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65 你們敢

865章 “可是他們有三大天人啊!”侯云飛心中無比懊悔。 “天人……三個?”神算子遲疑了一下,內心有些沒底時,遠處正要疾馳而去的宋缺,頭也不回,聲音驀然回蕩。 “只要不是天人后期,在白小純面前,依舊是要殘!” 別人不知道白小純在蠻荒的恐怖與強悍,哪怕是神算子也都是聽白小純自吹自擂,腦海里沒有直接的畫面,可宋缺卻是對白小純那里,不說清清楚楚,也都差不多了。 半神岳父,弟子冥皇,這只是身份,而在魁皇城內,與天人明爭暗斗,與滿朝文武為敵,在整個蠻荒走了一圈,不但毫發無損,更是修為攀升,這樣的人……會忌憚區區三個天人? 更不用說,宋缺可是親眼看到白小純與紅塵女的一戰,那一戰白小純與紅塵女雖都沒有全力出手,可二人之間的斗法,在元嬰期的宋缺看去,白小純的戰力,早已超越了元嬰,甚至超越了尋常的天人! 畢竟,紅塵女可是蠻荒天驕,巨鬼王的女兒,更是無限的接近了天人中期! 所以聽到了侯云飛的焦急后,他哪怕心中對白小純不舒服,可也知道分寸,說出的那句話,更是好似斬釘切鐵,傳遍八方,讓所有聽到之人,都內心狂震,瞠目結舌的同時,更覺得不可思議! 實在是對他們來說,天人……那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了,任何一個,都可以驚天動地,鎮壓一切! “沒錯,只要白小純趕到了,一切就化解了!”神算子也趕緊安慰一句,轉身跟隨宋缺,直奔逆河宗的方向。 他們的身后,靈溪宗陣法內,侯云飛腦海里還回蕩著宋缺的話,他雖相信白小純不會魯莽,也看出了宋缺的修為已踏入元嬰,可還是對于白小純連中游三大天人都毫不在意的事情,覺得有些不敢相信。 “這是真的么……”就在侯云飛這里吸氣時,他身邊的那幾個結丹,其中一人,眼睛瞪的銅鈴大,失聲驚呼。 “我想起來了,他……他就是那傳說中的……白小純!!據說如今靈尾雞的稀少,就是因為他!” “天啊,我也想起來了,他就是白小純?!!那蛇谷禁地,如今都空了的原因,也是因為他!” “促使了四大宗融合,凝聚成為了逆河宗,更是逆河宗的靈魂與希望,第一天驕……而后作為質子進入星空道極宗,在長城成為了萬夫長,最終失蹤在了蠻荒的……白小純!” 那幾個結丹修士,陸續失聲的同時,四周的靈溪宗的弟子,也都漸漸想起了這熟悉的名字,一個個都吸氣連連時,失聲驚呼之音,此起彼伏,實在是白小純在靈溪宗的名氣太大了。 他當年做出的那些事情,如今早已成為了無數低階弟子口中不斷流傳的神話。 就在靈溪宗的眾人,一個個仍自震撼不已時,此刻的白小純,他的氣息狂躁,他的雙眼紅通通的一片,他的修為全面爆發,操控飛舟以無法形容的速度,沖向逆河宗。 “李叔,掌門大師兄,靈溪老祖,血溪老祖……你們堅持住!!” “君婉,小妹……” “鐵蛋……”那一個個身影,不斷地浮現在白小純的腦海里,讓他越來越狂暴了,此刻的他根本就沒去考慮自己的生死,他雖怕死,可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宗門有危機,自己卻逃生。 弱小時的他,被宗門保護,而如今的他,已經有資格……去守護宗門! 甚至白小純還覺得速度慢,加上沒有宋缺與神算子,他不需要顧忌二人能否承受,此刻竟目光一閃之下,強行帶著飛舟,開始挪移! 轟轟之聲回蕩蒼穹,每一次挪移,那飛舟都直接跨越虛無,出現后,繼續疾馳,隔了片刻,就再次挪移! 這般瘋狂的消耗,就使得白小純的速度,在本就驚人的程度下,又一次的爆發,甚至這速度都超越了尋常天人,就算是天人中期也都無法達到,已經無限的接近了天人后期的速度。 一路轟鳴中,跨越了下游與中游的界限,踏入中游區域,向著逆河宗……越來越近! 而此刻的逆河宗,也已經到了風雨飄搖的時刻,無數的術法光芒漫天,轟轟之聲距離很遠都可以聽到,放眼看去,他們的四周,來自其他三宗的十萬修士,正從三個方向,全面進攻。 在這進攻下,逆河宗根本就不是對手,只能不斷地退后,依靠陣法,勉強喘息,只是傷亡,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出現。 如同是一個彌漫了傷口的巨人,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氣與斗志在支撐! 由空榕樹形成的陣法,此刻已經千瘡百孔,不斷地扭曲中,一道又一道裂縫,正急速的出現。 每一道裂縫的顯露,都讓維持陣法的玄溪一脈弟子,大口噴出鮮血,可卻依舊咆哮中,不顧一切的去修復陣法。 可就算是這樣,但也堅持不了多久,怕是一炷香都很難維持! 而丹溪一脈的弟子,也都一個個疲憊接近極限,他們游走在陣法內外,不斷地去救援三脈弟子,為他們療傷的同時,在必要的時候,也需拼死殺戮。 最慘烈的,要數靈溪一脈與血溪一脈,他們是逆河宗的主力,也承受了最大的沖擊,靈溪一脈的所有陣法巨人,此刻十不存三,陸續的崩潰中,其內的弟子,也都鮮血狂噴。 上官天佑眼睛血紅,似殺到了極致,北寒烈更是如此,他的眼淚在目中流淌,吼聲嘶啞狀若癲狂。 還有太多的靈溪一脈弟子,都已瘋狂,至于血溪一脈,也是這樣,尸魁也好,魔頭也罷,還有那幾峰血子,各有死傷! 唯獨中峰的血劍還在,維持戰局的同時,也在宋君婉的支撐下,與無極子以及血梅一起,一方面抵抗敵方,一方面則是盡力去救助身邊修士。 宋君婉的疲憊已經到了極致,她的傷勢早就很重,已經好幾次被丹溪一脈喂下了丹藥,可眼下還是又到了精疲力盡之時,她的目中慢慢絕望。 放眼整個戰場,稻草人已分崩離析,黑白太陽,也都碎滅了,里面的烏鴉也都死去,慘淡的同時,那條老龍也都奄奄一息,只有鐵蛋,依舊咆哮中,不斷地四下繼續穿梭,救援全部區域。 而元嬰之戰,逆河宗更是一敗涂地,甚至都沒有辦法單獨開辟戰場,只能在那人群內,不斷地穿梭,不斷地對抗,不斷地廝殺。 遠遠一看,中游三大宗門,如同三只大手,正不斷地壓縮逆河宗,而在天空上,三位天人的氣息,驚天動地。 “這陣法差不多了……” “此戰不可拖延過久,畢竟星空道極宗內,對于我們的這一次行動,也都有不同聲音,耽擱下去,怕生出意外。” “也罷,我三人一同出手,將這陣法碎滅,將這逆河宗……從我中游抹去好了!” 蒼穹上,三大宗門的三位天人老祖,相互看了看后,立刻都目光露出精芒,三人瞬間同時出手,頓時一道裂天劍氣,一只遮天大手,一片雷云黑霧,剎那就同時出現,直奔陣法! 速度之快,在逆河宗眾人絕望下,轟鳴中,直接就落在了空榕樹上,空榕樹形成的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陣法,再也支撐不住,轟的一下,徹底崩潰爆開! 隨著爆開,四周十萬修士,頓時一個個嗷嗷中,發動了總攻,一時之間,逆河宗節節敗退,頓時危機到了極致,而那三大天人的身影,也瞬間沖向逆河宗,而阻擋他們的,正是鐵蛋那憤怒咆哮中飛出的身影。 還有血祖之身,此刻也猛的睜開眼,隆隆而動,更有一只猴子,一只兔子,速度之快超越閃電,直奔三大天人,靈溪老祖,一樣不惜代價,阻擋而去! 全宗危機! 靈溪與血溪一脈,所有弟子,在這身前無數敵方的沖擊下,絕望中倒退,而宋君婉那里,更是早就有五個元嬰修士盯上,五人剎那間,就直奔宋君婉,要去摧毀血劍,擊殺無極子,擊殺這操控中峰血劍的宋君婉! 宋君婉凄然苦笑,眼看那五個元嬰強者呼嘯而來,眼看無極子也都噴出鮮血,自身難保,她的目中已經露出了死意,可就在這時……忽然的,從那天邊,有一聲能讓天地顫抖,讓風云色變,蘊含了滔天怒意更是焦急無比的咆哮,如滾滾天雷般,轟轟而來,其音之大,其音之勢,撼動全部戰場! “你們敢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