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758 難道此地鬧鬼

“天人……” “大天師對我恩重如山,我這條命就是大天師給的,若沒有大天師,我白浩此刻說不定都已經葬身黃泉,區區天人,雖可捏死我,但我白浩豈能向惡勢力低頭,況且大天師也不會眼睜睜看著我這么忠心耿耿的小孩子受欺負的,是不是。”白小純心底一松,繼續拍著胸口說道,順便把對付巨鬼王的那一套丟過去部分探探路子。 他不在乎什么魁皇,也不在乎得罪滿朝文武權貴,之前的事情,已經把該得罪的都得罪完了,至于自己的后路,他更是放心,琢磨著自己不管在這蠻荒做了什么,只要修為一到,就趕緊跑路,到時候誰想要找自己,就跨越長城來通天河吧。 想到這里,白小純內心更是安穩,越覺得這大天師順眼,給了自己這么個職務,想著自己身為監察使,權利之大,讓他心中更為雀躍,琢磨著這樣的好天師不多啊,自己要不要趁這個機會,再多拍拍馬屁呢…… 大天師的神色越古怪,他之前聽說過白浩在巨鬼城的樣子,此刻親眼看到后,覺得傳言有誤,這家伙何止是溜須拍馬,簡直是已到了見縫插針、無孔不入的程度。 但不管如何,白小純的回答,大天師還是滿意的,臉上漸漸露出笑容,那笑容帶著高深莫測,似能看透白小純的內心。 “去吧,會有人帶你去監察府,那里……就是你未來的居所。”大天師淡淡開口,袖子抬起一揮,立刻白小純四周瞬間變化,清晰時,已到了皇宮外,那黑袍身影就在他的身前,對于白小純的突然出現,沒有任何意外,轉身就走。 白小純一愣,此刻眼看大天師袖子一甩,自己就換了地方,對于這種手段,也有驚訝,最關鍵的是自己還有剛堆疊好的大把的話語沒說完呢。 “算了,下次去的時候再拍吧,一次性拍完,把這個大天師喂飽了,以后我就不知道該怎么拍了。”白小純深以為然,看向遠處的黑袍身影,傲然抬頭,大搖大擺的跟隨而去。 在白小純這里隨著黑袍身影遠去時,皇宮天師殿內,大天師的目光,看向皇宮深處,目中露出幽芒蘊含一抹深邃。 “流淌著皇族血脈的這一代魁皇……莫非是平靜了太久?你又何必讓血雨……重新降臨魁皇城內。”大天師搖頭,目光收回,慢慢閉上了眼。 監察府并非是在上方的皇城,而是在下方的城池中,處于中心的區域,準確的說,是在第四區! 在黑袍身影的帶路下,不多時,白小純就離開了云端的皇城,一路疾馳中,漸漸地,他看到了在那第四區的一座森然的府邸。 這府邸不小,位于鬧事,可偏偏他四周的所有街道,沒有任何行人靠近,都是繞開,仿佛這里存在了莫大的恐怖,讓他們連接近都不愿。 遠遠看去,這府邸通體黑色,森然陰冷的氣息,極為濃郁,仿佛是一尊趴伏在那里的絕世兇獸,給人一種頭皮麻的感覺。 白小純看到后,也都心驚之下吸了口氣,他立刻就看出,此地彌漫了強烈的陰死之意,顯然在這里,上演過多次殺戮,使得此地的虛無,都被陰森沾染,長久不散。 從外表看,這監察府與凡俗中的衙門有些相似,可也不大一樣,在這府邸的門前,豎著兩個巨大的雕像,這兩個雕像都穿著黑色鎧甲,散出強悍的波動,雖是雕像,可目中卻有靈動,似守護這府邸的同時,也在注意靠近之人,對于黑袍身影與白小純的到來,這兩個雕像目光一掃,就重新收回,不再關注。 白小純對于這監察府有了更深刻的認識,這兩個雕像他雖看不出太多,但卻感受到了其身上散出的波動,居然……堪比天人! “堪比天人的雕像……”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,覺得自己這一次賺了,若非那黑袍身影在,他都想上去摸一摸。 監察府的大門也是黑色的,只開了一半,通過這半開的大門,可以看到里面雖青石鋪路,有一處處閣樓庭院,可卻看不到哪怕半個身影。 直至黑袍身影帶著白小純走入這府邸內,依舊是四周一片寂靜,白小純四下打量一番,他心底不知為何,總是感覺在這陰森與恐怖的監察府內,似乎太過安靜了。 “這里,就是監察府,白浩,你好自為之。”黑袍身影似帶著回憶,目光在這四周掃過,半晌之后,扔給了白小純一枚黑色的令牌。 白小純接過令牌,張開口正要問些什么,可那黑袍身影轉身一晃,消失無影。 使得此地,在這一刻,就只剩下了白小純一個人,白小純睜大了眼,呆呆的看著手中的令牌,撓了撓頭。 “這就完了?”白小純很是不滿,覺得自己這么高的身份,這黑袍身影竟如此怠慢,不過考慮到對方是大天師的身邊人,這才輕哼一聲。 “罷了罷了,看在好天師的份上,就不與他計較了。”白小純拿著令牌,看向四周,神識也都散開,可卻現此地對于神識,竟存在了壓制,使得他的神識,在這里的范圍也都被壓縮了九成之多。 “這監察府,怎么這么詭異。”白小純有些緊張了,神識融入這令牌內,卻立刻現,這令牌需要煉化,且材質特殊,就算是以白小純的修為,煉化度也都不快,看其樣子,至少需要十個時辰,才能將其徹底煉化成功。 遲疑中,白小純想了想,四下喊了幾句。 “有人么?” “有沒有人啊!”白小純一邊喊著,一邊向前走去,可直至在這府邸內走了一半,也都沒有看到絲毫身影,這就讓白小純詫異的同時,也都覺得不對勁。 “此地不可能一個人沒有啊……”白小純沉吟中,神識全力散開,一晃加前行,直至快要到了黃昏時,他終于將這偌大的監察府,全部都查找了一圈。 包括里面每一個大殿,每一處居所,可任憑他找了所有,也都沒有在這里,看到除了自己外第二個人。 這就讓白小純心驚了,覺得此地的詭異程度,匪夷所思。 “不會是整個監察府,就我一個監察使吧……”白小純吸了口氣,覺得不可思議,可偏偏他的直覺告訴自己,此地……除了自己之外,還存在了不少的氣息,只是這些氣息似有若無的同時,又仿佛處于生與死之間,讓他根本就尋找不到。 “難道此地鬧鬼!”白小純猛然間一個激靈,想起了魁皇葬宮,剎那間汗毛聳立面色都變了,猛的回頭,看向身后,現身后沒有人臉,也沒有紙人時,他才松了口氣。 眼看天色漸晚,這府邸也漸漸漆黑,那陰森的感覺更為強烈,白小純心慌,想要離開這里,可卻心驚的現,自己竟出不去!!此地竟有無形的禁制,封鎖一切。 白小純這一次真的恐懼了,他越來越覺得這監察府不對勁,嘗試之后現依舊無法出去,白小純趕緊找了一處閣樓,推開大門,看著四周空曠可卻沒有絲毫塵土的擺設后,他緊張兮兮的坐了下來。 “看來只有將這令牌煉化后,才能知道這監察府內,到底有什么秘密了。”白小純低頭看了眼令牌,此刻這令牌他已經煉化了三成。 此刻狠狠一咬牙,他立刻修為盡數運轉,全力去煉化。 “要快點啊,我有種不妙的感覺,這里一旦到了夜里,怕是……真的會鬧鬼啊。”白小純哆嗦中,不由得對那帶著自己來此的黑袍身影,越不滿,琢磨著這個破令牌,煉化起來怎么這么難,可卻沒辦法,只能玩命盡快煉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