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901 陳賀天¥%

“當年我在蠻荒時就發誓了,一定要報仇!”白小純傲然的抬起頭,心中已有了決定,那陳賀天當年在長城太過分了,恩將仇報不說,逼著自己去葬宮,而且欺負完自己,前段日子還要欺負逆河宗。 “哼哼,陳賀天,可不是我白小純記仇,是你欺人太甚了,這事就這么定了,誰惹我,我就去打陳賀天!”白小純小袖一甩,大有一種如今的自己,已經是大人物的感覺。 “找不到張大胖,我去打陳賀天!” “有人再要對逆河宗動心思,我去打陳賀天!” “有人瞪我,我去打陳賀天!” “有人針對我,我去打陳賀天!”白小純嘀咕了幾句,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主意實在是太棒了,絕非尋常人可以想的出來。 尤其是想到以后自己在宗門內,必定會因為此事而讓陳賀天癲狂后,白小純就更激動了。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,他雖不能滅了陳賀天,可一旦按照他的想法,只要別人招惹他,他就去打陳賀天,此事必定會讓陳賀天抓狂。 實在是陳賀天那里,雖是天人中期,可論戰力,根本就不是白小純的對手,尤其是之前白小純戰他們五大天人,殺了兩位,重傷三位,這一幕幕,早就讓陳賀天心神驚懼無比。 不然的話,他不能如今在白小純來到星空道極宗后,就選擇閉關不出,不但是他如此,白鎮天與李顯道也都這樣。 可陳賀天還是不了解白小純的性格……也就使得他做夢都沒想到,他都躲著白小純了,但麻煩還是隨之而來…… 白小純這里小袖一甩,身體已經呼嘯而出,從自己的居所疾馳,直奔……在這藍色彩虹上,屬于陳賀天的居住之處,疾馳臨近。 陳賀天居住在藍色彩虹的南部,一片遼闊的區域中,修建著大量奢華的閣樓,這里面居住的,不僅僅是陳賀天自己,他有權力讓其家族的部分族人,也居住在這里。 此事其他天人也都這樣,已成為了慣例。 而在這諸多奢華的建筑中心,存在了一處彩虹上的湖泊,這湖泊的水清澈無比,里面有金色的魚兒游走,此地明明是彩虹,可卻有湖泊,很是奇妙。 湖泊旁,有一間看起來很是平凡的木屋,可這里卻是陳家的圣地,因為他們的老祖,天人境的陳賀天,就是居住在這木屋內。 此刻,隨著白小純的破空而來,一路掀起的呼嘯音爆聲,好似天雷,轟隆隆的不斷向著四周炸開,使得風云色變,天地間都形成扭曲波紋,大范圍的擴散。 這一幕,頓時就引起了其他彩虹上弟子的關注,還有一些是在星空道極榜附近的,都在聽到與看到后,詫異的抬頭。 “什么聲音!” “那是……白老祖?” 就在這眾人詫異時,陳家的范圍內,不少陳家的族人,也都聽到了這如同天雷的聲響,一個個都心神震動,齊齊看去時,他們看到了一道如同流星般的身影,以極致的速度,剎那間就從遠處虛無,直接出現在了陳家的半空中。 隨著出現,一股天人的威壓,轟隆隆的降臨八方,使得所有陳家族人,紛紛心神狂震,就連修為也都在那天意的威壓下紊亂。 那身影看起來白白凈凈,可卻神色傲然,身形不高,可卻背著手,更是抬著下巴,露出一副好似絕世強者的模樣,正是……白小純! “陳賀天,給你家白爺滾出來!”白小純眼看自己的到來,吸引了很多的注意,更加得意了,張開口直接大吼一聲。 他此刻意志與天地融合,取代天意,這么一吼之下,其聲音超越奔雷,直接就在藍色彩虹上,猛的炸開,形成一股沖擊,橫掃八方,使得大量陳家族人,一個個都神色大變,被震的雙耳欲聾,駭然中齊齊后退。 白小純的聲音不但在這藍色彩虹上回蕩,讓星空道極榜四周的弟子聽到,更是傳了出去,哪怕其他彩虹,也都隱隱聽到他的聲音,一個個立刻就心神震動。 “白長老這是……去找陳長老麻煩?” “聽白長老的語氣,莫非要戰!!”那些星空道極宗的修士,一個個都覺得不可思議,更有不少人,趕緊飛出,要去看看發生了什么事情。要知道這可是在宗門內,天人之間的矛盾,就算是存在,可大都不會如此正面出現摩擦。 白小純聲音之大,其他彩虹上的修士都聽到了,盤膝坐在木屋內的陳賀天,自然也聽到了,他的眼睛此刻早就睜開,神色帶著憤怒,目中更有逼人的寒芒。 若是換了其他人如此,又或者是在逆河宗一戰之前,他早就冷哼中直接走出,將前來撒野之人斬殺,可如今他只能咬牙忍著,實在是他心知肚明,這白小純戰力驚人,自己一個人,絕不是對手。 可就在陳賀天這里決定忍耐時,外面的白小純不樂意了,他聲音又一次回蕩開來。 “陳賀天,怎么的,你是天人,我也是天人,我都到了你家了,你居然不來迎接一下?欺人太甚!!”白小純擺出怒意,話語間一步走出,直接踏入陳家范圍內,直奔木屋而去。 四周陳家族人膽顫心驚,只能看著,不敢阻擋。 眼看白小純展開那驚人的速度,掀起天雷轟鳴,就要臨近湖泊木屋,甚至那湖泊也都在白小純的接近下,掀起大量的漣漪波紋,里面的那些金色的魚兒,也都顫抖,齊齊沉入湖底不敢抬頭。 “白小純,你要干什么!!”陳賀天終于無法忍下去了,他猛的抬頭,身體一晃之下,直接就出現在了半空中,右手抬起猛的一揮,化作一股風暴,直接就轟向白小純。 可在他出手的瞬間,白小純也是一拳轟出,直接就與陳賀天掀起的風暴碰撞到了一起,轟隆隆的聲響,在這一刻驚天動地。 轟鳴中,陳賀天悶哼一聲,身體退后幾步,可白小純那里卻神色如常,其強悍的肉身,根本就不在乎這一次對抗,緊跟著,就沖殺而來。 “干什么?陳賀天,你自己做的事,你自己心知肚明!”白小純聲音擴散,速度驚人,眨眼就再次臨近陳賀天。 陳賀天面色陰沉無比,雙手掐訣施法,再次與白小純碰觸后,巨響又一次爆開,這一次他退后更遠,可白小純依舊氣勢洶洶,轟擊而來。 這身影,這氣勢,讓陳賀天暗自叫苦,眉頭緊鎖,內心怒意更是強烈無比,可還是被他強行忍下,后退時快速開口。 “白小純,逆河宗的事情半神老祖已經下了封命,道河與星河老祖都被你斬殺,你還要怎樣!!還有當年長城的事,也是意外!” “今天的事與逆河宗、與長城無關,陳賀天,你別裝糊涂!”白小純佯怒道,不死禁驀然展開,速度一下子爆發,剎那就接近了陳賀天,右手掐訣一指,頓時四周寒氣擴散,九道寒影齊齊幻化,從陳賀天的四周,以陳賀天為中心,瞬間穿透而去。 陳賀天面色變化,雙手猛的向外一揮,頓時身體上出現了一片黑光,轟鳴間阻擋了四周的九道寒影,身體也借勢再次后退,內心無比憋屈,怒意更甚,咆哮出來。 “白小純,你到底要怎樣!!老夫什么裝糊涂,你說清楚!” “你自己做的缺德事,還問我,陳賀天,我白小純今日與你沒完!”白小純一看陳賀天居然都咆哮了聲音比自己還高,心底不滿,于是用更大的聲音,一樣怒吼起來。 “你……你!!”陳賀天聽到白小純的吼聲,心底更為憤怒,他隱隱看出白小純不應該是為了逆河宗之事而來,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出,自己回來后就始終閉關,一點也沒去招惹對方,但這白小純一口一句缺德事,這就讓陳賀天內心要爆了。 那種感覺……是一向自己欺負別人,可今天卻被別人如此欺凌…… “白小純!你欺人太甚!!”陳賀天大吼,內心更是郁悶,到了現在,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招惹了對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