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70 再殺

自己選擇自爆,就可以控制術法的波動,可以去抵消白小純那九道寒影的轟殺,而能在這電光火石間,就能有如此果斷,換了其他人很難做到,也唯有達到了天人后,在經歷了太多的戰斗,從而養成了一種快速的本能反應。 此刻轟鳴間,隨著極河院老祖自爆,一股驚天動地的風暴立刻就擴散開來,剎那間,千丈寒鏡,立刻碎裂開來,那九道寒影首當其沖,直接就被風暴淹沒在內,與此同時,極河院老祖的元神,也在身體自爆的剎那,倒退開來,此刻展開了這一生幾乎最快的速度,轟的一下,就瘋狂的倒退逃遁。 他怕了,徹底的怕了,內心更是對那星河院老祖,懷恨在心,在他看來,如果不是那星河院老祖太過廢物,二人聯手,這一戰還是有勝算的,可眼下……那星河院老祖毫發無損,而自己卻肉身自爆,只剩下了元神。 內心的憤怒憎恨與恐懼悲哀,讓這極河院老祖元神都扭曲了,他心底更有無盡的憋屈,如果能選擇,他希望白小純之前法眼下束縛的是自己…… 而此刻,在極河院老祖身體自爆,寒鏡崩潰,元神逃遁的瞬間,遠處的星河院老祖,他在那不惜反噬的修為爆發下,也掙脫出了白小純的法眼之力,更是聽到了極河院老祖那怒吼的話語,他內心也一樣憋屈,一樣抓狂。 可他的駭然,此刻同樣是在內心滔天爆發,他眼睜睜看著白小純在這幾個呼吸間,那如狂風暴雨,排山倒海般的轟擊,居然讓一個與自己一樣的天人,被逼的肉身自爆,眼下只剩下元神逃遁。 若是首次也就罷了,他還有點信心,可這是第二次了,想到這里,星河院老祖就身體哆嗦了一下,在這關鍵的時刻,他竟沒有選擇去救援極河院老祖,而是轉身,猛的就化作長虹,急速逃遁。 他也怕了,這一戰的所有畫面,撼動他的心神,使得他此刻根本就不在乎名聲,不在乎這一戰還有三宗十萬修士親眼目睹。 此刻轉身就逃,內心更是安慰自己,那白小純如此恐怖,自己若不逃,必定危險,而這天空的戰場上,隨著極河院老祖只剩下元神,隨著星河院老祖毫不遲疑的逃遁,立刻就在大地上無數修士中,掀起了陣陣嘩然與怒吼。 嘩然的是道河院以及星河院,怒吼的則是……極河院!! “老祖!!” “星河老祖,你……” 這一幕,也讓白小純一怔,他原本以為這星河院老祖脫困后,會直接殺向此地,從而阻止自己追殺極河院老祖,可卻沒想到,對方居然直接就逃了。 “星河老匹夫,你無恥!!”極河院老祖此刻只覺得元神都要不穩了,體內靈氣都要崩潰,瘋狂咆哮。 此刻這兩大天人,一東一西急速逃遁時,白小純目中殺機猛的強烈,若是星河院老祖殺來,他還沒有辦法去斬殺只剩下元神的極河院老祖,可如今對方竟然逃走,這就給了白小純一個……擊殺天人的機會! 他沒有絲毫遲疑,更沒去理會那星河院老祖,而是目光落在了逃遁中的極河院老祖的元神上,目中殺機騰然而起的剎那,他雙手猛的伸開,向著四周驀然一甩。 “水澤!!” 轟鳴中,一股水汽,剎那就覆蓋八方,籠罩磅礴范圍,甚至無論是極河院老祖的元神,又或者星河院老祖的身體,都在這一瞬,被這水汽籠罩在內。 遠遠看去,好似八方天地,全部都在這一刻,化作了一片驚人的水澤! 更有霧氣滾滾擴散開來,一股驚天動地的威壓,驟然降臨,這威壓立刻令大地上的所有修士,都吸了口氣,更是讓天空上的極河院老祖,心神內浮現出了這一輩子,最強烈的生死危機,甚至都遠遠超出了之前!! “不!!”極河院老祖發出凄厲之音,這聲音里帶著求饒,甚至都帶著哀求,而遠處的星河院老祖,也都內心一顫,咬破舌尖,瘋狂逃遁,想要離開這片范圍。 可就在所有人都震動時,白小純目光一閃,雙手再次一揮,口中輕吐兩個字! “國度!” 轟隆隆!! 超越天雷的巨響,在這一刻于天地內直接炸開,隨著白小純水澤國度的施展,立刻從那水澤內,就有一座座彎曲的大山,如排山倒海一般,猛的就滔天而起,所過之處,占據了整個世界,好似這全部的蒼穹,在這一剎那,被一只無法形容其大小的巨獸,徹底占據! 那一座座彎曲的山峰,爆發出讓天地色變之力,隨著不斷地幻化,蒼穹似乎都漆黑了一下,好似有一個巨大的爪子從水澤內慢慢的抬起,可以清晰的看到,那彎曲的山峰,居然只是這爪子的指甲! “這是……這是水澤國度!”靈溪一脈,尤其是當年北岸的那些人,此刻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,無法置信般,看著眼前這超出了他們想象的驚天畫面。 剎那間,隨著那巨大的獸爪從水澤內徹底的露出,完全的抬起,整個蒼穹都黯淡下來,眾人腦海一片空白,極河院老祖以及星河院老祖,全部駭然中……那巨大的獸爪,驟然拍下! 隆隆隆! 好似天空落下,砸向大地,極河院老祖的凄厲之音,仿佛生命的最后慘叫,驀然傳出時,他的元神之體根本就無法抵抗這驚人的獸爪,任憑他如何閃躲,甚至都挪移起來,可也依舊于事無補,眨眼間,就被那獸爪在落下時,轟然拍中! 慘叫之聲戛然而止,極河院老祖的元神,猛的一顫,無法置信中,苦澀中,他最后的看了一眼這片世界,轟的一下,其元神直接崩潰,魂飛魄散……消失天地間!! 另一邊的星河院老祖,他畢竟肉身還在,甚至傷勢也都沒有多少,加上處于水澤國度靠近邊緣的地帶,此刻咆哮中拼了全力,身體外幻化無數星辰,不斷地代替他抵抗那獸爪的巨力之下,終于成功的抵抗,逃了出去,只是其面色蒼白,更是連續噴出鮮血,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恐怖,頭也不回,玩命逃遁。 他看到了極河院老祖元神的滅亡,這讓他內心顫抖的同時,甚至都升起了一絲僥幸,他忽然發現,自己之前的憋屈,居然是自己能活下來的關鍵! 他甚至都慶幸了,之前白小純選擇束縛的是自己……可以想象,如果被束縛的是極河院老祖,那么此刻死亡的,必定就是自己了。 “死道友不死貧道……極河老祖,不是老夫不去救你,實在是敵人太強了……”星河院老祖慶幸之余還為自己在心里辯解了下,只見他速度更快,倉惶間,轉瞬遠去。 戰場上,白小純站在半空,目光落在了逃遁的星河院老祖身上,對方太快,距離又遠,最重要的,是連續強勢碾壓兩位天人,更是干脆利落徹底斬殺了其中的極河院老祖,白小純看似如常,可實際上這一戰,是他全部修為,全部肉身的爆發,無論他的心神還是身體,此刻都已疲憊,對他來說碾壓天人初期不難,然而要最終滅殺天人卻也不那么容易。 那三次通天法眼的束縛,每一次被破開后,都讓白小純氣血翻滾,是他憑著強悍的肉身去承受反噬。 實際上,他已沒法去進行第四次,而一旦那星河院老祖到來,白小純也只能去施展他最后的殺手锏……不滅帝拳。 一旦完全展開,他將徹底透支身軀,沒有再戰之力,若是最早逃走的道河院老祖回頭,那么白小純就危險了。 看似風光,可實際上這一戰的艱難與疲憊,只有白小純自己知曉,眼下看到那星河院老祖逃走,白小純注意到下方三宗的修士一個個蒼白的面色,他忽然覺得這是一個讓眾人心神更為瓦解的機會,于是瞪著眼,沖著遠處的星河院老祖,袖子一甩,驀然開口。 “星河老祖,白某只給你三息時間,你若能逃走算你命大,若逃不掉,白某甩袖間,就可讓你……灰飛煙滅!” 遠處的星河院老祖聽到這句話,驚弓之鳥般,只覺得腦海嗡的一聲,竟不惜代價,再次噴出鮮血,透支壽元,換來短時間更快的速度,轟的一聲,徹底逃的沒了蹤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