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738 老夫要來挑戰你

此刻的白小純正在鋪子內屋,琢磨十七色火的配方,這幾天,自從司馬濤與孫一凡的魂藥出了問題后,雖事情被周宏花費代價解決,且用了最大的力氣去化解影響。 可他們二人的鋪子,還是在所難免的受到了重創,平日里已沒多少人進去了,畢竟就算周宏再去化解,可這重災集中在八十九區以及周邊區域,如此一來,就算再封口,可還是被很多人知道。 也就使得司馬濤與孫一凡這里,幾乎無人問津,很是慘淡,反倒是白小純的鋪子,因其當日的正直表現,使得他收獲了太多的人情,于是這些天他的鋪子里,來人絡繹不絕,大都是感謝之余,也都來購買魂藥。 甚至于這四周的其他鋪子的店家,也都感慨當日白小純的相助,于是在各自的鋪子里,但凡是遇到有煉靈需求的魂修,都會推薦其去白小純的煉靈鋪。 這么一來,白小純這里的生意,自然更加紅火,甚至都超越了當初豪賭之后的那段時期。 白浩魂也忙碌起來,白小純心滿意足,越發覺得自己當初那個手段,很是無敵,當然這里面白浩的計策也起了大用。 帶著滿足與愜意,白小純研究這十七色火,也都順利了好多,且經過累積在一起幾個月的琢磨,白小純已經對于十七色火更為了解,如今只差兩個關鍵點,一旦他琢磨透徹,就可以著手去正式的實踐煉制了。 眼下,他盤膝中,眉飛色舞,隱隱的他腦海里已經抓住了第一個關鍵點的問題所在,腦袋思路清晰,正要抽絲剝繭般的去一鼓作氣的將這第一個關鍵點解決。 可就在這時,忽然的,在內屋外的白浩魂,傳來一聲驚呼。 在這驚呼傳出的瞬間,有兩聲轟鳴巨響,驀然間陸續傳來,這聲音很大似平地兩聲雷接連炸開,更是讓八方震動,白小純的這鋪子,也都震顫了幾下,有不少地方更是出現了裂縫,似要坍塌。 這一切,嚇了白小純一跳,更是將其腦海里好不容易抓住的思緒,直接就打斷了,他心頭頓時就升起了一股邪火,猛的起身,正要沖出時,忽然的,外面傳來司馬濤與孫一凡的怒吼。 “白浩,給我滾出來!!” “白浩,你卑鄙無恥,那魂藥是你做的手腳,居然污蔑我們,今天老夫和你沒完!” 這怒吼聲音極大,不但震的白小純的鋪子有些搖晃,更是傳了出去,回蕩四周時,被外面的行人以及其他鋪子之人都聽到。 這些人在聽到這兩句話后,都愣了一下。 “白浩動的手腳?” “他的確是有動機……不過這事不可能吧。”眾人都遲疑起來,立刻關注的看了過去。 白小純此刻帶著邪火怒氣翻騰剛要沖出內屋,聽到了這句話后他心臟猛的一跳,有些心虛,可卻來不及多想,白浩魂還在外面,他不能退縮,此刻瞬間掠出。 在沖出內屋的剎那,他就看到自己的鋪子,一片狼藉,好在白浩魂躲避開來,沒有被波及,只是這鋪子凝聚了白小純的不少心血,此刻眼看被人砸了,那種被人打到家里的感覺,讓他的怒火就騰的一下不受控制,直接爆發。 “司馬濤,孫一凡,你們恩將仇報,自己名聲沒了,就來拉我下水,你們才卑鄙!”白小純眼睛都紅了,大吼起來。 “當日若不是我幫你們,你們必定有一場生死危機,是我壓下了大家的怒氣,是我給你們爭取了準備的時間,是我讓這場動亂平息下來!” “你們不思感激也就罷了,居然還要污蔑我,你們實在……欺人太甚!!”白小純嗓門極大,這個時候其實他心底非常緊張,知道對方或許真的找到了線索,來找自己麻煩了,所以此刻先聲奪人,剛一出來,就大吼不斷,聲音更是洪亮,立刻就壓下了司馬濤與孫一凡,傳遍四方。 “白浩你……”司馬濤一聽這話,立刻就火起,剛要反駁時,白小純狠狠一瞪眼,聲音更大。 “我什么我,司馬濤,你當初在我鋪子外開了一模一樣的店鋪,我白浩可說過一個不字?我可曾去你店鋪砸過?我可曾指著你們鼻子罵過?” “一切委屈,我都選擇了沉默,一切苦澀,我都選擇了咽下,因為我知道,我白浩初來乍到,我惹不起你們!” “就算你欺我心善,我也忍了下來,甚至你有難了,我盡管知道那是對付你們的最好機會,可我白浩做人有自己的底線,知道什么應該做,什么不能做!” “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四周鋪子的道友被你們連累,所以我去幫你,可今天,你居然來冤枉我,司馬濤,你有沒有心,你若沒心,我要挖空看看,你若有心,那么你其心可誅!” “你這不知感恩,欺善怕惡,自私自利東西,有什么資格來和我說話!”白小純聲音斬釘截鐵,氣勢凌云。 此刻話語一出,竟如同一把把無形的利劍,持續不斷的轟向司馬濤,使得司馬濤面色不停變化,竟在白小純這氣勢下,被攝神一般,下意識的后退幾步,死死的盯著白小純,渾身哆嗦著張了張口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 “白浩你休要胡說!”孫一凡眼看司馬濤被白小純的犀利言辭氣的渾身顫抖一時語塞,他立刻向著白小純喝道。 “孫一凡你給我閉嘴!” “別以為你家白爺爺不知道,你與那司馬濤一丘之貉,在我鋪子兩邊,你們兩個如此卑劣,仗著背后有世子撐腰,仗著你們在煉魂中的老資格,倚老賣老,對我不斷壓制!” “我一直想問問你,我白浩可曾得罪你!!我們無冤無仇,你為了一己私利,想要斷我活路,做不到也就罷了,如今竟為了清洗自身惡名,居然反過來對我誣陷,我告訴你們,我白浩行得正坐得正,不怕邪風!” 白小純的這番話語,說的堂堂正正,舌燦蓮花、口若懸河,氣勢此時伴隨著聲音更是滔天而起,竟讓司馬濤與孫一凡,被生生的噎住,只覺得胸口都要氣炸,可卻說不過白小純。 至于外面的行人以及四周店鋪的店家,此刻也都一個個開了眼界般,首次感受到,白小純那里的言辭居然如此犀利,竟到了口誅筆伐的程度,甚至比一場斗法,都要精彩一些。 而就連躲在一旁的白浩魂,也都傻眼,他還是首次見識自己這師尊的嘴皮子,有些膛目結舌,他不知道,與今天相比,當日白小純用白浩的身份,在那白家的盛典上,那才叫真正的言辭若劍,句句殺人、字字誅心!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孫一凡氣的腦海嗡鳴,聲音也都斷斷續續,實在是他與司馬濤,不擅長這種針鋒相對的言辭,畢竟對他們來說,自己的身份,自己的地位,才是最重要的,他們不可能如白小純這樣,壓根就忘了自己是元嬰強者,還是如小修士一樣說話辦事。 可偏偏……白小純還真的是元嬰強者,且還是佼佼者,戰力驚天,如此一來,他言辭又犀利如劍,這就讓人有種無力感。 “白浩,多說無益,你承認也好,不承認也罷,今天……老夫要來挑戰你,我們不比術法,我們比煉火!輸的人,從此滾出魁皇城,更是終身不能煉火!”司馬濤緩過氣來后,狠狠咬牙,立刻開口。 孫一凡立刻就反應過來,明白糾纏魂藥的事情,對他們不利,這件事好不容易才化解,舊事重提,本身就是愚蠢的,眼下最重要的是報仇,只要將這白浩生生壓下,便可側面洗去恥辱,日后慢慢散播消息,必可化解前幾日的狼狽。 想到這里,他一樣低吼。 “沒錯,白浩,孫某也來挑戰你,你既有手段在魂藥中動手腳,老夫就親自來看看,你的煉火本事到底如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