由得喊了一句。 宋缺頓時臉一黑,他之前始終低著頭,不愿與白小純對望,可卻沒想到自己都這么躲著了,還是被白小純注意到了。 “該死的,這白小純沒完了是吧,早知道他也來的話,打死我我都不參加了!”宋缺內心抓狂,郁悶無比,可還是抵御不住大房間的吸引,于是硬著頭皮,在四周其他元嬰修士的羨慕中,慢吞吞的走向白小純。 不多時,安排了所有人后,白小純深吸口氣,猛的一揮手。 “出發!” 隨著他話語傳出,戰舟聲響滔天而起,那些負責運轉戰舟的弟子,立刻就全力施法,頓時這戰舟在那巨響中,緩緩前行,越來越快,漸漸直奔通天海深處,一路劈波斬浪、乘風遠航。 老天爺爺不讓碼字啊,今日天雷滾滾,雷聲之大,好似地動山搖,如同爆炸一般,幾乎每隔幾分鐘,就會在外面炸開,而我一旦沉浸寫作,好似靈魂出竅融入書中,如此天雷炸動,就強行把我從寫書的狀態里給轟了出來。 一點不夸張,心臟都有些受不了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