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791 這白浩瘋了

第791章這白浩瘋了 魁皇城內權貴家族,在這一刻,徹底震動,哪怕是有大天師以及五大天公鎮壓,可也依舊有天侯以及天公,立刻從家族內飛出,直奔皇宮,要去拜見大天師。 這眾恩令,讓所有人都清晰感受到了強烈的歹毒之意,他們更是瞬間明悟了其可怕的程度,甚至也都意識到,此事絕不能拖延,一旦拖延下去…… 其后果將無法想象! 可在這些天侯以及天公,聯合在一起,前往皇宮時,白小純這里,已經帶著尸傀大軍,如出閘的猛虎一般,悍然而出,直奔趙家而去。 速度之快,在白小純那瘋狂,被展開到了極致,沒多久,他帶著五千尸傀,掀起驚天動地的黑色煞氣漩渦,降臨趙家。 此刻的趙家,看似平靜,可實際所有的庶出子嗣以及那些嫡系卻沒繼承權的族人,每一個都心跳加速,被大天師的法旨震動的同時,也掀起了原本隱藏在心,或許一輩子都無法顯露出的野心! 人人平等,人人平分! 這一切,所代表的美好,讓所有人都呼吸急促,唯獨顫抖憤怒的,是趙東山了,在他看來,那是屬于他要去繼承的家產,如今卻因大天師的一道法令,居然變成了所有人去平分。 這讓他要發狂,可他不敢反抗大天師,只能將期望放在了如今與其他天侯聯合在一起,前往皇宮的父親身。 “這根本不是什么眾恩令,這根本是一個抄家令!!”趙東山咬牙切齒,他的目光多次看向家族內的那些庶子以及嫡系族人,雙目內殺意彌漫。 在這趙家人心躁動、蠢蠢欲動之時,白小純到來,他站在趙家半空,面色陰冷,目帶著寒意,內心的瘋狂在焦急越來越強烈,身邊五千尸傀形成的煞氣漩渦,轟鳴八方,讓趙家所有人在看到后,都內心一驚,可在心驚之后,卻是有不少人,目出現閃爍之意,隱隱的,竟對白小純的出現,有些期待起來。 這與當初白小純首次到來時,完全不同,趙東山眼看白小純的身影出現,面色一變,正要開口,可他還沒等說話,白小純冰冷的聲音,驀然的傳遍整個趙家。 “大天師有旨,自今日起,皇朝頒布眾恩令,一切王臣,務必執行……而白某,身為監察使,受大天師所命,監督一切家族執行……眾恩令!” 這話語一出,立刻整個趙家,傳來無數的吸氣聲,其內蘊含著激動之意,赫然都是那些庶出以及嫡系卻沒繼承權的族人。 他們的目在這一剎那,露出強烈無的光芒。 而趙東山的面色,卻是瞬間大變,他猛的睜大了眼,死死的盯著白小純,失聲開口。 “是你!!” “該死的,是你,這毒計是你出的,所以你才能在大天師那里,重獲權勢!!”趙東山一下子明白了所有,這一切不難猜測,實在是監察府剛掀波瀾,眾恩令下達,稍微一琢磨,能明白究竟。 “白浩,你……”趙東山立刻發狂起來,前仇新恨加在一起,讓他直接爆發了。 可他爆發的不是時候,此刻的白小純,他心的瘋狂已經化作了暴虐,稍微一碰,會爆開! “嗯?”白小純眼寒芒一閃,身體瞬間一步走出,剎那消失,出現時,赫然在了趙東山的身前,右手猛的抬起,沒有任何遲疑,直接一拳轟出! 這一拳,似他在宣泄內心的怒火,打出后,虛無震顫,空氣爆裂,趙東山面色一變,立刻阻擋,可他在戰力,與白小純相差太多,轟鳴趙東山噴出鮮血,身體被直接轟出百丈外,直接撞在了一處建筑,那建筑立刻坍塌。 四周的其他族人,下意識的要阻擋,可很快的,一個個目光微閃的停頓下來,白小純看都不看眾人一眼,腳步再次抬起,落下時,直接到了那坍塌的建筑,趙東山剛掙扎的爬出,神色驚恐,眼看白小純再次追來,他剛要后退。 可白小純的速度,卻是瞬間爆發,直接掀起一片音爆,出現時,再次到了趙東山的面前,右手一把將趙東山的脖子抓住,高高舉起時,修為轟入,將趙東山全身封印。 “是不是你干的!”白小純眼寒冷,如同隆冬之雪,盯著趙東山,那目寒冷內透出的狂暴,似要看透趙東山的所有秘密,讓趙東山內心哆嗦,呼吸粗重惶急。 “你在說什么,你別沖動……”趙東山立刻開口,下意識的要掙扎,可任憑他如何掙扎,也都無法掙脫,更是在白小純右手用力下,他目露出恐懼,口話語也都說不出來,只能發出嗚嗚之聲,他的頭皮也都發麻,心神冰寒,實在是這一刻的白小純,讓他感受到了以往強烈太多的生死危機。 “他瘋了,該死的,這白浩瘋了!!”趙東山內心顫抖,他覺得這一刻,死亡前所未有的接近。 白小純看著趙東山半晌,慢慢閉了眼,他在趙東山的眼看到的,只是對死亡的恐懼,沒有其他,且白小純知道,這趙東山性格魯莽,若真的是他做的,或者是知道一些消息,此刻的目光,絕非如此。 “不是他么……”白小純內心焦躁,沒有松開手,而是側頭,目光落在了趙家的那些族人身,尤其是重點看向那些明顯年輕一些,顯然都是趙東山兄弟姐妹的那些人。 “眾恩令,一定會推動下去,白某是監督此事,為的……也是你們能公平公正的獲得所有屬于你們的那一份家產!” “此令,福澤的正是你等沒有繼承權的嫡系與庶出族人,所以,你們如果不支持,受損的也只能是你們自己! 而想要獲得足額的家產,那么我必須要知道你們的家里,甚至你們的爹,你們的長輩,你們的天侯……他們有多少家產,有多少資源!” “你們告訴我的越多,我記錄的越多,只有這樣,才能確保你們平均分配后,所拿到的,是真正公平后的家產!” “在這推行眾恩令,白某有權送出獎勵,所以……你們誰給我的消息最快最多,獲得我支持的力度最大!” “這是為了你們好,你們也都心知肚明,所以……我要知道整個趙家,所有的事情,要知道家產,有時候并非實物,一些情報,一些消息,隱秘,或者多了什么人,這都有其價值,都算家產!!”白小純一字一字開口,聲音傳遍四方,趙家內所有聽到這番話語的族人,一個個都激動振奮呼吸急促,眼睛內慢慢露出貪婪的光芒。 他們的心,此刻掀起巨浪滔天翻騰,更有野心不斷地迸發,甚至還有一些,整個人都激動的要發狂起來,白小純的話語,他們認同,這眾恩令,的的確確,是福澤了他們! 同樣的,想要瓜分家產,也自然要算清楚家產有多少……至于家產具體數量……外人所知道的,自然絕不會有他們這些趙家族人更多。 粗重的呼吸聲,不斷地傳出時,趙東山顫抖,心底恐懼也有慌亂,他一方面恐懼死亡,一方面則是有種整個家族要被瓜分,而瓜分的都是屬于他的家產之感。 這種感覺,讓趙東山都要發狂,可修為被封生死在白小純手,他又只能忍下,心底的復雜,身體的顫抖,已到了極致。 白小純目光掃過眾人,看出了他們的心動,最終又看向趙東山,面無表情的將其扔向遠處,砸在了另一處建筑后,他轉身一晃,帶著五千尸傀,在無數瘋狂熱切的目光相送下,直奔遠方,要去……另一處天侯家族! 隨著白小純遠去,趙東山喘著粗氣,從那坍塌的建筑踉蹌的走出時,他腳步忽然一頓,看到了四周,所有熟悉的面孔,那些曾經的兄弟姐妹,此刻一個個如狼一般的目光…… 趙東山內心一顫,只覺得天空漆黑。 “完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