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58 詭異骨舟

在逆河宗那里與中游其他三大宗門,已經多年摩擦,如今大戰已迫在眉睫,很快就要爆發的同時,在這生命禁區內,想要通過這里,回到逆河宗的白小純三人,也正陷入到了巨大的恐怖當中。 此刻,他們站在那艘龐大的鬼舟的甲板上,紛紛面色變化,急速的看向四周,這鬼舟遠看,滿是傷痕,近看更是如此。 甚至在那漆黑的甲板上,都出現了很多縫隙,顯然是這艘鬼舟,曾經歷了無法想象的戰斗,可就算是傷痕累累,此舟上散發出的驚人的氣息,依舊是強悍無比,甚至白小純不知是不是錯覺,在他感受里,這鬼舟給他的危機感,竟與天尊差不多,甚至似乎還超過了一些! 可以說驚心動魄! 白小純心神緊張,目光快速掃過四周后,他猛的一晃,就要跳下這艘鬼舟,宋缺與神算子一樣這般打算,可就在三人靠近鬼舟邊緣,想要跳出時,卻有一道黑色的光幕,驀然間從這四周浮現出來,“嘭”的一聲,竟阻擋了三人的身影! 哪怕是白小純如今鎮壓天人初期,甚至能與天人中期一戰的修為,竟也無法穿透這黑色光幕,被猛的彈了回來。 白小純立刻急了,又沖了一次,可依舊還是被阻擋,他頓時就吸了口氣。 宋缺與神算子,更是這樣,三人呼吸急促,面色再變的同時,也不得不凝重的再次仔細觀察四周。 這舟船甲板上,很是空曠,看不到太多的建筑,只有一個凸起的船艙,顯然是這艘戰舟的入口,而其他地方,都是殘破,或許曾經這艘戰舟上存在了不少的建筑,而眼下,都已破碎! 只能看到那船艙頂部,豎著的旗桿上的三面詭異的鬼臉旗幟,以及這船艙前方,掛在門口上方的一面古樸的八卦鏡。 除此之外,別無他物。 宋缺面色難看,一晃之下,向前走去,在這四周查看起來,神算子則是不斷地喘著粗氣,他本就身體虛弱,此刻覺得站在鬼舟上后,全身上下透著無盡的冰寒,哆嗦起來。 “神算子,你趕緊算算,看看怎么離開這艘船啊!”白小純望著船艙入口,他有種感覺,似乎這艘鬼舟有自己的生命,將自己三人挪移過來,就是想要他們順著入口進去! 神算子心中也恐懼無比,此刻聞言連忙從懷里取出一枚銅錢,這是他的算命法寶,平日里很是在意,就算是在那土著部落里,也都不斷地播種示好,這才允許他將這銅錢留在身邊,此刻他也是著急了,趕緊取出,正要展開術法神通去算。 可就在他將銅錢取出的剎那,忽然的,那旗桿上的三面旗幟,正中間的青面獠牙的鬼臉,猛的搖晃了一下。 頓時神算子的右手竟不由自主的一抖,一下子沒拿住銅錢,這銅錢居然從他手中掉落,摔在了甲板上時,滾入到了一條裂縫內,掉了進去,消失不見! “我的法錢啊!” “這可是獨一無二的法錢,是我的本命法寶,上面還刻著我的名字啊!”神算子頓時急了,趕緊看向那裂縫,可這裂縫下漆黑無比,看不清晰,也不知道那法錢掉在了那里,神算子都哭了,他沒想到自己在部落里都熬了過來,保住了銅錢,可如今在這詭異的舟船上,竟將法錢丟了。 眼看神算子算個卦,居然都能將銅錢丟了,白小純也都無奈的郁悶起來,不再指望神算子,而是目光一掃,最終還是落在了那船艙上。 內心糾結的同時,宋缺也在四周查看一圈,回來后,站在那船艙門口,也在皺眉思索。 至于神算子,此刻哭喪著臉,內心懊悔無比,可卻不敢去埋怨白小純,只能帶著心痛抬起頭,目光落在那船艙上的同時,他忽然眼睛猛的一亮。 他盯著那船艙上鑲著的八卦鏡,這鏡子昏暗,已經照不出身影,模糊中給人一種很陰森的感覺,可在神算子看去,這鏡子卻非同凡響。 “這是個寶物啊!”神算子呼吸一凝,他擅長算卦,對于這鏡子有種直覺,隱隱覺得此物適合自己,尤其是如今銅錢丟了,他本就郁悶,眼下猛的上前,直接就一把將那八卦鏡給拿了下來。 “等一等!!”白小純也沒想到神算子居然這么大膽,剛要去阻止,可卻晚了,神算子已經將那八卦鏡,拿在了手中。 白小純只覺得腦海嗡的一聲,危機感一下子就爆發了,內心郁悶的同時,警惕也到了極致,就連宋缺也一樣被神算子的大膽舉動嚇了一跳。 “神算子,你干什么!”說著,宋缺趕緊修為運轉,可這舟船卻沒有半點變化,四周一切如常,舟船外的上萬骸骨,還在拉扯,這舟船也在快速前行。 眼看無礙,白小純也松了口氣,看向神算子時,他覺得頭都大了,此刻的神算子也知道自己魯莽了,有些心虛,可卻死死的抓住那八卦鏡,更是快速的放入儲物袋內。 “我的法錢掉船縫里了,我拿它一個銅鏡,就當是交換了。”神算子趕緊說了一句,白小純揉了揉眉心,很是頭痛,宋缺也瞪了神算子一眼,皺著眉頭,收回目光后看向那船艙,目中慢慢露出果斷。 “既然這舟船詭異,把我們挪移上來,不讓我們出去,那么……就下去看看好了,我倒要看看,這里面到底存在了什么!”宋缺一咬牙,說完后,他沒看白小純與神算子,而是一步向著那船艙的入口走去,白小純趕緊高呼一聲。 “宋缺你等等!!”可宋缺卻置若罔聞,頭也不回,走了進去,踏入到了船艙中。 白小純立刻就怒了,他覺得這神算子與宋缺,竟如此沖動,怎么說自己也是這個三人小隊的頭領啊,他們竟不聽自己的。 “這兩個家伙有毛病啊,一個看到鏡子就貪的不要命了,另一個更直接,沖動的去找死!”白小純正著急,一旁的神算子,神色遲疑,可想到自己的法錢說不定就掉在了下面,他心痛之下,也就狠狠一咬牙,向著船艙走去。 “宋缺說的有道理,我覺得這舟船對我們沒惡意,不然的話,估計我們早就死了,下去看看也好。” 神算子說著,竟也在宋缺進去后,一晃之下,踏入船艙中,速度極快,消失無影,剎那間,這偌大的甲板上,就只剩下了白小純一個人。 而此刻的白小純,面色也慢慢變得難看起來,他急促的喘息著,看著那船艙入口,覺得這入口如同厲鬼的森森大口。 “不對勁,宋缺不是那么魯莽的人,神算子也不是……否則的話,他們也不能活到現在了,可為何,在踏上這舟船后,他們兩個的行為如此詭異!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頓時后背涼颼颼的,再次看向四周,可這四周一切如常,只有遠處的霧氣,不斷地翻滾,一片死寂。 糾結一番,白小純狠狠一咬牙,這舟船不讓他們離開,唯一的選擇就是進入船艙內,且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宋缺與神算子跳入火坑,此刻雙眼都出現血絲,白小純大吼一聲,從儲物袋內取出不少用過了好幾次的符文,噼里啪啦的全部貼在身上后,修為運轉,肉身之力也都展開,甚至還覺得不放心,竟從儲物袋內取出了一些護甲,快速的穿上后,他猛的沖向船艙! 就在白小純的身影,也踏入船艙入口的剎那,無人的甲板上,那旗桿上的三面旗幟里,最中間的青面獠牙的旗幟,無風自動,緩緩搖晃了幾下,使得鬼臉扭曲,仿佛在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