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13 守陵老爺爺

周一星心底一動,他相信白小純沒有說謊嚇唬他們的必要,可他無論怎么看,那冥河岸邊,白小純所指的地方,都是一片空曠。 武道也面色變化,遲疑中,仔細的看了看后,目中有些古怪。 “白大師,那里……真的什么都沒有。” 白小純愣住,狐疑的看了看周一星,發現周一星苦笑點頭后,他內心咯噔一聲,再次看去時,那黑袍老者依舊存在于那里,他也不知道為什么,隱隱覺得,這老者的背影,有些熟悉,可一時間卻沒想起來。 “只有我能看到?”白小純面色蒼白,覺得頭皮有些發麻,就在這時,白浩那緊張的聲音,傳入白小純心神內。 “師尊,我……我也看到了……他老人家,正在垂釣……” 半晌之后,武道帶著心底的疑惑,告辭離去,甚至他遲疑之后,竟親自帶著一些手下,去了下方的冥河岸邊,在那里找了一圈,什么也都沒發現,這才回來。 可白小純卻看得分明,他親眼看到那老者就坐在武道的身邊,可武道仿佛眼睛瞎了一樣,竟沒有絲毫察覺。 這就讓白小純心底發毛了,看著那老者,在那冥河岸邊垂釣了一夜,直至黎明時,隨著冥河消失,那老者也沒了蹤影。 一整個白天,白小純都疑神疑鬼,不斷地從儲物袋內取出一些當年用過的符紙,貼在身上,可還是覺得不穩妥。 “師尊,我們今夜要不要去看看?我覺得他似乎在呼喚我……”白浩眼看自己這師尊緊張,遲疑后問道。 “你還敢去看?浩兒啊,你不知道,那是鬼啊,可不是魂……魂不可怕,為師煉魂煉的多了,可那是鬼!!你可不要被迷惑了!”白小純趕緊開口。 “不行啊,要是那老鬼再出現,我們就要離開這里了,此地太危險了。” “浩兒,當年為師在隕劍深淵,就曾看到過一只女鬼……現在想起,都覺得背后涼涼的。”白小純始終覺得,自己之所以這么怕鬼,都是因為當初隕劍深淵內的那個小女孩。 尤其是想到這個小女孩居然上了公孫婉兒的身,以及發生在迷宮內的一幕幕,白小純就覺得心都顫了。 “可是,我也是鬼啊。”白浩遲疑,低聲說道。 “你不一樣,那個……他是老鬼!這種積年老鬼,一個個都很兇殘啊。”白小純說著,又在自己身上貼了幾張符紙。 白浩眨了眨眼,沒再勸說,白小純在這煎熬下,白天過去,第二個凌晨……緩緩到來,依舊是天雷回蕩,依舊是蒼穹扭曲,依舊是冥河奔騰而下,依舊是……在那冥河岸邊,白小純的眼中,看到了那第二次出現的黑袍老者。 “他又出現了!!”白小純面色大變,立刻就轉身呼喚周一星,他決定了,此地不能再留了,這邪門的地方,居然有鬼。 “我現在是地品煉魂師,居然還都有鬼敢出現在我面前,一定很強大……”白小純吸了口氣,正喊著周一星,讓他帶著宋缺,整理一番,要連夜就離開時,忽然的,他發現身邊少了個人。 “浩兒呢?”白小純一愣,面色一變,猛的轉頭時,他的眼珠子瞬間睜大,他的目中看到的,是白浩好似沒有了意識一樣,正直直的向著高地下的冥河……急速飛去! 此刻已經飛了大半,距離那黑袍老者,不到幾百丈。 “老鬼,你欺人太甚!!”白小純立刻就怒了,他覺得一定是這老鬼迷惑了自己的徒兒,此刻他盡管害怕,可怒意卻更大,身體顫抖哆嗦中,白小純大吼一聲,馬上一躍而去,直奔冥河疾馳。 途中,他更是從儲物袋內取出更多的符文,噼里啪啦的全部貼在自己身上,心底發顫,可口中卻大吼。 “老鬼,放開我的弟子!” 他的速度轟然爆發,此地詭異,不能瞬移,可白小純的速度依舊極快,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,瞬間就追下高地,在白浩靠近冥河岸邊老者約莫百丈的剎那,白小純已追了上來,一把抓住白浩。 白浩身體一震,猛的清醒過來,面色一變,白小純眼看白浩清醒,心底略安,可緊接著,恐懼就大范圍的升起,尤其是看到那老者似察覺了自己,正緩緩轉頭后,白小純內心哆嗦,他不知為何,內心在這一刻升起了強烈無比的危機感,尖叫中抓著白浩,就要后退。 但就在這時,那黑袍老者,已完全轉過了頭,露出了一張滄桑中,帶著陰冷的面孔,這面孔瞬間就映入白小純的眼中,讓他的尖叫,戛然而止,腳步也都停了下來,站在那里,眼睛睜的越來越大,更是露出不可思議。 “守陵老爺爺……”白小純失聲開口。 這老者,正是白小純當年在靈溪宗時,于落陳山脈一戰中,與陳家天驕死戰重傷下,遇到的那位神秘的黑袍人! 也正是對方,救下了自己性命,更是給了自己……部分不死卷! 白小純怎么也沒想到,這么多年過去,自己居然今天在這冥河岸邊,再次看到了當年的這位恩人! 瞬間,白小純的恐懼就沒了,他的眼中露出驚喜,可那守陵人,只是淡淡的看了白小純一眼,就轉過頭,繼續垂釣。 “師尊,你……你認識他?”白浩眼中露出驚恐,他方才只是多看了這老者幾眼,就瞬間失魂落魄,若非是師尊到來,怕是此刻不是走到了那老者的身邊,就是已踏入冥河內。 而這兩個后果,在白浩看去,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。 “認識啊,這可是師尊當年的救命恩人吶。”白小純目中越發明亮,他可是知道這守陵人的厲害,那是可以讓幾乎已經要死亡的自己,瞬間恢復的高人。 尤其是他現在修為不俗,可卻發現,自己居然還是如當年那樣,根本就看不出這守陵人的深淺后,白小純更是心神震動。 要知道,他可是見過半神,且還不是一個半神,但這守陵人給他的感覺,似乎……比半神還要強大。 “比半神都強……天啊,這守陵爺爺到底什么修為。”白小純頓時驚喜,他趕緊快跑幾步,到了守陵人的身邊。 “守陵老爺爺,我是白小純啊,那個……我是臉上帶著面具,您老人家還記不得當年的落陳山脈啊……”白小純趕緊開口。 守陵人好似沒聽到,看都不看白小純,依舊垂釣。 “那個……守陵老爺爺,你幫幫我,把我送回通天河吧,成不成……”白小純也有些緊張,可他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,一旦抓住,說不定下一瞬,自己就能回家了。 只是那守陵人,依舊是置若罔聞,任憑白小純如何開口,都毫不理會,直至白小純嘴皮子都說干了,黎明降臨,那老者依舊不看白小純,隨著冥河一起,消失無影。 “師尊,怎么辦啊。”白浩遲疑道,他在旁邊看了一晚上了,覺得自己師尊說的話語,怕是都足有上萬句了。 白小純吐出一口氣,目中露出執著,一擺手。 “徒兒,今天為師教你一課,有句話,叫做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!” 于是,在之后的半個月,白浩算是徹底的見識了自己師尊的執著,白小純連續不斷,每天夜里只要凌晨一到,就守在那里,守陵人一出,他就立刻上前套近乎。 這一幕,也被周一星以及武道看到,二人都心驚不已,實在是他們所看,白小純如魔怔一般,在那里對著空曠的河岸,似不斷地自言自語,雖聽不到白小純的聲音,可越是這樣,他們就越覺得詭異。 尤其是有一次,冥河上出現冥彩虹,武道與眾人收取彩虹時,近距離的看到白小純在那里不斷地沖著虛無開口,他覺得頭皮有些發麻,趕緊離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