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14 叵測人心

隨著半神老祖的歸來,星空道極宗的弟子,也都重新的從下方的四大城內,回到了各自的彩虹。 這彩虹被白小純花粉洗滌后,已徹底恢復過來,唯獨那藍色彩虹上的窟窿,始終掛在那里,所有人一抬頭,在看到窟窿的同時,也能看到里面的白小純,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那里…… 白小純有心不在這窟窿中,可每次他剛要離開,立刻就有神識從紫色彩虹上落下,嚇的他趕緊停住,到了最后,只能耷拉著臉,盤膝漂浮在窟窿中,上下通透…… “早知道這樣,我解釋的時候,應該說準備重建啊,不說心懷宗門了。”白小純唉聲嘆氣,他覺得自己居住在這里,如被吊起來一樣,實在是尷尬丟人。 “不過好在把彩虹顏色變回來了,那些弟子也沒有受到實質的傷害……”白小純心中嘆了口氣,內疚之意略有平復。 可實際上,白小純這里覺得丟人,是因他不了解星空道極宗的半神老祖,不知道此人一向以嚴厲冷酷行事,可在有心人眼中,因了解半神老祖,所以看到的是半神老祖對于這件事情的態度所反應出的驚人真相! “這哪里是什么責罰,這連敲打都算不上……這分明好似長輩看到晚輩晚了錯,罰站一樣啊!” “這白小純……憑什么能如此!他一個外來人,在我們星空道極宗縮著也就罷了,可他竟如此囂張!” “可惜,這樣都沒弄死他,我當初就看逆河宗不順眼,憑什么逆河宗能崛起,憑什么這白小純能崛起,哼,只不過是鄉下的外來人而已,我們星空道極宗自身,無論身份地位,都要比他們高出太多!” 這樣的言論,實際上在白小純剛剛被冊封為太上長老時,就在宗門內暗中傳開了,星空道極宗身為源頭宗門,其內弟子大都心高氣傲,對于下宗從心底看不上,認為下宗都是如鄉下一般,連帶著對于白小純的崛起,自然復雜中也帶著嫉妒。 這情緒原本只是藏在心中,不敢在白小純面前露出,直至隨著白小純的煉丹,他們的情緒再也無法隱藏,全部暴露出來,以至于根本就沒去考慮,白小純的煉丹,實際上對他們并沒有造成無法原諒的傷害。 直至如今,又被一些心中嫉妒之人煽風點火的提出,原本是要再掀起一場針對白小純,針對他們所謂的鄉下來的外人的風暴,這消息也漸漸傳入白小純耳中,讓白小純愣了很久,漸漸心底有些苦澀。 “我去彌補的那些事情,純屬多余了!”白小純自嘲,他再次意識到,星空道極宗終究不是自己的家,自己的家只有一個,那就是逆河宗! 可此事沒有被人談論太久,實在是另一條消息的傳播,牽動了幾乎所有人的心神。 這消息,正是……天尊收徒!! 此事如風暴般,很快就傳遍四方,尤其是當星空道極宗彩虹下,通天海上的那艘巨大的戰舟,開始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后,關于天尊收徒的傳聞,也越演越烈。 那來自戰舟的轟鳴聲,第一時間就被白小純察覺到了,他一愣之下,立刻神識散開,清晰的看到那海上的巨大戰舟,明顯正在如蓄勢一般,吞噬天地之力。 當年的他修為不夠,所以察覺的不是很詳細,可如今天人境界,使得白小純一眼就看出了端倪,這戰舟明顯是一個龐大的法器,而其之所以可以在那濃郁的通天海水中,長久的航行,根本原因就是這戰舟,能從通天海內吸來靈力。 只是顯然每一次的開啟,都需一段日子的蓄勢才可,按照白小純的觀察,他預計戰舟的蓄勢,差不多要持續數日的時間。 “天尊收徒?戰舟蓄勢待發?”白小純瞇起了眼,如今在宗門內流傳的天尊收徒之事,白小純不是第一次聽說,最早的時候是靈溪老祖那里曾提過一嘴,問白小純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恰好歸來,是不是為了天尊收徒之事。 “天尊好好的,怎么收起弟子了?”白小純有些懷疑,就在他這里琢磨時,三天過去,那戰舟的轟鳴聲消失,一股強悍的波動在戰舟上擴散開來,似隨時可以開動一般。 隨后,一波波通天河東脈內,來自中游、下游甚至末游的修士,都向著星空道極宗疾馳而來,幾乎每天,都有不少人出現在星空道極宗附近。 這些到來之人,明顯都帶著小心與謹慎,不敢貿然進入星空道極宗,而是在四周居住,而星空道極宗對此,并沒有阻止,任由在其宗門附近,越來越多的通天河東脈修士到來。 這些到來之人,都有一個同樣的地方,那就是修為……他們的修為,都是元嬰! 其中有與星空道極宗弟子熟悉的,才有資格進入宗門里,只是能做到這一點的,唯有中游修真界的宗門才可,至于下游與末游,大都不敢進入。 而隨著這些人的出現,關于天尊收徒之事的傳聞,越來越多,甚至星空道極宗內的弟子,也都開始交頭接耳,種種消息,真真假假,傳遍八方。 “看來傳聞是真的了!” “天尊居然真的要收弟子!!天啊,此事可以說是我通天河區域的修士,一步登天的絕世造化!!” “我聽說了,天尊會不定時的,在整個通天河區域四脈中收徒一次,在這之前他老人家一共收了四位弟子……” “此事我也聽說過,據說天尊的四位弟子……正是如今四脈源頭宗門的……半神老祖!!” 幾乎第一時間,許寶財就立刻敏銳的察覺到了這里面的情報,更是用最快的速度去收集,隨后立刻就找到了白小純。 “少祖,出大事了!!”許寶財一路小跑,直接就沖入白小純所在藍色彩虹的窟窿內,他到來時,白小純的手中正拿著一枚玉簡,這玉簡是他從鐵血堂那位天人老祖那兒要來,里面詳細的記錄了關于天尊收徒的所有信息。 聽到了許寶財的話語,白小純神識從手中玉簡上收回,他明顯的氣息有些不穩,看向許寶財。 “少祖,你聽說了么,天尊要收徒了!!”許寶財連忙開口。 “天尊之前曾收過四位弟子,我們星空道極宗的半神老祖,就是其中之一啊!” “如今天尊要收第五位弟子,可以想象……誰能成為天尊的五弟子,誰就必定能最終成為半神強者!!” “我還打聽到了,這一次的天尊收徒,不僅僅是我們東脈轟動,而是整個通天河四脈,全范圍全境之修,只要是修為到了元嬰,就都可去所在源頭宗門報名,而四大源頭宗門不可阻止,更有責任與義務,將所有報名之人,都送去通天島!”許寶財一股腦的,將他所收集的消息,都告訴了白小純。 白小純的氣息再次波動了一下,他心跳加速,許寶財所說的這些,他在鐵血堂天人老祖給予的玉簡內,都看到過。 同時,還有一些消息,是現在的許寶財所不知道的,至于外面的那些人,更是還不知曉,但怕是用不了多久,也將會聽說。 那就是……這一次的天尊收徒,其方式是試煉,選擇的試煉之地,是通天島上的一處秘境,所有元嬰以上,半神以下的修士,都可踏入秘境內,參與這一次的天尊收徒! 雖不知秘境內需要修士做些什么,可天尊對于弟子的選擇,只有一個要求……那就是,第一個走出秘境者,可成為他的第五位弟子! 同時,對于前百走出秘境者,雖不會收為弟子,可卻有賞賜! 成為天尊的弟子,此事對無數人來說是絕世造化,足以讓他們瘋狂,哪怕是天人,也都會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。 只是這一點對白小純來說,就不是很心動了,讓他動容的,是天尊的賞賜! 對于第二、第三乃至第四位走出者的賞賜……是一枚丹藥! 一枚天尊親自煉制出來的,世間罕見至極的……千年壽元丹!! 一枚丹藥,可讓人憑空多了千年歲月,這種丹藥,稱之為仙丹也都毫不夸張,白小純哪怕是丹道大師,可也心知肚明,自己是煉制不出這樣的丹藥的。 此丹必定是需一些已經消失沒了蹤跡的奇花異草,才可煉制! 白小純立刻就判斷出,哪怕對于天尊來說,這種千年壽元丹,也都絕對不多! 而一旦有了千年壽元丹,對于那些修為到了瓶頸的修士而言,他們就有足夠的時間去沖擊,去尋找突破的辦法,可以說……多了千年壽元,他們的突破把握將更大。 元嬰之修,可以晉升天人,天人之修,可以去嘗試厚積薄發,沖擊半神! 同樣的,對白小純而言,這丹藥的吸引,超出所有人的想象,他的執念就是長生,如今千年壽元擺在眼前,他立刻就紅眼動心了,整個人呼吸開始急促,目中露出掙扎與糾結。 千年壽元,白小純心動。 可他當初在蠻荒看到天尊后,總是有種說不出的不好的感覺,最關鍵的是他覺得天尊收徒的時機……有些不大對! 如果天尊沒有在蠻荒受傷也就罷了,可偏偏受傷后,居然還有心情收弟子,這就讓白小純警惕了。 許寶財也看出了白小純的糾結,心底有些詫異,他想不出白小純到底有什么好猶豫的,在他看來,白小純一旦參與,雖不說必定成功,畢竟這一次不僅僅是通天河東脈,其他三脈的天驕也會齊聚通天島,可無論如何,白小純這里在許寶財眼中,也顯然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人之一。 關于自己的糾結,白小純也不好與許寶財去說,只能郁悶中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,打發了許寶財后,他一個人坐在那里,連連嘆息。 “去不去啊。”白小純撓了撓頭,患得患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