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812 那里有人

只是,他的心思,白小純一眼就看了出來。 “這家伙,不會是又在想著要壓我一頭的事情吧……”白小純眨了眨眼,覺得很好玩,琢磨著以后這宋缺知道了自己就是白小純……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。 想到這里,白小純覺得自己邪惡了。 “罷了罷了,我畢竟是他姑父,又心地純良,就不現在告訴他那殘酷的真相了。”白小純感慨中,覺得自己是個天大的好人啊,尤其是對宋君婉,忠貞不渝,好的都沒話說了,這真是愛屋及烏啊。 “行了,以后你就住在這里,好好修煉。”白小純交代一句,讓周一星安排,這宋缺,繼續作為靈仆。 宋缺深吸口氣,趕緊恭敬的抱拳深深一拜,心底很是感慨,琢磨著自己抱住了白浩這條大腿,白小純算個屁! 于是雖覺得陣營不同,可還是告訴自己,這一切,都是委曲求全,都是為了活下去,這么想著,他也就坦然了。 打發了宋缺后,白小純在這院子里四下看了看,很快的,深夜降臨,隨著天邊已黑,這整個冥河禁地,也都寂靜下來。 往常魁皇城在這個時候,才算是熱鬧的開始,哪怕是監察府內安靜,可外界的喧鬧,還是能隱隱傳入。 可在這里,不管是內外,都安靜的不得了,這就讓白小純有些不太適應,于是一拍儲物袋,取出魂塔,白浩從魂塔內一晃飛出,站在了白小純身邊。 “師尊,這冥河禁地,我覺得與煉魂壺內似乎有些相似……這里的氣息,似死似生,很是奇異,尤其是對魂,有很好的滋養作用。”剛一出現,白浩就立刻察覺到了此地的特殊,看向四周后,向著白小純低聲說道。 “還能滋養?”白小純聞言看了看白浩,發現白浩的魂體,似乎比往常看起來,更凝實了一些,立刻高興。 白浩也有驚喜,點了點頭后,盤膝坐下,深吸口氣,頓時這四周的某種白小純看不到,可卻能感受到的氣息,就云涌而來,融入白浩體內。 白小純覺察到這一幕,更為喜悅,琢磨著此地雖然無聊,可既然對浩兒有幫助,那么自己或許可以在這里多住一些日子。 在白浩修行時,白小純也神識散開,覆蓋整個冥河禁地,此地實際上范圍不是很大,整個冥河禁地,實際上就是一處高地,軍營修建在最高的一片區域里,而順著坡路下去,可以看到遠處,有一片干枯的河道。 這河道,正是每當凌晨到來后,冥河顯露的地方,白小純遠遠看了看,這才收回目光,也盤膝坐了下來,一邊守護自己這弟子,一邊在腦海里,卻反復熟悉煉制十八色火的步驟,爭取讓自身在煉制十八色火上,成功率更高一些。 時間流逝,很快的,凌晨即將到來,周一星也在安排了宋缺的事情后,外出與武道溝通了一番此地的防護,回來時,眼看白小純與白浩打坐,于是也坐在了一旁,盤膝守衛。 漸漸的,天色越發黑暗,已經完全吞噬了光明,只有星光與月色灑落,就在這時,忽然的,院子外傳來敲門聲,白小純緩緩睜開雙眼,看去時,周一星快步走出,將院子門打開,武道走了進來,向著盤膝坐在院子的白小純,抱拳開口。 “白大師,一會兒冥河顯露,此事雖對我們這些粗人而言,每天可見,但估計對白大師來說,還是首次……可不要錯過了。” “的確還從沒見過,武道友,留下陪白某一起看看?”白小純笑著邀請,武道聞言欣然,坐在了白小純的身邊,介紹起來。 “這冥河顯露的一幕,武某當年第一次看到,極為震撼,仿佛天地開啟一般,撼動心神啊。”武道目中露出癡迷,正說著,忽然的,漆黑的天空上,猛然間,就傳來了一聲轟鳴巨響。 這聲響好似天雷爆開,傳遍八方,白小純立刻抬頭,周一星也都心驚,唯有武道神色如常,在一旁快速開口。 “凌晨到了,冥河要顯露!” 他話語一出,只見漆黑的蒼穹,此刻隨著天雷的回蕩,竟有大一片范圍,好似扭曲起來,這范圍足有數萬丈大小,從這里看去,好似大半個天空,都變幻起來。 嘩嘩,嘩嘩…… 隨著扭曲,慢慢的似有水聲從天而降,越來越強烈,越來越清晰,更是在這一瞬,整個冥河禁地內,出現了迷霧……這迷霧里蘊含了濃郁的死氣,所過之處,竟使得一切碰觸的地面,都出現了寒霜。 甚至就連溫度,也都一下子冰冷,眾人的呼吸中,吐出的濁氣,也都變的肉眼可見,化作了白霧…… 白小純立刻清晰感受到,此地的死氣,在這一刻,前所未有的強烈起來,若是換了其他地方,如此強烈的死氣,必定引來無數冤魂。 可如今這里,除了白浩外,再沒有任何魂體出現,那迷霧里更是如此。 就在白小純驚奇時,蒼穹上那片扭曲的虛無,流水的聲音一下子更為強烈,仿佛這片扭曲,改變了時空,變換了空間,與某一處河道連接,瞬間,就有河水,從那片虛無中直接爆發…… 轟轟之聲滔天回蕩,那河水從天而降,越來越多,眨眼間,就形成了一條磅礴的大河,流淌在了高地下的那條原本干枯的河道中,順著河道,向著遠處奔騰而去。 這河水并非清澈,而是漆黑一片,隨著翻騰,整個禁地的死氣,瞬間濃郁到了極致,而那霧氣也都大范圍的擴散,可卻沒有將高地上的軍營覆蓋,但卻將那河道四周繚繞,使得白小純等人,遠遠看去,那河道內的河水,若隱若現。 更驚人的,是在那河水內,居然還有無數的冤魂,在其中要么嘶吼,要么沉睡,要么猙獰,要么詭笑,但無論如何,也都無法離開河水,只能順著河水的流淌遠去。 這一幕,始終持續,白小純心神震動,白浩也不知何時睜開了眼,看著這一幕,內心一樣翻騰。 周一星也吸了口氣,只有武道,顯然是看習慣了,神色如常,還在一旁笑著開口。 “這河道的盡頭,我們也都考察過,是在數十里外,與一座看起來很尋常的大山連接,而這冥河,也僅僅是在這數十里內顯露,到了那大山后,就消失無影。” “此地每天夜里,都會如此,持續一整夜……” 白小純定了定神,站起了身,覺得這一切,很是奇異,蠻荒的冥河,他在來到蠻荒后,已多次聽說,甚至也不是沒看到過,可如眼下這樣,卻還是首次。 “傳說中,冥河的盡頭……有一座冥皇宮,里面居住整個蠻荒膜拜的……冥皇!”周一星呼吸急促,喃喃低語時,白小純也想起了這個傳說,目光不由得,仔細看向迷霧下,若隱若現的冥河。 可這一眼看去,白小純突然身體狂震,眼睛猛的睜大,露出無法置信,他立刻就指著下方冥河,失聲驚呼。 “那里……有人!!” 他話語一出,周一星與武道,都愣住了,立刻看去,可任憑他們如何去看,那迷霧下的冥河兩岸,根本就沒有絲毫身影。 “沒有啊……”周一星遲疑的看向白小純。 “你們沒看到?就在那里啊,是個老頭……穿著黑袍……坐在那里……”白小純詫異,再次看去時,他看得清清楚楚,在那冥河岸邊,正有一個穿著黑袍,白發蒼蒼的老者,背對著他們,似在……垂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