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644 大秘密啊

“你!!”陸世友咬牙切齒,有心拒絕回答,但此刻他的煎熬,不比其他吃下丹藥的犯人們少,甚至更多…… 畢竟其他人是無法爆發,而他這里,因體質特殊,所以更加難忍。 白小純也有些不好意思,甚至心中還覺得自己現在這么做,有些太無恥了……這是趁人之危,這是在陸世友眼下最關鍵的時候要挾。 “你就說了吧,說了,我就會給你一枚的……”白小純眨著眼,再次勸說道。 陸世友目光熱切,此刻體內的那種全身火熱,似所有經脈內都有火焰在游走的感覺,讓他堅持了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,就立刻開口,說出了白小純想要知道的答案。 白小純也沒食言,聽到這個答案后,立刻就將手中的發情丹扔給陸世友,眼看陸世友吞下后身體都紅了起來,白小純也神色怪異的感慨一番。 “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啊,看來我這發情丹,還需要改進一下。”白小純深以為然,又觀察了一會兒陸世友,這才站起身,就要離開。 可就在他要走出牢房的瞬間,他的身后,傳來陸世友焦急中更為瘋狂的低吼。 “白道友留步,你……你還有沒有那種丹藥了,再給我一些!!” “我……我就差一點了,就差一點,你再給我一些好不好……”陸世友紅著眼,全身顫抖,雙目內露出強烈的渴望。 這一幕,讓白小純再次震驚了。 “你都吃了三粒了!!你要找死啊,這玩意吃多了,沒好處!” “再給我三粒……白道友,求求你,再給我三粒!!”陸世友近乎哀求,他也沒有想到,白小純的丹藥,居然對自己有這么大的影響,那種體內的近乎本能的火熱之力,居然可以讓自己被廢去的修為,出現了一絲恢復的跡象,他原本修為被廢后,已經絕望死心,可眼下,這重新燃起的希望,對他而言,太重要了。 “不行,你吃多了浪費。”白小純豈能同意,在這蠻荒里,他又不能煉藥,儲物袋的存貨用一個就少一個,一想到自己的黑鞭名聲,若是沒有了丹藥,怕是很難維持,于是白小純果斷拒絕,轉身就要走。 “白道友,我……我有個秘密,我愿意拿這個秘密換你三粒藥!” “沒興趣!”白小純沒有回頭,眼看抬腳就要跨出牢房大門,走出黑霧范圍,陸世友急了,他雙眼彌漫大量的血絲,此刻猛地低吼一聲。 “這秘密,關乎巨鬼城,誰能將其掌握,不說可以掌控巨鬼城,但在巨鬼城內只要半神不出,保命還是可以做到的!”陸世友焦急開口。 白小純聽到這句話,腳步一頓,狐疑的轉頭看向陸世友。 陸世友一看白小純回頭,頓時驚喜,趕緊快速低聲說出這個秘密,白小純聽著聽著,呼吸一樣急促起來,眼珠子都瞪的老大。 “你說什么,巨鬼城內竟有數百個傳送陣?可以快速在城內挪移?其中有那么幾個傳送陣,可以將人傳送到十萬里外?” “還有很多處的機關?其中有一尊機關獸,雖只能被觸發一次,存在不到一炷香,可卻堪比天人??” 白小純無法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這一切,他的心臟咚咚的快速跳動,全身血液都涌入腦海,按照這陸世友的說法,他的祖上,是一位在蠻荒中罕見的陣法大師,曾經參與了建造巨鬼城,負責整個巨鬼城的陣法布置與打造。 而當年這陸世友的祖上,迫于第一代巨鬼王的壓力,只能傾盡全力去打造巨鬼城的大陣,但卻明白,這種事情,十有八九會被滅口,所以這陸世友的祖上,當年暗中為自己設置了后路。 在巨鬼城的修建中,他留下了不少埋伏,如陣中陣一般,將自己的后路融入巨鬼城大陣中,甚至都瞞過了巨鬼王。 只是可惜,他雖在這方面瞞過了第一代巨鬼王,可最終還沒來得及逃走,就被第一代巨鬼王滅殺,而在此之前,他將這一切告訴了自己的后人。 也不知這消息是如何傳遞的,又如何保留下來,且沒有被第一代巨鬼王察覺,如今過去了漫長歲月,巨鬼王已傳承到了九代,如今這第九代巨鬼王,或許都不知道巨鬼城內藏著如此秘密。 可這陸世友卻銘記在心,他之所以去搜刮那些財富,為的就是將巨鬼城內的陣法開啟,甚至按照他的說法,這些年他也暗中去了那些傳送陣所在之地,盡管滄海桑田,造成有不少已經廢棄,可其中還是有一部分可以使用。 只不過需要大量的魂藥,才可開啟,而他所積累的財富,還不夠……所以這一次那位侯爺出手,陸世友只能飲恨,無力借助傳送陣逃走與反擊。 且他明白,這些陣法一旦動用,首先不會放過他的,必定是巨鬼王。 這一切,讓白小純內心掀起大浪,他無法確定這陸世友所說的是否真實,若假的也就罷了,可一旦真實……那么對于白小純而言,其重要性無法形容。 “這幾乎就是我的生機所在啊,一旦這些傳送陣存在,那么白家來殺我時,我只要逃出魔牢,就可海闊天高,逃出生天!!”白小純內心顫動,他努力平穩氣息,又問了一些具體的傳送陣所在之處后,得到了全部答案,按照序列,在這巨鬼城內,一共有三百七十一處傳送陣,眼看那陸世友焦急,白小純立刻就扔出了三粒發情丹。 這三粒發情丹,頓時就被陸世友一口吞下,其面色剎那酡紅一片,體內火熱似要轟開已經被閉塞的經脈,整個身體都在顫抖中,白小純的目中卻露出遲疑,他在考慮要不要滅口。 顯然,滅口是最安全的,一旦傳送陣的事情是真的,那么此人若是再對其他人說,傳了出去,對白小純影響極大。 “此人心狠手辣,不是什么好東西,他不傻,我的丹藥對他必定有大用,而他這番話語,不可能想不到后果……”白小純目光一閃。 “此事有詐!哼,他奸詐,我也不傻……”白小純內心思索,一種似乎心智上的優越感,讓他俯視陸世友,不多時,陸世友發出一聲低吼,全身猛地哆嗦了幾下后,長長的呼出一口氣,全身上下出現的汗水,使得他仿佛被雨水打濕一般,甚至還從那些汗水里,排出了不少的雜質。 而他的雙眼,此刻也慢慢清明起來,抬頭時,他看向白小純,忽然笑了起來。 “我沒想到,自己還能活著睜開眼睛,本以為你方才聽到了這個秘密后,會對我出手。”他也是沒辦法,察覺到這丹藥對自己的作用后,他只能去搏一次,一旦白小純出手,那么他也有底牌,可讓對方在去那些陣法時后悔。 “你沒立刻對我出手,也就給了我繼續開口的機會,白浩,在這三百多處陣法中,還有二十七處是秘陣,需要特定的印訣,才可踏入其中,否則會被排斥在外,連陣法都進不去,更不用說去開啟傳送了,且這些傳送陣大都是彼此傳送,只有一處……才是可傳送十萬里外的陣法!” “白浩,我知道你是白家叛子,又被巨鬼王下令關押,想必時刻都打算逃出這里,你逃走的時候帶著我,我幫你開啟那二十七處秘陣,同時也帶你去那可傳送十萬里的傳送陣! 否則的話,你也逃不出去,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,十萬里傳送陣,就是秘陣,你進不去!”陸世友雙眼明亮透著狡猾,緩緩開口,內心似乎吃定了白小純無論如何,都一定會同意自己的條件,如此一來,一旦逃走,在那傳送過程中,自己就有的是辦法,暗中滅了這白浩,自己單獨逃出。 “沒辦法,那丹藥對我有奇效,這白浩儲物袋內,一定還有不少。”陸世友深吸口氣,內心升起濃濃的貪婪。 “秘陣,沒有特定的印訣,外人進不去?”白小純一怔,不確定的問了一句。 “沒錯!”陸世友有些得意的微微一笑。 “你的意思,外人只是進不去,被阻擋在外,可嘗試碰觸卻不會有危險?”白小純神色有些古怪,再次問了一句。 陸世友一愣,點了點頭。 “那個……只要進到了陣法內,就可以去開啟傳送?”白小純眨了眨眼,小心翼翼的再次求證的問道。 “你到底要問什么,這不廢話么,只要有特定的印訣,如開門一樣,踏入陣法內,就可將其開啟了。”陸世友有些不耐煩,他斷定自己此番已經拿捏住了這白浩,二人目的一樣,與自己合作,只有好處,而若不與自己合作,除非殺了自己,否則的話,自己若想壞對方的生路,對外說出傳送陣就可以了。 “你……確定么?”白小純雙眼冒光,可為了穩妥,還是問了一句。 “我確定!”陸世友皺起眉頭,他已經覺得不對勁了,可卻想不出問題出在哪兒。 白小純聽到這里,長松一口氣,臉上露出笑容,這笑容落在陸世友眼中,卻讓他面色一變。 還沒等他有所行動,白小純右手猛的抬起,一指落下,瞬間一道指風剎那出現,直接碰到了陸世友的眉心,穿透而過。 “你……”陸世友睜大了眼,目中露出無法置信,他已經說的很詳細了,可卻沒想到,對方竟真的敢殺自己。