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79 缺兒也在啊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!無廣告! 眼看解開了白小純的心結,靈溪老祖臉上露出笑容,對于白小純,他很在意,并不僅僅因為白小純這一次戰敗了三大天人。 白小純對于逆河宗來說,仿佛靈魂,哪怕如今的逆河宗,靈溪與血溪等脈已相互徹底融合,可就算是這樣,白小純依舊是無可替代! 最重要的,是白小純這里,本就是靈溪一脈根正苗紅的嫡系弟子! “小純,你失蹤在蠻荒多年,這一次恰好在如此時機回來,莫非是你也聽說了天尊要選擇弟子的事情?”靈溪老祖忽然想到了什么,向著白小純問道。 “天尊選弟子?”白小純一愣。 “天尊收徒,具體老夫也了解不多,可卻聽說了此事,怕是用不了多久,就會開始了,如今的四大源頭宗門,都在準備。” “據說,但凡是元嬰修士,不論出身,只要是通天河區域,哪怕并非宗門之修,而是家族修士,又或者散修,也都可去四大源頭宗門,通過那里……去往通天島!”靈溪老祖很是感慨,可他也明白自己的年齡,很難適合,而整個通天河區域的元嬰修士數量不少。 如此多的元嬰修士,去爭奪一個名額,難于凡人上青天! 可在他看去,白小純的希望之大,怕是足以超越九成九的同輩之修,而他也看出了白小純實際上還沒有達到天人。 能憑著元嬰大圓滿的修為,憑著半步天人的境界,讓三大天人一死一殘一逃,此事靈溪老祖在這之前,于通天河東脈從未聽聞,雖不知其他三脈是否也有如此逆天之人,可無論如何,就算不是前所未有,也相差無幾。 白小純搖頭,這還是他首次聽說天尊收徒,或許是因蠻荒那場絕世之戰,白小純對于天尊總是有些內心的抵抗,隱隱覺得對方不像好人…… 而說起天尊,白小純立刻就擔心侯小妹,趕緊詢問了一下。 “侯小妹與鬼牙,是在十年前通天島的全部區域選拔中,進入了前萬之列,這選拔并非只是斗法,還有資質以及全方面的篩選,侯小妹的身上,似乎有極為特殊的資質,所以有資格進入通天島,接受通天島的指點,一旦在修行中表現優秀,就有可能會成為通天島的侍衛!” “此事每隔百年,都會進行一次,只不過每次的這一萬人里,怕是只有那么幾百人,才可獲得侍衛的身份。”靈溪老祖的了解明顯多了不少,感慨中,也有祝福與期待,此刻說完,因如今的逆河宗全宗修復,需要他的地方太多,所以靈溪老祖沒有繼續與白小純交談,轉身遠去。 可在臨走前,他想到了侯小妹與白小純的關系,于是再次開口。 “不過具體的事情,你還需要問問宋君婉,十年前的選拔,是在星空道極宗內舉行,當時宋君婉也去了,可惜沒有被選中。” 白小純點了點頭,他不便把自己對天尊的忌憚告訴靈溪老祖,不是不信任,而是太過駭人聽聞,只是心中的不安,依舊存在,最后又看了一眼墓地的方向,白小純深吸口氣,轉身離去。 很快的,黃昏降臨,隨著明月高掛,逆河宗的弟子也開始了各自的打坐修行,畢竟修復宗門并非一日可成,戰爭造成的疲憊,也需休養。 眼看如此,白小純終于找到了機會,趕緊去找宋君婉,實在是多年沒見,他一方面也想念宋君婉,另一方面也需從她那里,打探一些侯小妹被選拔的具體之事。 而宋君婉那里,也終于停歇下來,拖著疲憊的身軀,回到了其洞府時,剛剛吞下一枚療傷的丹藥,還沒等白小純到來,宋缺就先來了。 對于這位宋家的天驕,宋君婉還是很關心的,且如今的宋缺,已是元嬰,這對于整個宋家來說都是大事。 就算宋君婉是宋缺的長輩,面對宋缺的到來,也要起身相迎,只是她剛一起身,宋缺就內心咯噔一下,不敢自恃修為,連忙上前。 “小姑不必如此,缺兒拜見姑姑。”宋缺執晚輩禮,趕緊一拜,依舊是如當年修為不如宋君婉時的小輩模樣。 這就讓宋君婉心中很是舒坦,也覺得宋缺這里,很是懂事,可還是說了幾句。 “缺兒,你現在已是元嬰修為,姑姑來迎你也是應該之事,雖禮法不可亂,但修真界內,更是強者為尊。” 宋缺聞言苦笑,心底暗道如果沒有白小純,那么自己在宋家憑著如今的修為,眼前的小姑相迎也就罷了,自己畢竟也是元嬰修士,如今更是距離元嬰中期不遠,莫說小姑了,整個宋家除了老祖外,其他人看到自己,都要拜見。 可……一想到宋君婉的身份,一想到白小純,宋缺就郁悶的同時,也有害怕,他雖喜歡看白小純郁悶的表情,可卻不敢在白小純面前露出太多,實在是蠻荒中的一次次事情,使得他成熟的同時,也對白小純從心底產生了他不愿意承認的敬畏。 而白小純那里,一次又一次以自己小姑父的身份自居,這就使得宋君婉這里,對于宋缺來說,絕不僅僅是長輩那么簡單。 不然的話,他也不能如今第一時間,就先來拜見宋君婉,而不是宋家老祖。 “姑姑莫要如此,缺兒在您眼中,永遠都是當年的樣子。”想到這里,宋缺深吸口氣,再次向著宋君婉一拜。 宋君婉臉上笑容更多,目中也有柔和,更有對自家出現如此麒麟而驕傲,于是開口問著宋缺在蠻荒內失蹤的這些年,都有了什么經歷。 對此,宋缺支支吾吾,描繪的不是很徹底,他心中更是尷尬,如果是其他人問,他還可以傲然一些,可面對宋君婉,他實在心中沒底。 宋君婉也看出了宋缺的不對勁,秀眉微微一皺,她本就相貌絕美,此刻這么一皺眉,使得她更是驚艷動人的同時,也有了一股威嚴,正要去仔細問詢時,從她的洞府外,傳來了白小純那帶著調侃的聲音。 “婉兒小親親,我來了啊。” 這聲音傳入洞府的瞬間,宋缺心神立刻跳了一下,宋君婉也俏臉微紅,目中有嗔意,當著晚輩的面,被白小純這么調侃,她也覺得心跳加速有些尷尬,可還是一揮手,將那洞府之門打開。 白小純剛一進來,就立刻看到了宋缺。 “咦,缺兒也在啊。” 宋缺的臉頓時黑了。 宋君婉眼看宋缺的表情,神色也有些了然,更有些過意不去,知道若不是自己的話,白小純也不會這么的占宋缺的便宜,于是正要開口,可白小純語速很快,已提前傳出話語。 “婉兒你不知道啊,蠻荒里那是什么地方啊,危機四伏,處處都是生死啊,在那里,我為了救缺兒,不惜暴露身份,不惜得罪權貴,甚至更為了他抄一個天侯的家!” “那可是天侯啊,那么大的蠻荒,也就只有一八零八個天候,任何一個都是大人物!”白小純感嘆一聲,目中滿是追憶,似在回想自己為了救下宋缺所付出的慘重代價。 “我還記得在蠻荒我第一次看到缺兒時,他那凄慘的樣子,全身上下都是管子啊,被那個天侯家族當成了活靈石!” “婉兒,你知道什么是活靈石么,就是不斷地喂下大量的藥物,強行轟開經脈,使得修為提高后,卻偏偏限制身體,不斷地折磨使得其修為不斷運轉,而隨著運轉,他的修為之力會從那些管子內散出,形成一定范圍內的靈氣區域!” “從而……讓那個家族的晚輩,如同有了用不完的靈石,去吸收修煉啊!”白小純描繪的很是生動,他的話語讓宋缺這里不自在時也都好似想起了當年的漆黑慘淡,同時也讓宋君婉倒吸口氣,整個人瞬間花容失色。 “太過分了!”宋君婉整個人怒意彌漫,猛的看向宋缺,在看到了宋缺臉上的苦澀后,她立刻就明白白小純說的沒有半點夸張,也頓時就明白了之前為何宋缺支支吾吾。 “小純,此事多謝!!”宋君婉將之前打算不讓白小純繼續占宋缺便宜的想法,立刻打消,此刻目中帶著感激,向著白小純欠身一拜。 “這么客氣干什么,我這么做,還不是為了你么。”白小純輕咳一聲,上前當著宋缺的面,一把摟住宋君婉那纖細的腰肢,拍著胸口,大聲說道。 “你是缺兒的小姑,我就是缺兒的小姑父,在蠻荒,我們是一家人,我不幫他誰幫他?我不救他誰救他?這都是我應該做的,小事。” 宋君婉臉微紅,可卻沒有避開,目中看向白小純時,越發柔和,帶著強烈的異樣之感,似乎之前那隱隱感受的距離,如今也隨著此刻那摟住自己腰肢的手,消失不見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