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14 有問題找老爺爺

對于眾人的目光,白小純沒去在意,他此刻眼睛里只有這在他感覺中,似比大天師還要厲害,神通廣大的守陵人。 可連續半個月的討好,發現這守陵人依舊對自己毫不理睬后,白小純覺得自己就算是一團烈火,此刻也都被澆滅了。 這半個月,他也看出了這守陵人,只有自己與白浩能看到,外人根本就沒有察覺半點,而對方坐在那里,始終垂釣,至于釣出的,不是魚兒,而是冥河內的一條條冤魂。 那些冤魂每次都爭先恐后的想要上鉤,可每天最多,也只有一個冤魂被釣出而已。 白小純嘆了口氣,看了看守陵人,又看了看那片冥河,愁眉苦臉,一旁的白浩眼看著師尊這半個月的努力沒有獲得任何結果,低聲安慰。 “師尊,這前輩絕非尋常,你也不用氣餒……” “我知道這老頭不簡單,放心,對付這老頭,為師有經驗!”白小純一咬牙,有些不信邪,他覺得是自己方法找錯了,于是第二天夜里,也找了一條釣竿,坐在老者身邊,一起垂釣。 “只有志同道合,才能金石為開!”白小純深以為然,就這樣,在白浩呆呆的關注下,白小純與守陵人一起,又垂釣了半個月。 只是整整一個月過去,不管白小純用什么辦法,守陵人都從不關注,到了最后,白小純也都長嘆一聲,放棄了。 “浩兒,為師用行動又給你上了一課,要記住,對于正確的人精誠所至,的確能金石為開,可若對上了不正確的人,那就是虛度光陰,浪費時間啊。”白小純一臉悲憤,白浩認真的眨了眨眼,不敢去多說什么,只能小雞啄米般快速點頭。 只是白小純雖嘴上說放棄了,可心底還是不甘心,但這么浪費時間,他也覺得可惜,于是索性在這冥河岸邊,在守陵人的不遠處,開始琢磨煉制十九色火。 “沒辦法,求人不如求己啊,既然這老家伙冥頑不靈,我只能依靠煉火的手段,讓自己修為突破,如能踏入天人……我自己就可以橫渡蠻荒回家了。”白小純內心感嘆,只是十九色火雖也是地品范疇,可白浩那里的配方,還沒有完全研究出來。 于是在接下來的日子里,于這冥河旁,白小純就當那守陵人不存在了,與白浩一起討論煉火,研究十九色火配方。 白浩有理論,白小純有實踐,二人努力之下,這十九色火又是與白小純之前煉制的方法一脈相承,所以進展雖不是特別快速,但也不慢了。 可卻有那么幾個關鍵的地方,二人卡住,如不解決,很難繼續。 “不行啊,十八色火的煉制中,我只能在三丈范圍時成功,可如果這么下去,煉制十九色火,若沒有改變的話,怕是只能在一丈內甚至更少的范圍,才可以看清色彩變化。” “這樣的話,根本就很難完成,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”白小純有些苦惱,白浩也沉思起來。 “除非能有什么辦法,讓那色澤的變化慢下來……這恐怕需要一些外力才可。”白浩目中露出推衍,可想了很久,也都沒想出來,白小純也絞盡腦汁,可還是一時之間,找不出辦法。 時間流逝,直至又過去了七天,這個問題,始終卡在師徒二人的面前,直至這一天夜里,白小純不得不升起放棄的打算,琢磨著這十九色火,只能依靠時間去慢慢琢磨時,忽然的,那這一個多月,始終沒有開口說出一句話的守陵人,忽然從其口中,傳出沙啞的聲音。 “你們何必去考慮讓色彩變化緩慢,為何不去琢磨,把那多出的顏色,分散成很多道,如此一來,變幻出來的幾率就更大。”守陵人緩緩開口。 這句話一出,如同閃電,直接就轟入白小純與白浩的心神,這師徒二人一愣之后,紛紛目中露出亮色! 的確是這樣,在煉制十八色火時,那多出的第十八色,只有一道,可若是同樣的色彩,出現的是十道乃至百道,那么就算是變幻的再快,對白小純而言,也有足夠的把握,哪怕撞大運,都有可能直接成功! “沒錯,就是這樣,師尊,我們可以從十五色火就邁下伏筆,凸顯在十九色時,我們要多出的色澤,如此一來,就可讓火海在十九色時,那第十九色分散更多!!”白浩立刻驚喜,目中推衍之色閃爍極快,呼吸也都急促起來,這個辦法,對他觸動極大。 白小純也激動了,此事看似簡單,一旦戳穿,人人都懂,可身在局中,若沒人點醒,怕是他們想要明悟出這一點,耗費的時間將極多。 白小純深吸口氣,立刻起身,向著守陵人一拜,就連白浩也都趕緊拜下,而守陵人說完那一句話后,就再沒開口,繼續垂釣。 此刻白小純也沒時間去琢磨守陵人了,趕緊與白浩一起研究推衍,數日后,他們終于將這個問題解決,雖此事對于煉制十九色火,幫助不是全部,只是部分,可對于白小純煉制十八色火的助力,確實極大! 甚至可以說,一旦用這個方法去煉制十八色火,他的成功幾率將爆發太多太多,只不過唯一的限制,就是煉制十八色火所需要的十七色火,不可用外人所煉來煉制,而是需要他自己煉出的,才行。 甚至更準確的要求,是從十五色火開始,就需如此,但這對白小純來說,不是什么大問題,雖在前期的準備時間多了不少,可卻能使十八色火成功率大增,這本身就已經是劃算的很了。 畢竟十八色火的每一次失敗,耗費的代價,都實在太大。 眼看困擾自己師徒二人的問題,在守陵人一句話下,迎刃而解,白小純與白浩相互看了看后,都立刻更頻繁的在守陵人面前討論十九色火接下來的幾個關鍵點。 “在十團十八色火的融合中,這里面的波動與不穩,將影響它們融為一體……” “融合后的壓制與收縮,也是很大的問題,需要怎么去限制一下,才可讓我以如今的修為,也能去勉強做到……” “還有不知道十九色火,有沒有雷劫啊……” 這種種問題,不斷地從師徒二人口中說出,每次開口后,他們都偷偷看向守陵人,若守陵人還不說話,他們就反復圍繞這個問題研究討論。 直至守陵人似無奈之下,又提點了幾句,他的話語,每每都讓白小純與白浩狂喜,所有問題,似乎在守陵人那里,都可迎刃而解。 甚至按照守陵人所提供的思路,白小純覺得自己的煉火造詣,也都提高了不少,而白浩在理論上本就極高,他的觸動比白小純還要大,每次守陵人的話語,都如同閃電,讓他舉一反三之下,對于這十九色火的配方,創造起來越發得心應手,配方也越來越完善。 甚至他已經摸索到了量身定制的境界,所創造的配方,是據白小純的修為,根據他的神識,根據他的優勢,專門為白小純打造。 可以說這整個蠻荒,也只有白小純能按照這配方煉制,其他人就算有了配方,也都煉不出來。 時間流逝,很快又過去了數月,白小純已經沉浸在煉火中,與白浩一起,不說廢寢忘食也相差無幾,他們的煉火造詣,更是節節攀高,與日俱增! 眼看這對師徒二人在煉火上突飛猛進,短短數月的時間,收獲之大,難以形容,守陵人雖依舊面無表情,可那沒人能看到的目中深處,卻有笑意一閃而過,這些日子,他看似沒理會白小純與白浩,可實際上,他的心神,更多的時候,不是在垂釣,而是在觀察白小純與白浩。 看著這對師徒彼此討論中,白浩無意間露出的對其師尊的崇敬以及親情,看著白小純言辭里自己也都沒察覺到的對弟子的喜愛,這一幕幕,讓守陵人眼內的笑意,更多了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