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785 巨鬼王的溫暖

這場搜查,沒有持續太久,三千尸傀本就兇神惡煞,此地范圍內的所有人,又不敢不配合,還有那些店鋪,也都哆嗦中全面開放,任人檢查。 尤其是周一星在,使得這搜查更為快速與準確,甚至都動用了抄家的手段,不說掘地三尺也都差不多了。 “沒有找到。” “沒有線索!” “沒人看到……” 隨著三千尸傀一個個的回復,最終周一星也都緊張的來到白小純面前,一拜后低聲開口。 “主人,沒有發現絲毫端倪……所有鋪子,所有人,這范圍內所有區域都檢查了……甚至他們都沒有看到有魂出現過……” “尤其是這幾件鋪子,也都查過……”周一星越說,聲音越小,最終低下了頭,心中的緊張,更為強烈。 白小純沉默,這一刻的他,身上的所有樂觀,所有炫耀,似乎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則是那種仿佛如永恒般的冰寒與瘋狂。 他自責,他覺得是有人懷疑了自己的身份,從而抓住白浩魂去驗證;他內疚,他覺得若不是自己粗心大意、自以為得勢,也就不會忽略了對白浩魂的保護。 他更是苦澀,他覺得,如果不是自己沉浸在煉火中,白浩也不會外出去換魂。 “我這弟子……為我做了太多的事情……”白小純心底難受,所有的情緒,此刻凝聚在一起后,白小純的心,豈能平靜,他無法安心,他無法正常的呼吸,他無法去無視這一切,他知道,今天這件事情,很不尋常,可他現在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。 沉默中,白小純立刻取出監察府的令牌,動用監察府的手段,去從那來自魁皇城的這幾個月來的無數條信息中,去尋找有用的線索。 可任憑他如何尋找,到了最后,卻苦澀的發現,監察府那平日里似無所不包的情報,對于此事……竟沒有哪怕半點痕跡被找出。 畢竟監察府的手段,往往都是在事情發生后,才能有線索,而眼下白浩剛剛失蹤,就算監察府真的有線索,怕是也要等一段時間后,才可被一條條匯報上來。 可這個時間,白小純等不起,他知道,現在的白浩,可以說每一息都有致命的危險,早一刻找到,才更有可能將其救下,遲一刻則可能悔恨終生。 焦急發狂中,白小純狠狠一咬牙,取出傳音玉簡,自成為了監察使后,首次的……他主動去聯系……巨鬼王! 之前,不是他不想,而是不能,身為監察使,與巨鬼王聯系,對于他們雙方都有不利,但心中與巨鬼王的交情,從來沒變,可眼下,白小純顧不了那么多,他不在乎了! 今天的事情太過詭異,白小純想不出對方到底動用了什么手段,居然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覺的……沒有留下哪怕一絲線索,此事,他需要去借助巨鬼王其半神的修為與經驗。 此刻的巨鬼城,王殿內,巨鬼王正與那陳家族長的夫人飲酒,笑談中,他眉頭微微皺起,沉吟一番,這才取出了玉簡。 “這不是監察使白浩白大人么,怎么今天想到本王了,有事快說,有屁快放。”巨鬼王哼了一聲,向著玉簡傳音。 “王爺,我遇到麻煩了……”白小純聲音中的沙啞與蘊含的那一絲瘋狂,傳入巨鬼王耳中后,巨鬼王一愣,神色也都嚴肅起來。 “兔崽子,你別沖動,你怎么了,仔細說!”巨鬼王沉聲傳音,漸漸地,他聽著白小純的描述后,他的眼中露出精芒,更是整個人隱隱散出滔天的威壓,慢慢的站起了身,一步走出,到了王殿頂層的平臺上,目露沉吟。 半晌之后,他傳音白小純。 “沒有任何痕跡,沒有絲毫波動,沒有半點線索……這三個沒有,本身已經說明了問題,本身已經說出了答案!” “有半神出手了……” “大天師的可能性最小,畢竟若他想動你,不必如此麻煩,輕而易舉!” “可那里畢竟是魁皇城,所以能做到天衣無縫,僅僅是一個半神還不夠,還需要多個家族聯合在一起……如此,才可瞞天過海,沒有任何線索露出!” “白浩,你得罪的人太多,此事就算是老夫,也都猜不出來……” “不過,你此刻做的越多,錯就越多……你是個聰明人……浩兒,回來吧,別在那漩渦里了,回巨鬼城,我看誰敢在老夫面前算計你!”巨鬼王嘆了口氣,緩緩傳音,從始至終,他都沒問白小純,那個魂仆,真的這么重要么,更沒有問魂的身份…… 他不想問,也不愿知道答案,只愿糊涂一下,一下就好。 巨鬼王的話語,讓白小純內心升起溫暖,可他知道,自己一旦回去,就等于是滿朝文武的仇恨,拉到了巨鬼王的身上,巨鬼王如此待他,他不能這么做。 況且,白浩的失蹤,他不愿也絕不能忍下,他的眼睛內,殺意越發濃郁,他的四周冰寒氣息,也更為徹骨。 “浩兒,堅持住,不管掀起多么大的風暴,……為師也一定找到你!!”白小純在心里,于那瘋狂中,用最后一絲柔和,輕聲低語。 而柔和化作了誓言后,他的心里剩下的,已都是冰寒,那所有的冰寒在這一瞬,凝聚出了另一句話,在他的心神內咆哮而起。 “而這件事,不管是誰做的……哪怕是半神,我都要想盡一切辦法,滅其……全族!!” 白小純驀然抬頭,沒有遲疑,一晃飛出,身后尸傀大軍,還有周一星,也都立刻跟隨,而白小純所去的方向,正是……皇宮所在! 這件事情,整個魁皇城內,只有一個人能決定所有,此人就是……大天師! 哪怕白小純知道,如今的大天師,其心態或許已經改變,哪怕白小純也都意識到,自己這監察府的存在,似乎也都有些雞肋,可在這個時候,白小純沒有別的辦法。 “大天師之前對我很是不錯,或許這一切,都是我想錯了,他老人家,并沒有鳥盡弓藏的想法……” 白小純目中一片血色,心底不斷安慰著自己,速度爆發,越來越快,轟鳴中,化作長虹,到了皇宮后,留下大量尸傀等候,只帶著貼身保護自己的準天人尸傀,直奔天師殿。 而此刻,從白小純與白浩的聯系被斬斷,直至如今,時間上,也只是過去了不到一個時辰! 這里面大部分時間,還都是尸傀的搜查所耗,可以說白小純處理的速度之快,已經是用了全力。 天師殿內,如今并非只有大天師一人,當白小純到來時,他看到有八人正站在大天師前方,神色恭敬,正低聲說著什么。 這八人里,天公有兩位,一個是陳好松,另一個則是留著美髯的中年男子,這二人身后,還有六位天侯。 “大天師,通天區域宗門這一年來動作頻繁,四方長城也積勢更多……根據多方線索,甚至暗子的打探,我相信,通天島的那位天尊,正在醞釀一場……千年不遇的征戰!”說話之人,不是陳好松,而是那位有著美髯的中年天公。 白小純也正是在這個時候,在天師殿外求見。 美髯天公言辭一頓,側頭看向得到了大天師同意,從而踏入天師殿,站在一旁,雙目血色毫無掩飾的白小純,收回目光,繼續向著大天師開口。 “雖四位天王,有鎮守邊疆防線的使命,他們的威壓,也可以作為震懾,但我還是建議,要加大對于四方長城的警惕,而卑職也愿意請戰,去鎮守北部長城外的防線!” 大天師沒有開口,而是目光看了看白小純,注意到了白小純那身上與往日截然不同的煞氣,還有那目中清晰無比的赤血之意,眉頭微微一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