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675 這個老色鬼

一想到巨鬼王那不怒自威的面容,還有那目中似蘊含了無盡深邃,如同能看透心神的目光,白小純就哆嗦了。 “完了完了……”他心中萬分后悔,千不該萬不該,自己不該得瑟的去煉元嬰,如今鬧的天下皆知,讓他這里,害怕的雙腿都有些發軟。 尤其是想到這后果,更是心臟狂跳……好在他帶著面具,且這些年來,經歷的事情不少,雖然怕死的性格依舊如初,可在演戲上,卻是無師自通一般,極具天賦。 “巨鬼王應該不知道我的身份才是……否則的話,就不會是讓人來召見我了……且我這面具玄妙,戴上后外人根本就看出我這里的修為波動……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不斷地安慰自己時,臉上不露絲毫,背著手,微微點頭,在那些巡邏隊的魂修恭敬中,飛向巨鬼王殿。 一路上,白小純看似如常,可心中卻轉動無數念頭,最終有九成把握,巨鬼王這一次召見自己,只是巧合,并非知道了自己的身份。 這才讓他內心安穩了一些,可一想到有那么一成的生死危機的可能,他內心的不安,始終無法全部抹去,此刻只能故作鎮定,爭取讓自己看起來如常一些,隨著巡邏隊的眾人,到了巨鬼王殿外。 那些巡邏隊的魂修,對白小純很是敬畏,到了此地立刻低頭一拜紛紛離去,白小純站在王殿門前,深吸口氣后,快步走了進去。 剛一進去,立刻就聽到大殿內傳來無常公的聲音。 “王爺,鬼王花至今未開……與大天師的溝通,大天師那里始終沒有同意煉魂壺只對我等開放……” “再去找大天師,就說我巨鬼王愿意欠下一個人情!” “尊王命,我這就去處理。”無常公神色肅然,向著巨鬼王抱拳一拜后,轉身看到了走入大殿的白小純,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微微點頭示意,這才離開。 直至無常公走了,白小純看著坐在王椅上的巨鬼王,忍著內心的忐忑,趕緊上前幾步,抱拳深深一拜,大聲開口。 “卑職參見王爺!”巨鬼王面色有些陰沉,似有心事,此刻目光隨意在白小純身上掃過,只是一眼,他就輕咦一聲。 “突破了?”巨鬼王目中露出一絲贊賞,可又看了白小純一眼后,那目中的贊賞,卻變成了疑惑,以他的閱歷與敏銳的洞察力,隱隱的,看出了白小純似乎有些緊張,這就讓他疑惑起來,要知道之前的白小純在面對自己時,這緊張是沒有掩飾的,可如今,竟在掩飾……這就讓巨鬼王目光一閃。 白小純立刻就看出了巨鬼王目中的疑惑,他內心猛的一震,忽然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他如今修為突破,神色不該是平靜的,這不符合他的性格……此刻內心咯噔一下,緊張更多,腦海念頭飛速轉動,沒有半點遲疑的,他立刻就選擇將自己的緊張,再次放大,使得全身內外,都緊張無比,似很害怕的忐忑不安的樣子,甚至都不敢去看巨鬼王的眼睛。 巨鬼王目中深邃,盯著白小純,一言不發,一股壓抑感,立刻就充斥整個大殿,慢慢的,白小純身體顫抖,額頭都流下汗水,似乎整個人實在是支撐不住了……實際上也的確是如此,白小純覺得這四周的空間,隨著巨鬼王的沉默,形成了擠壓,仿佛要將自己碾壓成齏粉。 “王爺,這真不是卑職的錯啊……”在這壓抑中,白小純哆嗦著哀嚎起來。 “卑職也不想這樣啊,實在是那三大家族,當日對卑職下手太狠,若非卑職命大,怕是早就小命被他們滅了……尤其是白家,更是如此啊。” “所以卑職沒忍住,明知道王爺似另有安排,可還是暗示別人去打壓……”白小純哭喪著臉,似害怕的不得了。 巨鬼王一愣,有關白小純暗示別人去打壓三大家族之事,他之前就有耳聞,此刻看著白小純那緊張的樣子,頓時啼笑皆非,明白這白小純是誤以為自己要問詢此事,所以緊張。 “胡鬧!”巨鬼王瞪了白小純一眼。 這一眼,立刻就讓白小純內心松了口氣,可表面上,還是眼巴巴的看著巨鬼王。 巨鬼王看著白小純的目光,知道他委屈,可卻沒有多說,而是隨意開口。 “這次召你來,是因魁皇下了旨意,在各自范圍內,通緝星空道極宗長城萬夫長白小純,此事你去處理好了,若這白小純出現在我巨鬼王勢力范圍內,你將其擒來。” 白小純神色一凜,沒有半點遲疑,立刻抬頭挺胸,大聲說道。 “王爺放心,之前來的時候,卑職已經聽到了大家談論的這個白小純,哼哼,只要這白魔敢出現在我巨鬼城范圍內,卑職必定將其拿下!”這番話語,說的斬釘截鐵,讓巨鬼王也滿意的點了點頭。 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若遇不到也就罷了,遇到后,也要謹慎一些,不過你如今修為突破,這是好事,就算遇到,你把握也會大了不少。”巨鬼王叮囑道。 “說起修為突破,這還是多虧了王爺啊……若非王爺讓卑職閉關修行,卑職也很難突破,實在是王爺神武天地,永恒無雙,當日王爺一番話,讓卑職精神大振,仿佛吃了靈丹妙藥一樣,還請王爺以后多多召見卑職,這樣卑職的修為,提升的更快啊!”白小純臉都不紅一下,拍馬屁的話語,不假思索的就說了出來。 聽著白小純的馬屁,巨鬼王哼了一聲,不過也心頭暗爽,畢竟眼前這個家伙,可是膽大妄為之輩,當初拍自己腦袋時,囂張無比,而事后的轉變,也讓巨鬼王看在眼里,他是半神,高高在上,有實力掌控一切,曾經的事情,作為半神他有這種胸襟氣度,那番因果已了,就連那些法寶,在他修為恢復后,一個念頭,就已經全部收回了。 而實力為尊,在自己面前,這白浩再強也得鞍前馬后,時不時聽著對方的馬屁,他還是很受用的。 至于白小純順利結嬰,他也沒有太去深究,更沒有去聯想那從未見過的通緝犯白小純,不是他巨鬼王腦袋不靈光了,而是白浩來歷清清白白,很難將兩個人聯想到一起。 雖結嬰時間巧合,但巨鬼王明白,有了自己當初魂血的體悟,順利結嬰也沒什么好奇怪的,同時作為自己的屬下,權力都是因其王恩浩蕩而生,實力越強自然越好,連那古怪的烏龜他都沒去探尋,此刻揮手時,就要讓白小純退下。 白小純內心徹底放松,退后幾步正要離去,可卻遲疑了一下,琢磨著既然演戲,那就演的徹底一些,于是再次轉頭,偷偷看了巨鬼王一眼,張開嘴似要說什么,可卻忍住。 “又怎么了。”巨鬼王也看到了白小純這么一副表情。 “王爺,那三大家族,是不是要去威懾一下?”白小純眼巴巴的看著巨鬼王,似有些不甘心的模樣。 巨鬼王看了看白小純,目中露出沉吟之色,三大家族他的確另有安排,畢竟白家老祖與陳家老祖,天人修為,對他來說也有用處,雖被他關押,可也明白,就算沒了這三大家族,以后還會有其他家族,且他心里覺得以自己的身份,不好去找那些小嘍啰的麻煩。 可白小純這里的想法,他也要考慮,沉吟中,腦海里浮現出當日三大家族的族人,追殺自己的一幕幕,于是目中閃動了一下。 “你的確受委屈了……這三個家族,屹立數千年,底蘊極深,或許,這才是他們此番敢于叛亂的底氣……”巨鬼王大有深意的看了眼白小純。 白小純一怔,仔細的琢磨這句話后,忽然眼睛一亮,心跳加快,暗道所謂底蘊極深,這意思莫非是說,三大家族財富深厚? 而這番話語,難道是暗示自己……可以去抄家?這是對自己之前為巨鬼王出生入死的獎勵? “王爺放心,卑職一雙火眼,這三大家族的底蘊藏的再深,也都逃不出卑職的眼睛,掘地三尺,也都給挖出來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精神亢奮,可還是有些不確定,于是試探的說了一句。 巨鬼王面無表情,如沒聽到,閉上了眼,心中卻對白小純這里能領會自己的話意,很是欣賞。 這么一個姿態,立刻就讓白小純精神抖擻,他明白了,這是默認了……白小純一想到三大家族之前對自己的追殺,又想到此番自己華麗轉身,心中就激蕩起來。 “抄家啊……我從來沒干過這種事,還是抄仇人的家,太刺激了……不過顯然,巨鬼王沒有直接下令,這是讓我做的不要太過……”白小純振奮中立刻抱拳,轉身興致勃勃的就要離開大殿。 可就在白小純要走出大殿時,王椅上的巨鬼王,似隨意的喃喃低語了一句。 “陳家著實可惡,尤其是那陳家族長,雖艷福不淺,可竟敢煉禁幡……哼!”這句話,看似喃語,可卻偏偏清晰無比的,傳入白小純的耳中。 白小純一愣,腳步停頓下來,眼珠子轉動一圈,仔細琢磨后,覺得這話語里的重點,除了禁幡外,更重要的,是那艷福不淺的四個字…… “這個老色鬼!!”白小純立時明悟,內心嘀咕一句,表面上卻正氣凜然,裝作沒聽到,邁步走出。 在白小純離開后,坐在王椅上的巨鬼王,抬起頭,目光遙望遠方,右手五指,卻是飛速掐訣,似在推算著什么。 半晌之后,他皺起眉頭,喃喃低語。 “還是算不出來,不過按照時間去推算,這煉魂壺……也應該到了鬼王花開的時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