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98 保護她

逆河宗內,靈溪一脈的山峰上,那只猴子坐在那里,手中拿著一壺酒,不斷的倒在嘴里,目中帶著喜悅之意,看著蒼穹上靈溪老祖的面孔。 “能親眼看到這一天,這一次回來值了,哪怕日后需要為這一次的歸來付出代價……也都值了!”猴子哈哈一笑,目光落在了血溪一脈上,不是看白小純,而是看向……此刻站在血溪一脈的山峰上,看起來傻呆呆的望著蒼穹的兔子。 這兔子的腦袋時而靈光,時而昏頭,好在如今還算正常,此刻心中也多有感觸。 在這宗門的呼聲一波波更為強烈時,白小純心滿意足,靈溪老祖成就天人,這對白小純來說,壓力小了太多太多。 他可以放心的離開逆河宗,去星空道極宗了,畢竟逆河宗是在星空道極宗的范圍內,白小純在星空道極宗的地位越高,則逆河宗就越是安穩。 再加上靈溪老祖,可以說從這一刻起,除非半神強者,否則的話,半神以下,任何人想要動逆河宗,都要仔細掂量,三思三思再三思! 而半神強者的數量,太少太少,整個通天河區域……明面上也就只有四位而已,這四位任何一個,都是源頭宗門的老祖。 很快的三天過去,隨著靈溪老祖成就天人,此事漸漸傳遍整個中游修真界,其他三宗,本就沒有了天人,不敢與逆河宗爭鋒,如今此消彼長之下,更是對逆河宗產生了強烈的敬畏,紛紛送上驚人的賀禮,更是甘愿向逆河宗低下頭…… 這曾經的三大宗門,都已如此,更不用說其他的小宗門以及修真家族了,很快的,整個通天河東脈的下游修真界,都聽說了此事,一個個對逆河宗的敬畏,已達到了極致。 雖說這些下游宗門,除了逆河宗勢力范圍內的,其他三方都不屬于逆河宗管理,可要知道,整個中游修真界內,逆河宗已經是第一宗門,強悍無比,那些下游小宗門若是得罪了逆河宗,其下場可想而知。 如今的狀況,雖不是在實力上一統中游下游末游,可也相差無幾,至少在名氣上,更重要是威懾力上,已經做到了巔峰。 此事自然也被星空道極宗關注與知曉,若是換了其他時候,星空道極宗必定會干擾限制,畢竟一家獨大,會讓星空道極宗內的幾個天人老祖,俱都內心不悅的同時,他們的資源也會因此受到影響乃至縮減。 可有白小純在,有之前的戰績在,有半神老祖的封命在,陳賀天三人只能咬牙默認,沒有對此事提出什么反對的說法,不是不想,實在是他們對白小純那里,極為畏忌。 還有一個天人,內心也在糾結,此人就是原本空域上的那位天人童子了,按照道理來說,逆河宗畢竟是屬于他名下的勢力,但在之前逆河宗危機時,這天人童子縱然有千萬理由,可最后還是選擇了放棄。 同時,在逆河宗第二次危機時,鐵血堂都出面了,而他依舊沒有出面,這兩次事情,使得天人童子那里,也都遲疑要不要在這個時候,讓逆河宗繼續如以往一樣,將修煉資源,每年供奉給自己。 猶豫再三,這位天人童子長嘆一聲,選擇了放棄,實在是他聽說了白小純的強悍,內心無比后悔之余也有忌憚。 如此一來,造成現階段沒有人來制衡,逆河宗的爆發,更為強烈,勢力范圍也在擴張中,時間過去了兩個月。 這兩個月里,白小純大都是在閉關,研究不死血的同時,也在考慮天人后的功法問題,畢竟逆河宗只是中游宗門,很多功法不全,想要獲得天人功法,終究還是要去一趟星空道極宗才好。 畢竟哪怕靈溪一脈屬于當年通天河北脈的寒門,可寒門被滅,逃到這里的殘修,能有寒門養念訣,已經是很不容易了。 而一些殘缺的天人功法,也不是沒有,靈溪老祖不會在意,可卻不適合白小純,甚至就連靈溪老祖也都強烈建議讓白小純去星空道極宗選擇。 好在雖一時之間沒有找到天人功法,可白小純對于不死血的研究與明悟,卻是與日俱增,體內更是成功的,凝聚出了一滴不滅血。 這不滅血不是紅色,而是金色,在他的體內隨著血液游走,看起來很是耀眼,白小純感受著體內那滴金色的不滅血,感受著其內散出的一股隱隱有些神圣的氣息,可卻高興不起來。 “有那些丹藥代替,總量吸收了差不多相當于我全部的生機,才凝聚出了一滴……”白小純皺著眉頭垮著臉,他一方面覺得太難了,另一方面也在慶幸自己不是胖子,身體也非魁梧,否則的話……他覺得自己怕是這輩子都沒希望修煉到不死血大成了。 而這不死血本身,同樣有一招秘法! 與碎喉鎖、撼山撞、不死禁、不滅帝拳一樣,不死卷第五層的秘法,名為……神殺! 神殺之意,到了一定程度,似能殺半神! 這神殺之法,可以將白小純的速度,在一瞬間爆發到極致,一如不滅帝拳的五倍肉身之力,這神殺之術,是在速度上類似這種方式,使得在剎那間,白小純爆發出的速度,幾乎超越一切,難以想象。 速度是助力,而真正的殺神之道,則是……白小純的不滅血! 隨著修煉不死血,他的體內血液會一滴滴改變成不滅血,而這不滅血并非永恒,在沒有大圓滿前,是可以被消耗的,這神殺之法,就是消耗不滅血,換來極致的速度,換來極致的血法! 不需要出手,只是在這速度下,在他全身繚繞血氣中,只是輕微的碰觸,就可撼動山峰,而更讓白小純吃驚的,是在神殺之法下,但凡是被他碰觸到的生命,其生機之力,都將瞬間被自己吸走一部分。 這就讓白小純眼珠子差點掉下來,內心哆嗦中,他再次確定了這不死卷,一定是邪功!! “想我白小純心地淳樸,善良純潔……可我居然練到最后才發現,我居然修煉的是邪法!”白小純臊眉耷眼,連連嘆息,這神殺之法,讓他很是心驚,甚至都不需要怎么去思索,他的腦海里就直接浮現出了其搭配的方式。 比如神殺之后的撼山撞……只要一想那個畫面,白小純就覺得替敵人心臟抽抽。 “如果再配合一個碎喉鎖……這要是還弄不死對方,我再來一個不滅帝拳……而要是還打不過,不死禁加上神殺,我要是逃起來,誰能追的上啊。” “我這還沒用神通呢,要是再施展個水澤國度,通天法眼,或者寒門養念……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深深的吸了口氣,然后輕咳一聲抖了起來,大有一種直至今天,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這么厲害的感覺。 “不過這神殺之法每次施展,都要消耗不滅血……而現在,我體內只有那么一滴不滅血……”考慮到自己辛辛苦苦才凝聚的這一滴不滅血,白小純壓根就沒有半點想要去嘗試一下神殺的念頭。 “用神殺的話,這哪里是斗法啊,這分明是斗生機!”白小純感慨一番,又在逆河宗居住了幾天,終于還是決定,動身離開,去星空道極宗。 畢竟天人功法的事情,如今迫在眉睫。 有了決斷后,白小純與宋君婉告別,對于白小純的離去,宋君婉已有準備,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溫柔的為他整理了衣衫后,輕輕地擁抱在一起。 臨走前,靈溪老祖找到了白小純,將一件對靈溪一脈而言,其重要的程度超出一切的物品……送給了白小純! 那是一口水晶棺槨,里面存在了一具……女嬰的軀體! 正是靈溪一脈最大的秘密與底蘊,寒門真靈!! “保護她……整個靈溪一脈,只有你能做到……保護她,這是靈溪一脈存在的使命!”靈溪老祖,輕聲開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