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56 骨舟歌聲

通天世界的生命禁區,是如何形成的,此事眾說紛紜,可最終也沒有一個定論,或許在這天地內,只有那么極少數的幾個人,才知曉生命禁區到底如何出現。 甚至關于生命禁區內到底存在了什么,為何一切生命踏入這里,都將死亡,此事也成為了一個謎團,可不管如何,無論是天人,又或者是半神,只要踏入生命禁區內,就絕對沒有可能回來,此事……在歲月中,已被證實。 就算是對生命禁區有研究之人,又或者好奇此地為何絕斷一切生命的修士,也只是知曉,在那無人禁區中,存在了一片白色的大海。 這大海,不是水滴,而是……骨頭! 準確說的,那是一片骨海,站在那條山脈的頂端,放眼看去,磅礴的看不到邊際的無人禁區內,常年有白色的霧氣籠罩,而在那霧氣下,地面上如同海水般,被一片片白色的骨頭鋪滿…… 那些骨頭太多,有人的,有獸的,累積在一起,根本就感受不到具體多厚,只是能感受出,這片骨海中,一片寂靜的同時,似乎也存在了無盡的怨氣。 這里,沒有任何生命,沒有任何聲音,平靜中的死寂,讓人心顫。 也正是因這片骨海,所以對于這生命禁區最多的傳說,是說在世界誕生之前,曾爆發過一場無法想象的戰爭,這場戰爭,造成了生命禁區內,那無邊的骨海。 四處生命禁區,皆是如此…… 此刻,在這東北方向的生命禁區內,多少年來,終于出現了三個身影,白小純膽顫心驚,心神緊張,踩著腳下的無盡骨頭,甚至每一步落下,都可以聽到咔咔的聲音,在這寂靜的生命禁區內,這聲音清脆,回蕩四方。 哪怕是對守陵人有信心,可這一刻,白小純還是恐懼了,他死死的抓著手中的令牌,宋缺與神算子,也都心底顫抖,緊緊跟隨在白小純身后。 好在這令牌,在白小純三人踏入生命禁區的瞬間,就如同燭火一般,散出微弱的光芒,這光芒覆蓋了四周十丈范圍,將三人籠罩在內的同時,也使得四周的霧氣,緩緩到來碰觸后,立刻就消散了。 這才讓三人心中松了口氣,一路在那咔嚓咔嚓聲中,不斷地前行,初來乍到,他們也不敢嘗試能否飛行,此刻都打起精神,觀察四周的同時,快速疾馳。 遠遠看去,滿是迷霧的生命禁區內,白小純三人四周的十丈范圍,仿佛成為了黑夜中唯一的燈火,很是明顯…… 白小純面色發白,他這一路腳底下不知道踩碎了多少的骨頭,好在這生命禁區內,似乎真的沒有任何生命存在,就這樣,過去了三天。 這三天的時間,他們雖沒有飛行,可腳步也是極快,一路走過,宋缺似乎也都習慣了踩碎骨頭的聲音,也習慣了四周的壓抑,神色慢慢從容,神算子也好了一些,唯獨白小純這里,他的警惕極高。 眼看白小純依舊緊張,宋缺內心不屑的冷哼,膽子似乎更大了,邁著大步,甚至故意踩出更大的聲音,讓白小純這里好幾次都不滿。 “宋缺你小點聲!”神算子也覺得宋缺有些過了,趕緊提醒。 宋缺哼了一聲,正要開口反駁,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始終警惕八方的白小純驚呼一聲。 “你們聽到了么!!”他話語一出,宋缺腳步一頓,神算子也停住腳步,二人立刻凝神聆聽,剛開始他們還什么都沒聽到,可很快的,二人就面色一變,他們聽到了在這無人禁區內,居然從遠處,如飄搖一般,傳來了……歌聲!! 那是一個女子的歌聲,只是似距離太遠,聽不清歌詞,但這歌聲的出現,依舊是讓白小純這里,面色瞬間蒼白。 “不對啊,公孫婉兒莫非逃到了這里!!”白小純立刻就想到了公孫婉兒,可很快的,他就隱隱從那歌聲里,聽出了似不像是公孫婉兒的聲音。 宋缺與神算子,也都驟然緊張起來,不斷的四下打量,尋找歌聲的來源時,忽然的,神算子眼睛睜大,一指前方。 “在那里!!” 隨著他的開口,白小純與宋缺也猛的看去,立刻就看到,在遠處的霧氣內,竟有無數的骸骨……那些骸骨不是躺在地面上,而是站立,最先出現在白小純三人目中的,是足有上萬的如常人般大小的骸骨。 它們都彎著腰,在肩膀上都有一條黑色的繩索,竟是在如纖夫一般,拉動繩索!! 更驚人的,是在那上萬骸骨出現后,于他們的后方,竟陸續的出現了上千個身體龐大,足有百丈之高的巨大骸骨,這些骸骨一樣是肩膀都有繩索,也在拉扯! 這還沒有結束,在這上千巨人骸骨的后方,竟還有上百尊身體近千丈的巨大的兇獸骸骨,這些兇獸各自不同,有的如獅,有的如虎,甚至白小純還看到了三條骨龍!! 這一幕幕,頓時就讓三人內心轟鳴,而緊接著,出現在他們目中的,則是在那三條骨龍后方……一艘……足以數萬丈大小的驚天動地的巨大戰舟!! 這戰舟極其高大,通體漆黑,雖破損不堪,甚至就連旗幟也都殘缺,可依舊還是能看出,這戰舟的驚人氣勢! 可偏偏,任憑他們如何拉動繩索,任憑他們如何前行,這戰舟摩擦地面骨海,竟都無聲無息,整個生命禁區,依舊是死寂,唯獨……那模糊的歌聲,似從這戰舟內傳出! 這一幕,讓白小純身體都哆嗦了,他在那戰舟上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感,此刻急速后退。 “這里不對勁啊,這生命禁區怎么會有戰舟,還是那么多的骸骨在拉動,太可怕了!”白小純面色蒼白,趕緊開口。 “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,我覺得……走長城或許是個好主意!”白小純話語一出,但就在他聲音落下的瞬間,突然的,三人眼中遠處的戰舟,竟在眨眼間,消失無影…… 不但是戰舟消失,一切拉動戰舟的骸骨也都散去,甚至就連歌聲也都消失,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。 白小純一愣。 宋缺與神算子也都惶然,被那戰舟的詭異震撼,可眼看戰舟消失,最重要的是,宋缺眼看白小純這里害怕,他忽然自己就不害怕了,不屑的冷哼一聲。 “生命禁區內本就詭異,出現一艘船有什么可害怕的!這分明只是此地的幻境而已,不去理會就好,至于你白小純,莫非是怕了?” 白小純一聽這話,眼睛瞪了起來。 “我怕鬼?我堂堂準天品煉魂師,最大的鬼都是我的弟子,我會怕鬼?開玩笑!”白小純袖子一甩,傲然說道。 宋缺冷笑一聲,沒說話,拉住神算子一起向前急速走去,神算子遲疑了一下,看了看宋缺,又看了看白小純,想要說些什么,可他修為最弱,被宋缺拉著,難以反抗,只能苦笑。 “或許真的是幻境……”白小純也覺得沒面子,他也沒想到這戰舟看起來詭異,可竟突然消失,于是摸了摸鼻子,琢磨著自己畢竟是宋缺的長輩,既然晚輩都去了,他作為長輩的,很有必要去保護一下晚輩的安全,這么的安慰自己后,白小純嘆了口氣,也快走幾步,讓宋缺神算子兩人仍在令牌保護范圍之內。 時間流逝,很快過去了一個月,這一個月里,那戰舟再沒有出現過,慢慢的,白小純也都松了口氣,三人的速度也都漸漸快了起來。 可就在又過去了數日后,這一天黃昏,正在疾馳的三人,忽然神色再次一變,他們的耳邊,又聽到了那女子的歌聲! 這一次,歌聲竟比之前,清晰了一些,以至于他們隱隱聽清楚了……那若隱若現的歌詞! 這歌詞詭異,明明聽清,可卻無法記住,但其大意,卻是烙印在了白小純三人的腦海中,那歌詞所說,似在描述一個孩子,吞了自己母親手臂的故事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