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702 掉地上了

煉魂壺世界內,一條條山脈匯聚的中心點,形成的盆地上方,那朵巨大的鬼王花,此刻徹底盛開,一片片花瓣彎曲,散發出陣陣的清香,這香氣擴散四方后,竟讓這原本昏暗的蒼穹,更為陰暗下來。 甚至眨眼間,天空成為了黑色! 與此同時,一股濃郁的死亡的氣息,更是從這花朵內散出,瞬間就彌漫了整個煉魂壺的世界,此地的霧氣內,所有的厲鬼冤魂,此刻都顫抖中一個個向著鬼王花所在方向,齊齊跪拜下來。 它們的目中帶著恭敬,帶著狂熱,似乎正在膜拜它們的王! 而此刻,隨著鬼王花的盛開,其內那原本青色的果實,正肉眼可見的化作黑色,隱隱的,可以看到其上似乎出現了一個猙獰的鬼臉。 白小純一眼就認出,這鬼臉的樣子,居然與巨鬼城的巨鬼雕像,一模一樣! 很顯然,此果之所以對巨鬼王有大用,必然是巨鬼王的功法的來歷……與這鬼王果有極大的關聯,只不過具體的事情,白小純不知曉,他此刻沉住呼吸,目光炯炯。 在他的注目下,很快的,那鬼王花的花瓣,竟一一脫落,隨著落下,化作了一團團霧氣,消失在了地面上,當最后一片花瓣也消失后,那鬼王花的果實,徹徹底底的成為黑色! 就在這一瞬,一股驚人的吸力,瞬間從那白色禁制內的漩渦中,爆發出來,那鬼王花的果實,在這吸力下緩緩升空,直至消失在了漩渦內…… 在其消失的剎那,這白色禁制的光芒,也都似完成了使命,慢慢的化作點點晶光,沒有回到白小純體內,而是消散在了四方。 親眼目睹這一切的發生,白小純長出一口氣,心底郁悶中,知道無論如何,巨鬼王也都算是得償所愿,唯獨差點兒犧牲的是自己…… “這事沒完!”白小純一想到自己這些天雖戰無不勝,可卻很是心驚肉跳的擔驚受怕,就內心氣憤,甚至覺得,這種事,巨鬼王何不與自己直說…… “這分明是不相信我,擔心和我直說,我不敢來!” “哼,我是那種人么,這點危險,我就會害怕么!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人!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忽然有些心虛,趕緊打消去深思一旦自己提前知曉,到底敢不敢來這個問題……轉身直奔煉魂壺嘴的方向。 同一時間,煉魂壺世界再次震動,尤其是壺嘴的區域,更是如此,隱隱的,似正在開啟! “還有十多人逃走了,估計此刻散在四方,而這出去的時間只有一個時辰,罷了罷了,既然他們逃了,我就饒了他們一次。”實在是白小純此刻緊張,他時而看向自己儲物袋,知道自己這一次也算是干了一件大事。 那一儲物袋的燙手山芋,白小純可不想長久拿著,這份大禮,他心急獻給巨鬼王…… 此刻速度爆發,化作一道長虹,直奔煉魂壺嘴,可就在他快要靠近時,忽然的,竟有一道長虹,從另一個距離這煉魂壺嘴更近的方向,居然搶在白小純前方,出現在了那煉魂壺嘴的區域內。 正是……靈臨城的郡主許珊,她站在那里,身后是一個巨大的漩渦,這漩渦……正是煉魂壺的出口所在,踏入漩渦內,就可離開煉魂壺。 可她卻沒有踏入,而是站在那里,如堵著門一樣,抬頭遙望急速而來的白小純,更讓白小純郁悶的,是這許珊身上的玉佩,此刻散出光芒,竟將那出口漩渦也都包裹在內了。 “白浩,我看你這一次怎么躲!”許珊一臉得意,聲音傳出。 白小純愁眉苦臉,看著許珊,頭都大了,這一次進入煉魂壺的眾人里,他原本只對陳曼瑤頭痛,可卻沒想到,這個許珊,更讓自己頭痛。 打又打不動,對方若是鐵了心就站在那里堵著門,自己想要出去,說不定還要費一些手腳。 “你到底要干什么啊。”白小純無奈道。 “你問我干什么?我還要問你呢,為什么你看到我就跑!”許珊睜著大眼睛,蠻橫的怒問道。 “你身上有你爹給的玉佩,我打不動,浪費時間,當然要跑了。”白小純嘆了口氣,解釋了一句,琢磨著若能用言辭將對方勸走,也省了自己出手。 “浪費時間?哼,你將我們所有人都綁走了,意欲何為!”許珊雙眼閃動了一下,露出凌厲之芒,問道。 “這個……此事是巨鬼王的命令,我一個小人物,只能遵從王爺的法旨啊。”白小純很是委屈,看著許珊。 “真的?”許珊狐疑。 “千真萬確!”白小純趕緊保證,遲疑了一下,又道。 “那個,我們就別出手了,你讓我走好不好……” 許珊沉默少頃,看著白小純,似在確認他所說的是不是實話,若是換了平時,她自然有自己的判斷,不會輕易相信別人,可眼下她也不知道怎么了,對于白小純說的話,從心底愿意選擇相信……半晌之后,她忽然一拍儲物袋,袖子一甩,竟有十多個蠻荒魂修,被扔了出來。 這些人赫然都是那些權貴家族的天驕,此刻一個個鼻青臉腫,都被封印了修為,此刻被堆積在一起,一個個心底都在怒罵,可卻不敢開口,惶然的看了看許珊,又看了看白小純。 這一幕,讓白小純一愣,這些人正是之前認輸之后又反復,再被白小純嚇的四散逃走的那些人,白小純沒想到自己在心中都將他們放了,可卻被許珊這個女魔頭抓到。 “這個……”白小純有些發懵,看向許珊,搞不懂這暴女此番行為意欲何為。 “既然是巨鬼王的命令,你把他們都帶走吧。”許珊飛快的看了白小純一眼,目光不再銳利,聲音也沒有那么大,而是小了一些,就連雙眸內也都出現了一些異樣的神采。 白小純更懵,許珊目中的異樣,他看到了,可卻覺得這太匪夷所思了,心中第一個反應,就是自己看錯了…… “啊,我知道了,你就是巨鬼王說的幫手!!”白小純腦中靈光一閃,脫口而出。 “你才是巨鬼王的幫手!”許珊不知為何,聽到這句話后,又怒了起來,狠狠一跺腳,竟驀然飛出,直奔白小純,雙手握拳后,肉身之力驟然展開,直接轟來。 “一言不和就開打,這許珊腦子有問題!”白小純苦笑,嘆了口氣,一步走出時,大吼一聲。 “你有本事,不用玉佩!”白小純高呼一聲,右手抬起直接一拳落下。 “不用就不用!”許珊似犯起了倔,直接收起了玉佩之光,直奔白小純。 轟鳴聲回蕩,更有波紋傳出,許珊的肉身之力一樣強悍,可生生接下白小純這一拳后,依舊還是鮮血噴出,體內咔咔聲下,頓時重創,可她目中異采卻更多,再次沖來。 “這許珊腦子雖壞了,可也是妖女啊,她目中的光芒,這是要亂我心緒!”白小純遲疑后,很是睿智的趕緊提醒警惕自己,眨眼間,白小純再次出手,許珊噴出鮮血,身體倒退,白小純目光一閃,發現從始至終,這許珊都沒有動用玉佩的防護,心底再次覺得,這許珊腦子的確是出了問題,趁著對方后退時,白小純速度驀然爆發,剎那臨近,右手抬起,這一次不再是拳頭,而是一掌落在許珊后背上,修為融入,直接將其封印。 這一切行云流水,順利的讓白小純都覺得意外,抓著這許珊后,白小純心臟怦怦急速跳動,覺得這可是一條大魚啊,這下可包圓兒了。 “吸了她的生機,我說不定能到淬骨第八重!”白小純一想到這里,立刻就將永夜傘取出,正猶豫要不要戳過去,可就在這時,許珊望著白小純的眼睛,根本就不看那永夜傘,目中異樣神采極為明顯,大聲開口。 “白浩,我喜歡你!” “啊?”白小純嚇的猛的一松手,許珊“撲通”一聲墜到了地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