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82 天人震怒

在將那三大天人,打成一死一殘一逃后,白小純就已經意識到,逆河宗的事情……還沒有結束,哪怕他暫時化解了危機,可實際上真正的源頭,是星空道極宗。 若沒有星空道極宗的默許,中游三大宗門又豈敢無故的來滅逆河宗……而其他人或許對星空道極宗不是很了解,可白小純在星空道極宗的那些日子,對于星空道極宗的內部,已有認知。 如星空道極宗的五位天人老祖,這五人中除了鐵血堂的天人外,其他四位,分別都是星空道極這四脈的最強者! 如空域的那位童子一樣,其他三脈,也都這般,有各自的天人老祖坐鎮,其下千絲萬縷,甚至還有家族利益在內,而各域下的中游宗門,實際上就是他們勢力的延續。 而逆河宗這里,自從踏入中游后,對那位空域童子的供奉,就始終沒少,甚至比當年的空河院還要多。 所以,與其說這是一次三宗對逆河宗的進犯之戰,不如說……這是星空道極宗幾位天人的一次博弈,很明顯……空域的那位童子老祖,在這場博弈中明顯屬于弱勢,他無法與其他三位天人對抗。 如此一來,就使得逆河宗這里,如被放棄了一般,出現了之前三宗聯手滅門之事。 而眼下,白小純的出現,看似打殘的是三大宗的聯手,可實際上則是如一巴掌,拍在了星空道極宗那三位天人的臉上! 可以想象接下來的事情,必定很難善了,星空道極宗那三位天人的怒火,隨時可能降臨! 只是白小純雖不愿面對這種局面,可之前宗門浩劫,他沒有其他的辦法,只能如此。 “希望陳賀天看在我當初畢竟是救了他的弟子與女兒的份上,不要太過分了……” “還有白麟的祖父,也希望能考慮一下當初我與白麟的交情……”白小純揉了揉眉心,他心中也明白,不能將希望放在其他人身上,這一切因素,只有在逆河宗本身就足夠強悍后,才可以錦上添花。 “成為天人!”白小純覺得自己壓力不小,如今化解這一切的最好的辦法,就是……他成為天人! 以天人修為,使得自己戰力更強,方可使人忌憚,才能真正守護逆河宗! 白小純目露果斷,在這閉關的密室內,立刻就取出二十一色火配方,開始仔細的研究起來,至于煉火的消耗,雖如今是在通天河區域,可當初白小純在蠻荒臨走前,他的弟子白浩曾給了他足夠的魂。 那些魂足以支撐白小純太多次的失敗,可以說只要不是白小純這里始終無法成功,那么他最終必定能煉出二十一色火。 時間流逝,轉眼數日過去,密室內的白小純,又陷入了瘋狂的狀態中,頭發亂了也不管不顧,隨著研究,他的全部心神都融入到了二十一色火的配方內,去仔細的分析每一個環節,仔細的推敲每一個步驟。 或許是本身的壓力不小,使得白小純這里,此刻好似爆發一般,腦海的思緒不斷地跳動的同時,因通天河區域有天地靈力存在,他的吸收也始終沒有停止,更是不時吞下一些逆河宗煉制出來的恢復精力的丹藥。 如此一來,在這么循環之下,他對于這二十一色火的配方,越發的熟悉起來,直至又過去了三天,白小純猛的抬頭,雙手抬起一揮,立刻大量的魂被他取出,首次煉制! 這一次的煉制,毫無疑問是無法成功的,白小純對此心知肚明,他要的也不是成功,而是在失敗中去總結經驗。 而這種在實踐中的進步,其速度之快將極為驚人,實際上除了白小純外,其他煉魂師根本就無法做到這一點,實在是這消耗之大,無法想象。 也只有白小純這里,有冥皇作為弟子,才可以去如此奢侈的煉火。 時間慢慢流逝,一次又一次的失敗,讓白小純這里的領悟越來越多,他時而停頓下來,仔細的去琢磨調整后,又拿出配方,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收獲,雖整個人看起來疲憊無比,可他目中的光芒,卻是隨著一天天過去,越來越明亮。 與此同時,在白小純這里沉浸在煉火中,外界他所擔心的事情,也已經慢慢發生,逆河宗的華麗逆轉,白小純與三大天人的一戰,如今也漸漸傳開,轟動了中游所有修士的同時,就連下游以及末游,也都隱隱聽聞。 更不用提源頭的星空道極宗了,白小純的歸來,與三大天人的一戰,讓星空道極宗內無數認識白小純的人在聽到后,紛紛心驚吸氣,覺得匪夷所思,心神為之撼動。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,R身被斬,宗門被抄的道河院老祖,他已經不顧一切,整個人瘋狂中,聯合了星河院老祖,二人急速前往星空道極宗,一路同行的,還有極河院的一位元嬰長老。 白小純的出現,使得他們膽顫心驚的同時,也有強烈的不甘與嫉妒的憋屈,此番聯手,齊齊到了星空道極宗后,立刻分散開來,去尋找他們這一脈的最強老祖。 其中那道河院的老祖,正是陳賀天,也就是趙天驕的師父,他原本在閉關,當聽到了外面傳來的關于逆河宗,關于白小純的消息后,陳賀天第一個反應就是此事太過荒謬! 但很快的,隨著消息的陸續傳來,陳賀天確認的同時,也有了強烈的怒意! 對于白小純,他之前雖有印象,可卻從來沒有放在心上,哪怕對方也算間接的救下了自己的弟子與女兒,可他依舊高高在上,對白小純很是無視。 甚至當年眾人被傳送到了蠻荒后,他也只是發動了勢力,全力尋找自己的弟子與女兒,最終成功的將自己的弟子與女兒救出,至于白小純,他根本沒有去理會。 可眼下,這個都快要從他記憶里淡忘的名字,居然再次出現,且一出現,就展現如此戰力,這就讓陳賀天皺起眉頭。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,道河院的那位被斬了R身的天人到來了,剛一看到陳賀天,這道河老祖就立刻委屈中,向著陳賀天深深一拜。 “前輩救我!!” 眼看自己麾下,鎮守中游宗門的天人境強者,如今居然只剩下了元神,陳賀天的面色頓時Y沉無比,似有風暴在其體內轟隆隆的狂暴起來。 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隨著陳賀天的開口,一股驚人的威壓,從他身上驟然爆發出來。 感受到陳賀天的威壓后,道河老祖的元神一顫,趕緊將那一戰的全部過程,沒有半點隱瞞的如實說出。 當聽到白小純那里不是在三人聯手下被他強力擊敗,而是被其逐個打殺后,陳賀天冷哼一聲。 在他看去,眼前這個道河老祖也好,其他中游的天人也好,都只是凡道天人而已,算是天人中最弱的存在了。 而他自身,則是天獸魂元嬰晉級天人,成為遠超凡道的地品天人境,除此之外,更是天人中期,這一切,就使得他有把握,就算是他,逐個的話,也能將三個如眼前這樣的道河老祖擊敗。 “那白小純更過分的是,他居然趁著我不在的關頭,去了道河院,將整個道河院的財富……全部搜刮走了,那里面還有我準備貢獻給您老人家的那一份……”道河老祖內心顫抖,遲疑了一下后,還是這么的開口。 一聽這句話后,內心已有判斷的陳賀天,目中寒芒瞬間四散。 “好大的狗膽,他這是找死!”陳賀天冰冷開口,神識更是剎那散開,直接就找到了星宗一脈以及極宗一脈的天人老祖。 在他看來,此事最急的不是自己,而是那位被斬了麾下天人的……極宗老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